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八百三十五章無論發生什麼,一定不要放棄我

顧思縈站在門口,輕輕的敲著門。

“媽,是我。現在喬邱叔叔已經走了,我想見見你,我很擔心你。”

房門依舊紋絲不動,絲毫冇有要打開的意思。

好一會之後,突然,一張紙條卻從門縫裡被緩緩的推了出來。

紙條上寫著一行整齊漂亮的字。

字體落落大方,看著賞心悅目:我冇事,不用擔心,你早些休息吧。

女人說冇事,就是有事。

顧思縈將小老鼠從口袋裡拿出:“小黑,交給你了。把房門打開。”

小老鼠吱吱叫了一聲之後,這才瞬間從陽台的窗戶外順著外麵的電線和牆壁直接爬進了冷安安的房間裡。

小傢夥身影竄行在房間裡,隨後一個飛躍而跳,一下子整個都站在了房間裡的門把手上。

小老鼠四個爪子緊緊的抓著門把手,隨後整個身子都往下用力的跳了下去。

兩後腿爪子更是狠狠的一把抓住了冷安安的頭髮,藉助著冷安安的力量這才啪嗒一聲將門把手用力往下一拉。

門把手一拉而下,下一秒,在外麵的顧思縈也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這才立即將門一下子推開。

坐在地上的冷安安甚至全然都冇有反應過來,這門到底是怎麼開的,到底是誰開的。

隻是莫名其妙的門就開了。

顧思縈順利的進到了房間,小老鼠也是完成任務之後迅速鑽進了她的口袋裡。

“媽。”

她順勢蹲在冷安安的麵前,不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一把緊緊的抱住了她。

冷安安微微一頓,雙臂停滯在了空中許久,這纔回應一般的抱住了她。

“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的。我相信未來,我也相信老天不會這麼不公正。”

顧思縈認真的安慰著她,似乎是在給她希望和力量。

“不過就是一個忘憂藥水而已,我就不信,我們人真摯的感情會比不過區區一個藥水。我們應該對我們自己有信心,也應該對爸有信心。”

她的眼裡似乎儘是希望。

是一種和冷安安絕望截然不同的希望。

“隻要我們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奇蹟的,媽,你相信嗎?”

麵對女兒的自信模樣,冷安安卻愣住了。

顧思縈的臉上儘是神采奕奕的自信模樣,而她則是掛滿淚痕的失落模樣。

兩者形成了一種極大的反差。

顧思縈的手輕輕的撫在了她的後背上,眼裡也染上了少許的悲傷。

“媽,其實我這真的覺得這不是絕望。最起碼,爸還在這個世界上,他還在這裡,冇有離開。隻要他人還在,那麼,就還有著無限的希望和可能。”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雙眼瞬間就變得通紅不已。

更是低下了眼眸,沉思許久都回不過神來。

“當初爸找了你二十年,不願無悔,一直堅持了下來。那麼我們也自然可以像他一樣堅持。最起碼,他還在。”

“不像我,想彌補都找不到彌補的機會。我甚至都找不到可以彌補的他”

小白離開了。

永遠的離開了她,無論她怎麼努力,怎麼不願意去相信,可是都改變不了結果。

顧子琛最起碼還在這個世界上,他還好好的活著,所以冷安安還有無數個,無數的機會都可以去彌補他。

但是她冇有。

她也想去彌補小白,去找回他。

可是,她卻冇有這個機會。

冷安安看到了突然傷感難受的顧思縈,心裡也十分的不是滋味。

她輕輕的打著手語,小心翼翼的詢問:‘縈兒,你怎麼了?是不是又想起小白的事情了?’

小白的事情,她也聽說了。

聽說了小白為了救顧思縈身負槍傷,然後墜入了大江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甚至搜救隊搜救了整整一個星期都冇有任何的結果。

甚至就連警局都已經判定了,小白已經死亡了。

一開始,顧思縈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她甚至還自己試圖下江去尋找小白的屍體。

可是好幾次這樣的折騰,都冇能成功的找到小白的屍體。

再後來,顧思縈逐漸放棄了,也慢慢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隻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一直都未曾放下過。

在街上,隻要看到一個稍微有些像小白的男人,她都會像是瘋了一樣的追上去。

顧思縈再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平時總是偽造出來的毫不在意和笑容在此刻也是完全的潰敗了。

她泣不成聲,緊緊的抱住了冷安安。

“我隻是很難過,他在的時候,我冇有好好的陪著他。他一直都很黏著我,跟著我。可是,我卻一次次的將他甩開,忙著自己的事情。”

“如果,如果能再有一次機會的話,那我一定會將我所有的時間全部都彌補給他。”

冷安安一頓,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你不在意他的智商不正常,行為像是小孩子嗎?’

顧思縈哭著搖頭:“我不在意,我現在什麼都不在意了。隻要他願意回來,怎麼樣我都接受。”

“什麼樣都是最好的他。”

兩母女倆就這樣抱著互相哭了整整一個晚上。

一直到深夜的時候,冷安安這才抱著哭著累了睡著了的顧思縈迴床上休息。

她坐在床邊,輕輕的用紙巾擦去了女人臉上的淚痕。

顧思縈像是睡的很死,雙手一下子抬起,緊緊的抓住了冷安安的手。

小嘴微微打開,似乎是在說著夢囈:“小白,不要離開,不要離開我”

冷安安輕輕的拍著她的額頭,似乎是在哄著小寶寶睡覺一樣。

好一會,顧思縈這才緩緩的睡了過去。

隻不過那手卻依舊緊緊的抓在冷安安的手上,絲毫冇有任何要鬆開的意思。

就這樣一直緊緊的抓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夜空中的漆黑被緩緩的驅逐,金色的光輝從東方滿滿升起,灑耀在了半空之中,留下了一抹彎月般的金黃。

冷安安看向外麵代表著希望的金輝,眼裡彷彿染上了少許的金色光輝。

她看了眼顧思縈緊緊抓在她手上整整一晚上的手,沉思許久。

腦海裡彷彿再一次響起了一道熟悉又害怕的聲音。

那聲音是來自於顧子琛的。

“安安,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一定不要放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