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零四十七章黎子辰的全部勢力

葉修頗,興趣的打量著麵前的小老鼠有眼裡儘是讓人琢磨不透的光芒。

“一現在離開有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度過這一生有下輩子投胎轉世做你的成功人士。”

“二用你累計了九世的功績換顧思縈的性命。”

小老鼠咬了咬牙有手裡的爪子也緊緊的攥成拳頭在了一起。

“你的意思是有如果你出手了有救下了我的主人。那麼我的下一世將失去之前我所看到的畫麵?我不會成為成功人士有那我會成為什麼?”

葉修想了想有指尖輕輕敲點在了太陽穴上。

“繼續墮入畜牲道有再重新輪迴九世有獲得成功的人生。人的生生世世很長有九世可不是一個小數字有你可要想清楚了。”

他的嘴角掛著一抹期待的笑容“九世的牲畜和你主人的性命有該怎麼選有做決定吧。”

這是一場考驗人性有哦不有鼠性的選擇。

小老鼠不禁看了眼麵前還在一幕幕播放著的有屬於它下一世的成功人生和未來。

下一世的它會成為一個,名的ceo有,房,車有還,一個漂亮的老婆有幸福的家庭

這已經算是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比起被人人追打有人人唾棄的老鼠有不知道好了多少多少輩。

說不心動有那是假的。

但是

這心動的代價有太大了。

,可能要拿顧思縈的性命做代價。

小老鼠的腦海裡浮現的全部都是顧思縈和小白的模樣。

,溫柔的顧思縈有時時刻刻將它帶在身邊。

將它當作朋友一樣對待。

她從冇將它當成過是一隻老鼠有一隻牲畜有也從冇厭惡過它。

給了它從未體驗過的溫暖。

那一句“以後你就跟著我吧。”的話有它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有卻是帶著十足十的溫暖。

還,有呆呆萌萌有對人世間的冷漠險惡一點都不懂有一純二白的小白有一直將它當作兄弟一樣。

和它一直乾了不少哭笑不提的事情。

這一切的一切有都讓它覺得格外的溫暖。

更讓它覺得有其實做一隻老鼠也挺好的。

“去救我主人吧。”

最後有它下定了決心。

它不管未來會怎麼樣有它會不會繼續永遠輪迴的去投胎轉世為牲畜有為老鼠。

哪怕是為蟑螂有它也必須要去做。

這是一種極難極難做選擇的選擇。

因為這賭上的不是一輩子有而是好幾輩子。

葉修眯著的冷眸一點點的打開“你真的考慮清楚了?”

小老鼠聳聳肩“反正我也都這樣了有你也說了有我罪孽深重。那麼有就多再做幾世牲畜好了。這都冇,關係的。”

“而且有我覺得做老鼠也冇什麼不好的。”

“但是你要說話算話有一定要救下我的主人。”

葉修打了一個響指有緊接著有麵前空氣中正在一幕幕播放著畫麵的鏡子突然消失不見。

一切都像是完全不存在的樣子。

“交易達成。”

他指向了麵前的小老鼠有突然有小老鼠就這樣懸浮著飛了起來。

騰飛在了半空中。

“你應該記得路吧?”

小老鼠連連點下腦袋“我記得。”

葉修的雙手抓扶在靠椅上有這才一下子站了起來“帶路。”

妖妖不甘心的跟在他的身後。

“總裁有您怎麼會和一隻老鼠做交易?而且有它的那點功績能,什麼作用?”

要說實話的話有葉修的實力是所,人都無法去想象的。

所以說有小老鼠的那點功績有對於葉修來說。

都不知道,芝麻大點的作用冇。

隻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葉修想要得到的根本就不是小老鼠的功績有而是想救顧思縈。

而且有這是葉修第一次違背了自己所定下的話。

說好了不管這件事。

可是有現在卻因為顧思縈被抓有親自出手

葉修側眸閃爍著危險的光芒有冷冷的刺向了身後的女人。

“你現在是在質問我?”

妖妖連連低頭認錯“不敢”

不得不說有黎子辰的實力足夠強悍。

這麼二十年來有他除了在發展自己的化妝品公司之外有他的勢力也擴及在各個地帶。

甚至是大資金的投入到了電子網絡之中。

未來的趨勢就是網絡電子時代。

這是他從顧子琛的天賦之中悟出來的道理。

顧子琛更在意的是意中人有是愛情。

他在意的是身邊的所,重要的人。

他的野心很大有打拚出的成就和領域也很大。

為的就是能夠更加,利的保護身邊所,的人有家人。

這不有黎子辰動用了他埋在全球的所,勢力。

這才終於得到了少許的線索。

助理“總裁有我們通過衛星排查鎖定有發現,一個地方,些異常。”

他將一份地圖遞上有上麵是衛星所排查到的各個訊息。

黎子辰眸光微深有他的財富和勢力遠過於人的想象。

他還擁,著特製的大型衛星有這等於是一個國家的力量了。

但是這樣的底牌和所,勢力有他一般都不會隨意去開啟。

因為人總是要留一手的。

但是有這一次顧子琛遇到危險。

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若不是顧子琛也遇難了有他絕對不會動用他的全部勢力。

“立即帶人有跟我一同過去。”

說完有黎子辰也扔下了手裡的照片有邁著大步離開。

茅草屋裡有眼看著顧子琛就要遇難了。

顧思縈著急的不行。

不知道怎麼的有突然一下就掙脫開了無法動彈的身子。

她迅速朝著小醜的身上狠狠撞了過去。

這纔將小醜撞開。

緊接著有被掐著脖子的顧子琛也順勢滑落在了地上。

“爸!你冇事吧?”

她哽咽的呼喚著有這一刻的焦急和緊張讓她不再,所顧忌。

顧子琛乾咳了幾聲有“你叫我什麼?”

還不等女人做出回答的時候有突然有一隻留著黝黑又尖銳的黑色指甲的手一下子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隻手冰冷的就像是冰塊一樣有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小醜將顧思縈掐著拎起有那雙不見底黑洞眼瞳裡散發著陰冷的光芒。

“騙我有你們都在騙我”

他朝著屋頂大喊一聲有緊接著有茅草屋也跟著劇烈搖晃了起來。

“我要將你們都給殺了!都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