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是小白。”

顧思縈看了眼麵前氣場強大淩厲的男人,低垂下了眼眸。

她印象之中的小白,永遠是那樣單純無害,一心隻為她,一心隻有她。

從不捨得傷害她半分,讓她難受半分。

甚至是在她難受的時候,給了她滿天星辰,那纔是小白。

“我的小白,絕對不會做傷害我,傷害我媽的事情。更不會和其他女人結婚。”

葉修眼裡滿是內疚和自責:“是我混蛋,是我盜取了阿姨(冷安安)的記憶。是我知道有捐獻腎臟這一件事,也是我,安排了王詩詩故意插

入在叔叔阿姨之間的感情裡,這些,都是我做的。”

“我甚至為了完成任務,早早的拿到新孃的力量離開人間,回到我該去的位置上。所以我纔會認錯人,將林薇薇當成了王的新娘,和她結婚。”

他滿是冷光的眸子裡多出幾分認真和緊張:“但是,我真的就是小白。小白是我去人間曆劫的身份,而我掉下江河的那一刻起,我就恢複了身份,曆劫成功。隻不過,我卻完全忘記了那一段記憶。”

但凡去曆劫的人,往往都會忘記掉凡間的記憶。

他也一樣。

他忘記了小白這個身份,也忘記了顧思縈這個娘子。

“冇想到,初見的第一麵,我就認出了你是我的新娘。隻是我恢複了身份和力量時,反而還冇能將你認出。一直到你死去的時候,我才徹底恢複了記憶,恢複了關於小白的記憶。”

葉修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帶著顫抖:“我就是小白,一開始,我覺得我應該回到屬於我的位置上。那個,高高在上的冥界之王的位置上。直到你渾身血跡的躺在我懷裡冇了生息時,我才知道,我真正去的位置,是你的身邊。”

“那你以後,還會做傷害我身邊人的事情嗎?還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嗎?”顧思縈吸了吸鼻子,此時她的眼睛,早就已經紅了。

隻有小白知道娘子這個稱呼,其他人都不知道。

早在葉修喊她娘子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葉修就是小白。

隻是心裡的那道坎,怎麼都邁不過去。

“不會,我再也不會。我會守護好你,也會守護好你所要守護的世界。”葉修認真告白。

顧思縈再也忍不住,任由淚水肆意灑下,隨後一下子投入到了葉修的懷裡。

兩人緊緊相擁。

“小白,你終於回來了。”

“娘子,我回來了。”

顧思縈一臉苦惱的吸著鼻子:“怎麼辦?現在你身份這麼高貴,我都覺得我高攀不起了。”

得,她的媽媽是國家元首之女,然後和黎家天之驕子在了一起,那叫匹配,門當戶對。

那她算個怎麼回事?最多是黎家血脈,本來匹配一個豪門是綽綽有餘。

結果現在直接匹配了一個冥界之王,掌管一方一界的王!

掌管所有神和亡魂的閻王爺。

這……怎麼叫人不驚訝?

“你可是我母親欽點的新娘,你高攀不起,那就無人能夠高攀的起了。”葉修寵溺的掛了掛她的鼻梁。

顧思縈望著這個二十多年前的世界,第一次有些迷茫。

“如果我們真的回到了二十年前的話,這個時候我爸媽纔剛剛新婚不久,那就說明,兩人還正是你情我濃的時候。還冇有發展到那一步難過的時候,媽更冇有擅自離開爸,也冇有選擇從此閉嘴不再說話。”

一切,彷彿都回到了重新開始的地方。

回到了,一切都可以彌補的地方和方向。

“隻是,這個時候的我,似乎並冇有出生吧?準確的來說,是根本就不存在吧?”

葉修頷首:“這個時候的你,冇有出生。我們回到了二十年前,從我們一回來這裡的開始,二十年前的軌跡就會發生改變。也就是大家所俗稱的蝴蝶效應,所以,我們要儘可能的保持二十年前原來的發展跡象。”

不能隨意改變曆史,改變過去的時光。

一旦改變的話,所產生的蝴蝶效應無人能知道會發生一些什麼。

也許是好,也或許是壞。

讓人無法預料,所以,保持原來二十年前的發展軌跡就是最安全的辦法。

顧思縈的小腦袋卻在急速的運轉之中,隨後,眼神裡的光芒逐漸變得堅定。

她的手落在桌上,“不,既然好不容易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我就一定不會再讓二十年前的事情再一次重複,再一次重蹈覆轍。我要,改變大家的命運!”

既然她能回到這裡,那就說明,上天給了她這個改變命運,改變過去的機會。

而她,身為未來者,知道二十年後的一切發展和事情。

因此,她完全可以改變當初那些遺憾。

最重要的就是,爸媽的二十年遺憾。

“娘子,你不能亂來。”葉修神情凝重,看起來並冇有顧思縈那麼開心。

顧思縈隨意的擺了擺手:“怎麼就不能亂來了?我既然來了,那我就一定要彌補我爸媽二十年的遺憾。這是他們的遺憾,也是我的遺憾。”

顧子琛和冷安安分離二十年,朝思暮想著對方,而她也受到傷害。

從小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裡長大,她想為了自己,當然更多的是為了自己的爸媽。

葉修的手輕輕握住她的手,隨後手微微收緊,看起來十分緊張。

“不,娘子。事情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一旦你試圖改變原先二十年前的軌跡,那麼就會產生蝴蝶效應,以至於導致一切都會脫離原先的軌跡而發展。”

顧思縈不在意的甩了甩腦袋:“脫離了就脫離了,這有什麼好怕的?重要的是,我爸媽能一直在一起,不會分開,這纔是最重要的。”

“大家的不幸都能得到改變,這不是好事嗎?”

葉修皺眉,眼裡帶著幾分的凝重。

握著她的手都跟著微微收緊了幾分,心情看起來十分不安和沉重。

“這可能對於二十年前的人來說是好事,但是……對你來說,並不是。”

顧思縈一愣:“為什麼這樣說?”

葉修和她目光對視,眼裡儘是藏不住的凝重和緊張。

“因為你並不是二十年前的人,一旦你改變了二十年前原先的軌跡,產生了蝴蝶效應,那麼很有可能,你會被改變的時間和事蹟抹去,不複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