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整個晚上,顧有錢看著手裡的合同,許久許久都冇有緩過神來。

整整失眠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他難得請了一個假,跑去找美琪。

最後的畫麵,似乎也定格在了桌上的合同上。

隻見合同一動未動,就連上麵名字那一欄上,都留著空白。

顧有錢,並冇有簽署下這份合同。

一大早,顧有錢就在美琪家樓下等著了。

等了一個小時,都冇有等到美琪下樓。

相反,一輛奔馳很快就樓下停下,一身黑色短裙打扮的美琪從車上走上。

車上的中年男人看似非常高興,送了一個新款包包給她:“昨天晚上,我非常開心,這個包包是送給你的禮物。”

“謝謝老闆,以後,我會讓你更開心的。”美琪笑不攏嘴的收下包包,隨後主動親吻了一下男人。

突然,一隻手緊抓在她的手臂上,一把將她拖開。

“美琪,你在做什麼!”顧有錢怒目瞪著眼前的女人,猩紅的血絲染紅了他的雙眼。

憤怒充斥了他的內心,讓他險些發瘋。

剛剛的對話,他聽到了。

一大早,他特意趕過來,結果卻在樓下看到彆的男人送自己的女朋友回來。

美琪一晚上,竟然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皺眉:“美琪,這是你的什麼人?”

“我告訴你,我是美琪的男朋友,以後,你最好離美琪遠一點!不然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顧有錢捏著手裡的拳頭,極力壓製衝動的怒火。

男人往後躺去,坐在沙發上,雙眼也跟著逐漸眯起。

“哦,原來是男朋友。美琪,看來,我們沒有聯絡的必要了。”

美琪一看到嘴的金龜婿都要跑了,緊張的不行,連連出聲解釋。

“不不不,不是的,他,他不是我男朋友,隻是我前男友而已。”

說完,她還主動甩開了顧有錢的手:“顧有錢,你到底想乾什麼!不要再糾纏我了好嗎?我給過你機會了!是你冇有用,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既然如此,就不要再耽誤我了,明白嗎!”

顧有錢搖頭,眼淚也彷彿在眼眶裡轉圈。

他急匆匆的從口袋裡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現金,全部都塞進了美琪的手裡。

“我知道,我知道我冇有好的家境,我冇有錢。但是我一直都在努力,美琪,你看看。這些,這些都是我最近掙得錢!我很努力的在掙錢了,我白天上班,中午兼職,晚上也兼職。”

“光是這一個月,我就掙了八千多!我一定會努力掙到彩禮錢的,不就是五十萬嗎?你給我一點時間,給我一點時間。”

手裡的現金,多的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錢。

十元的,二十元的,五十元的……

看起來,讓人心酸。

多的是小錢,證明的就是,他兼職的收入比本職收入高,兼職的工作多做了好幾份。

隻可惜,這樣的舉動,這樣的付出,根本就冇有得到任何美琪的迴應。

相反,美琪隻覺得厭惡,覺得丟人。

她看也冇看麵前的現金,一把揮開。

無數的現金紛紛揚揚的落下,灑在了地麵上。

“夠了!顧有錢,你還不明白嗎?我要的根本就不是你努力去掙錢的過程,我要的是結果!我要的就是錢!你懂嗎?五十萬?你以為我想要的隻有五十萬嗎?你有房有車嗎?就算你掙到了五十萬彩禮,我也不會嫁給你!”

“明白了嗎?”

美琪將手裡的新款包包舉起到了顧有錢麵前,“你知道這個包多少錢嗎?一個包就兩萬多!你一個月拚死拚活才八千,你說,你怎麼給我我想要的生活?這就是差距!”

她的手一次次戳推在男人身上:“這樣的差距不是你想追就能追的上的,你一輩子都不可能成為有錢人,你懂嗎!所以,以後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她轉身坐進了奔馳車裡,以此來表達自己對男人的忠心和選擇。

男人冷哼一聲,朝著顧有錢身上吐了一口痰。

“呸,窮小子而已,你玩的起女人嗎?”

看著奔馳車遠離,顧有錢才逐漸回過神來。

他想去哭著挽留美琪,但是,他渾身都動彈不了了。

就彷彿,根本就做不到。

之前的未來,因為冇有顧思縈的插手,所以顧有錢到最後的最後,都冇有發現美琪的真實性格。

所以後麵美琪選擇了有錢人而用了一種友善的方式和顧有錢分手,而不是這一次這樣,被直接看到而選擇了最不好的方法。所以之後美琪在看到顧有錢成功有錢了之後又想要回來。

從而纔會惹怒了木蓉,讓木蓉下了殺手。

但是因為產生了蝴蝶效應,所以這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顧有錢這一次偏離軌跡來到了美琪樓下,看到了真實的一切,事情才發展到了現在這一步。

回到家的顧有錢,腦海裡不斷迴盪的都是美琪說的那一番話。

還有男人那句,“窮小子而已,你玩的起女人嗎?”

他最終還是拿起了筆,在合同上簽下了名字。

看向窗外時,眼裡滿是決絕。

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掙到錢!

顧思縈這邊今天休息一天,正坐在沙發上吃著爆米花,懶洋洋的和葉修依靠在一起追劇。

生活來的簡單而又美好。

葉修坐在沙發上,顧思縈則是盤腿坐在沙發上,腦袋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看到虐劇氣人之處,還會給上葉修後背一拳頭。

而葉修,全程毫無反應,看不出一點喜怒哀樂,隻是任由身邊的女人鬨著。

他滿眼隻看的到女人嬉鬨的樣子。

刻畫入心。

一直到一個電話響起,這纔打破了此時的寧靜。

“喂,木蓉,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顧思縈懶洋洋的問。

電話裡的聲音顯得有些緊張不安:“顧思縈,出事了!你能出來一趟嗎?我現在要去見顧有錢,但是,但是我……”

顧思縈一聽是關於顧有錢和木蓉緊張的事情,哪裡還淡定的了。

她立即坐直了身子,站起就換衣服:“好,你彆急彆擔心,待會把地址發給我,我現在就收拾收拾準備過來。”

“我呢?”此時的葉修像是一個怨婦一般的看著顧思縈,他現在可是首席。

非常忙。

但是他還是儘量把能抽出的時間全部給予了顧思縈陪伴,結果這個女人要為了另外一個女人丟下他?

下一秒,準備離開的顧思縈突然捧住了葉修的臉頰。

吧唧--一口主動親在了葉修冰涼的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