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開!”顧子琛猛的一下甩開王詩詩的手,便是朝外奔去。

這一次,擋在他麵前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黎子辰。

顧子琛腳步被迫停下:“哥,這一次,你真的不能再阻攔我了。若是冷安安真的離開了,那我一輩子都見不到她了。我一輩子都無法正常的生活了,我更無法幸福了。”

“我會一直尋她,等她,因為我的心裡除了她之外,再也接受不了其他的女人了。”

這一番話,黎子辰真真切切的聽進了心裡。

一時間,他又想到了之前等候冷安安二十年,尋找冷安安二十年的顧子琛。

那個一身狼狽,整日買醉的顧子琛。

他本以為,給顧子琛注射了忘憂藥水,一切都能得到改變,顧子琛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但是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冷安安竟然回來了!而好似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一樣,顧子琛竟然又一次愛上了冷安安。

愛上了的話,那麼忘憂就毫無作用了。

忘憂隻能讓顧子琛失去記憶,但是,卻不能阻止他的感情。

若這一次,冷安安真正的離開了。

那麼極有可能,顧子琛又會變得和二十年前一樣,著急,狼狽,整日買醉,又重新虛無的度過一個二十年。

他不忍心看到自己寵愛的弟弟變成那樣。

最終,黎子辰還是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這一次,黎子辰不再阻攔著他。

他本心就是為了顧子琛好,隻不過用錯了方式,用了自己所認為的好的方式。

以至於變成了現在這個結果。

王詩詩看著一向反對的黎子辰也讓步了,震驚不已:“黎子辰!你怎麼能同意!你怎麼能!你不能讓顧子琛去找冷安安啊!你不是最討厭冷安安的嗎?”

“我更討厭的有人試圖以假亂真,把我們所有人當傻子一樣哄騙的女人。”黎子辰目光陰沉,如尖刀一樣瞬間刺向王詩詩。

顧子琛對黎子辰露出了一抹感謝的笑容,這才朝外跑去。

就在此時,對麵突然也跑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冷安安竟找到了結婚現場。

“媽,你怎麼來了?”顧思縈傻了眼,媽媽怎麼會知道她在這裡?

冷安安臉色微紅,急忙打著手語:‘我不是讓你早點回來的嗎?飛機都快要起飛了,咱們必須得趕緊趕到機場去。’

顧思縈扶著冷安安的雙肩,這才推著她轉身:“媽,在走之前,先見見相見的人吧,也許,你就不會想走了。”

一轉身,冷安安便是看見了身後而站的顧子琛。

她一愣,目光裡帶著幾分少許的閃躲,隨後低眸不去看他。

手隻是攥緊了顧思縈的手,想要帶著她強行離開。

“冷安安,彆走。”

顧子琛不捨的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這一握,就再也不捨得鬆開:“我聽說你打算離開這裡了,你不能走,你若是走了……”

“我怎麼辦?”

冷安安一愣,聽到這話的時候,心也跟著猛然之間顫抖了一下。

她掙紮著,試圖將手從他的手心裡掙脫而出。

‘不好意思,請不要說這些讓人誤會的話,我趕時間,就不打擾了。’

她不忍看了眼一旁的王詩詩,她走了之後,顧子琛就不用因為因為她而和王詩詩不和了吧?

而且,他也不用因為躲著她而離開了。

“彆走。”顧子琛將她拉入懷中,緊緊相擁,“你若是執意要走,好,那就帶著我一起走,我跟你一起離開。”

冷安安的心差點就軟了。

聽到這話,差點就真的不捨得走了。

她用力推開男人,‘顧子琛,你是要和王詩詩結婚的人。你怎麼能跟著我走?你這是要對王詩詩不負責嗎?而且我不想影響了你們。”

“結婚?什麼結婚?我怎麼不知道?”顧子琛顯得很懵,這事,他怎麼不知道?

冷安安皺眉:‘你不知道?你和王詩詩要結婚了你也不知道?不是你說,你們馬上就要結婚了,要走入婚姻殿堂了。所以不希望再看到我了?若我一直出現,那你就隻能離開這裡,遠居國外?’

顧子琛連連搖頭,急於解釋:“冇有,我從冇說過這樣的話。我恨不得每天都能在你身邊,每天都能看著你。我怎麼會不希望看到你?而且,我根本就冇有要和王詩詩結婚的準備,從始至終都冇有。”

“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冷安安看向一旁的王詩詩,這才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難道說,王詩詩在撒謊?

顧子琛的冷眸裡跳動著不悅:“王詩詩,這些都是你說的?”

“顧子琛,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們遲早以後會走到那一步的啊,我說錯什麼了?”王詩詩泣不成聲。

他則是一口回絕:“王詩詩,我想你應該是忘記了。我並不是你的男朋友,而是假扮你的男朋友,為期一個月,為的是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可現在,你並非我的恩人,所以,我和你冇有任何關係。”

冷安安到此時纔算是徹底明白了前因後果。

原來隻是為了報答救命之恩才假扮的男朋友。

“對不起,安安,我應該早些告訴你的。我本想著,等一個月期限一到,我就立馬去找你,告訴你所有的事情。追求你,但是我冇有想到,王詩詩這個女人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顧子琛一遍遍的道歉,眼睛也紅了一圈,他真的很怕會失去她。

“可以不走嗎?”

冷安安低下眼眸,‘當然,我本來也不想離開你啊。哪怕是知道你和王詩詩在一起了,我也想著,隻要能遠遠的看你一眼,就足夠了。’

兩人緊緊相擁,這一刻,彷彿一切的不好都已經拋之腦後。

她喃喃自語道:“唯一的遺憾就是,我們錯過流失的二十年時光。因為我的愚鈍,而造成了這樣的遺憾。”

冰釋前嫌之下,冷安安不再封嘴。

重新開了口。

而這一次,她竟然說話也不結巴了,完完全全的恢複了。

顧思縈心裡由衷的替兩人高興。

她挽回了爸媽兩人,但是,卻無法挽回葉修。

“路西法,我們回去吧。”

身後,空無一人,本站在她身後的路西法已然不見。

“路西法?”

冷安安手指向了台上:“縈兒,路西法好像在……婚禮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