-

朦朧不清的白霧之中,宛若一片仙境。

水霧一片片升於空中,形成了一道天然而又靚麗的屏障。

朦朧之中,彷彿還能看到白霧裡,兩個交纏在一起的影子。

帶著玫瑰花瓣的水時不時從浴缸裡溢位,灑落在地,芬香滿屋。

一聲聲誘人而又魅惑的嬌聲從女人嘴裡傳出,時而開心歡愉,時而求饒。

朦朧的白霧中,隻能見到晃動不安的影子,卻難以看清裡麵正在恩愛的兩人。

……

浴室的門緩緩打開,葉修穿著一身浴袍從裡麵走出。

懷裡還抱著一個裹著浴巾,看似已經疲勞到睡著了的女人。

女人臉上的緋紅還未曾褪下,靠在男人的懷裡,安靜的像隻小貓咪。

一晚上,葉修都未曾閤眼。

男人單手托著下巴,撐著腦袋,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看著身側睡著的女人。

心卻從未像此時一樣的歡喜。

他就是小白,也是葉修。

曾是葉修的時候,他就喜歡上了顧思縈。

可是等到小白曆劫的經曆和記憶迴歸了之後,他更是深愛上了這個女人。

以至於,冇了她不行。

甚至在顧思縈消失了五個小時的時候,他心慌心悸,彷彿失去了全世界。

那種不安,讓他措手不及。

現在她好不容易回到了他的身邊,他卻是眼睛都不敢閉上。

就怕閉上眼,女人又不見了。

葉修的手溫柔的伸出,撫開女人額前的隨發。

突然,顧思縈睡的朦朦朧朧,手一下子抓住了男人的手,將他的手藏於懷中。

“我的。”

女人一句夢囈的話,軟軟綿綿的,更是可愛到了極點。

直戳葉修的心。

彷彿有一支丘位元之箭直接射進了男人的心裡。

讓他忍不住的一抖。

特彆是顧思縈那一句我的。

更是讓這個堂堂冥界之主,傳說著掌握著人的生死大權的閻王爺都不禁偷樂。

男人臉色頗好,臉上的笑容更是控製不住的肆意而開。

隻是這一切,他自己都未曾發覺。

“女人,我就知道你離不開我。”

男人說這話的時候,非常的自信。

而此時葉修卻渾然冇有聽到顧思縈接下來後半句的夢囈:“雞腿,我的……”

……

第二天一早,顧思縈伸了一個懶腰起床,這才發現身邊的男人正在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那種眼神,彷彿是看到人生至寶一樣,溫柔而又歡喜,深情而又浪漫。

這是顧思縈第一次從葉修的眼裡看到這樣的深情。

被閻王爺用這種眼神看……

她猛的一下抱住了自己:“葉修,我是不是命不長久了?你實話告訴我,沒關係,不用擔心會不會傷害到我。和我說實話就好了……”

“一大早,胡說什麼?”葉修手裡的拳頭輕輕在她的腦袋上敲了兩下,“都說禍害遺千年,放心,你妥妥的百歲老太婆。”

一般人聽到能活到百歲,一定會非常的高興。

但是顧思縈卻難掩失落的低下了腦袋,眼裡的光芒一陣陣的暗滅。

“哦……才一百歲啊。”

“這樣的話,我也就隻能再陪你幾十年了。”

她不是想要活的長久,隻是不想讓葉修之後孤孤單單一個人。

“葉修,像你們的話都是神仙,那你們能活多久?”

她突然好奇的抬起問。

葉修淡淡回答:“隻要我們不想死,就能一直活著。”

聽完這話,顧思縈眼裡的光芒再次暗淡了。

果然是這樣。

“早安。”葉修道了一句早安,隨後整個人急速逼近。

特彆是那張生的極其妖孽般的臉,更是幾乎全然都貼在了顧思縈的眼前。

那雙冰冷卻帶著溫柔的眼,高

挺而帥氣的鼻梁,整張臉的比例都是最好的比例,如此神顏更是差點讓顧思縈失聲尖叫。

薄唇輕緩而下,輕輕的在女人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溫熱的吻。

顧思縈微微一愣,這是早安吻?

“你的黑眼圈怎麼出來了?昨天你該不會一晚上冇睡吧?”

葉修一愣,嘴硬的解釋:“誰和你說我一晚上冇睡?我一晚上冇睡能做什麼?難不成看你整整一晚上?黑眼圈……就是你們凡人世界說的煙燻妝,帥,懂嗎?”

他強行解釋。

顧思縈聳聳肩:“看我一個晚上?那倒是不可能。”

就在此時,敲門聲響起。

門外傳來了冷傲天的聲音。

“丫頭,醒了嗎?全家都在等著你吃早餐了。”

一聽到自家外公的聲音,顧思縈一個歡快的蹦了起來。

“來了!”

門一開,就看到冷傲天保持著一個趴在門上的姿勢,似乎是在偷聽著一些什麼。

那兩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該不會整出一個什麼小寶寶吧?

不過這樣也挺好,冇準抱不到安安的孩子,能抱到顧思縈這個丫頭的孩子。

他心裡嘀嘀咕咕著。

門一開,就看到顧思縈和葉修兩人站在一塊。

“外公,你在乾嘛?”

冷傲天尷尬的站直了身子:“啊!冇乾嘛,就是剛剛看到這門上似乎有什麼東西。”

“丫頭,早啊!”

顧思縈也熱情的打招呼,一早上起來就能見到自己的親外公,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她張開雙臂就想要抱麵前的男人。

“外公早!”

兩爺孫倆還冇抱在一起,葉修就已經拎住了顧思縈的後衣領,將女人老老實實的拉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男女授受不親。”

顧思縈迴頭白了他一眼:“是嗎?那我們這算是怎麼回事?”

“你是我娘子,本該親。”葉修一本正經的說道。

黎家大廳擺著一張長長的長方形奢華紅木桌子,上麵鋪著自帶貴族氣息的桌布。

隻是一個早餐,上麵卻擺滿了九十九道菜品。

這規模,簡直比當初的皇帝還用的豐盛。

而黎家的一大家子人早早的就坐在了桌上,一家人的氣氛看起來十分的熱鬨融洽。

“年紀輕輕就知道賴床睡懶覺,還讓我們一家子人等你。”

冷安安直接開口便是吐槽了。

對著冷安安,顧思縈更多的是心虛。

以前的媽媽可是將她當個寶,雖然對她嚴格,可是也捨不得說她。

現在的媽媽,一句兩句就離不開要吐槽她。

“這叫睡眠充足,長個,對身體好。”冷傲天扶著顧思縈坐下,為其辯護。

冷安安倒是有些吃醋了:“爸,到底誰纔是你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