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我現在冇心情看我的情敵

顧子琛這一覺睡到很晚。

一直從白天,睡到了晚上。

夜幕降臨,殘月掛上夜空。

無數的繁星作為點綴,一顆又一顆的點綴掛在了夜空之中。

為本來漆黑無比的夜空增添了幾分異樣的美感。

顧思縈一人站在陽台上,抬頭看向了此時美麗動人的夜空。

繁星點綴的夜空就好像一副精美的畫一樣,為這個漆黑的夜空席捲上了不少的思念。

這樣漂亮的夜空,她之前也曾看到過一次。

那個時候,小白就在她的身邊。

陪著她一起看著滿空繁星的美麗場景。

可是現在,卻又變成了她一個人。

望著這美麗的繁星夜空,心裡無限的思念也在一瞬間頃刻間發泄而出。

小白

自從小白墜江之後,她找搜救隊整整搜救了一個星期。

但是都冇有一點的訊息。

甚至就連屍體都已經打撈不到了。

搜救隊的所有人幾乎都在告訴她,屍體找不到了,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事情的結果是怎麼樣的,也應該很清楚了。

那一天,搜救隊的每一個人,都對她說了一句話。

那就是“節哀順變。”。

這一句話,是她此生最討厭聽到的話。

後來,她也試過再去找搜救隊去搜救,搜救小白的屍體。

但是,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冇有任何一家搜救隊願意出動了。

她請不到人了。

事情也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一陣冷風輕輕的吹過,不禁讓顧思縈抖了抖身子。

她的雙手輕輕的揉在了手臂上,似乎是感覺到了少許的涼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眶裡不知何時已經積滿了淚花。

顧思縈抬頭看去,風似乎吹動了她眼裡的淚珠,將她眼裡一顆顆的淚珠吹落而下,順著臉龐滑下,砸落在了地上。

眼眸裡藏不住的儘是思念,還有更多的都是悲傷。

也許是感覺到了冷意,她不禁縮了縮脖子。

“小白,難道,你真的已經離開我了嗎?難道,你真的已經死了嗎?”

這一個結果,是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去相信的結果。

正是因為不願意相信,她纔會一直都在堅持著尋找小白。

小白說過,他不會離開她的。

他一定會做到。

一定不會離開。

可是

“你明明說過不會離開,你明明說過,我是你的娘子。可是現在,你到底在哪裡?”

眼眶裡的淚水就像是失去了控製,一顆顆的往下滾動著砸了下來。

眼淚分佈在了她整張臉上,模糊了她的臉。

而此時,病房裡的所有人都不曾離開過。

他們都守護在病房裡,守護在顧子琛的身邊。

似乎是在等待著他的甦醒。

大家都在期待。

期待顧子琛恢複,期待顧子琛甦醒。

差不多快九點的時候,病床上的男人這才微微的動了動手指。

而後,顧子琛就已經緩緩的動了動眼皮。

眉頭也跟著蹙了蹙幾分,隨後眼睫毛微微的顫動著,隨後就已經是睜開了眼睛。

隨著冷眸的緩緩打開,他的眼裡也彷彿映刻出了少許的淡淡光芒。

“醒了!大叔醒了!”

喬喬一見著人醒了,這也高興的不行。

其實她一直都非常內疚。

因為冷安安死去了的這個訊息,是從她嘴裡說出去的。

就是因為顧子琛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纔會大受打擊,然後才昏迷不醒。

甚至差點有了生命危險。

正是因為如此,她一直都十分的內疚。

顧子琛一天不甦醒,她心裡的負罪感就一天比一天重。

不過還好,現在她終於等到顧子琛甦醒了。

她心裡的負罪感也稍微的能放下一放了。

顧子琛一醒來,周圍的人便是全部都圍繞在了床邊。

“孩子,你終於醒了?你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顧蔓蔓關心的問道。

雖然說忘憂是黎子辰研發的,並且研發了十幾年的時間。

經過了層層的試驗,按理說是冇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她還是有些擔心。

顧子琛搖搖頭,雙眸之中顯得有些空洞。

他彷彿,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

但是具體是哪裡不一樣了,他又說不上來。

“媽,不用擔心,我冇什麼不舒服的。隻是,我怎麼會在醫院?”

他似乎是想不通,隨後手也跟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顧蔓蔓一頓,當場就愣住在了原地。

難道說,忘憂這麼快就已經發揮效果了?

喬喬則是極力的解釋:“大叔,你忘了嗎?你當時一聽到冷安安死去了的訊息,便是直接昏迷不醒了。”

“一直到現在,不過沒關係,隻要你醒過來就好了。隻要醒過來了,一切都不是問題。”

她招呼著喬邱,“哥,你還坐那邊一人嘀咕著一些什麼?還不趕緊過來看看大叔。”

喬邱頭也冇回,此時坐在沙發上的背影顯得更加的孤獨。

眼裡毫無光芒,隻有一身的黑色迷霧,看起來十分的孤獨又無助。

“顧子琛醒了就行了,我現在冇心情看我的情敵。”

顧子琛眼裡帶著少許歉意的光芒:“抱歉,我也不記得我是怎麼昏迷,住進醫院裡的了。”

“但是好像給你們增添了不少的麻煩。”

黎子辰穿過人群坐在了他的身邊,隨後輕輕的捂住了他的額頭。

察覺到溫度正常了之後,又繼而檢查了一番顧子琛的眼球和脈搏。

發覺全部正常之後,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猶如一個安心的大哥一樣,輕輕的拍著顧子琛的肩膀。

“沒關係,忘了是好事。”

就在此時,冷安安也擠進了裡麵。

她站在床邊,手更是上前,抓住了顧子琛的手之後,緊緊的包裹在了掌心裡。

顧子琛的手此時摸來十分的溫暖,熱乎乎的,讓人覺得暖和。

她呃呃了兩聲:‘子琛,你終於醒了。’

顧子琛抬眸看去,入眼的便是一個長相混血兒一般的女人。

女人生的十分好看,具體哪裡好看,他說不上來。

隻是覺得看著便是十分的眼熟,看著就覺得,很親近。

讓人覺得很熟悉。

顧子琛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都說不上來。

明明很熟悉,但是他卻說不上關於女人的一點資訊和話。

眼裡充滿了疑惑:“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