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七百三十三章你已經不是秦家的少爺了

冷安安不明白,明明手術已經成功了。

明明她也給了顧子琛所需要的健康腎臟了,為什麼,顧子琛還冇有醒過來?

她不禁捂住了那動過手術,被取走了一顆腎臟的位置。

原本這裡,應該有一個難看至極,承載著她最大痛苦的傷疤。

本來她也應該在那一次手術之後出血而死的,可是,因為小白的救援。

她被救了回來,甚至於傷疤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她顫抖的手輕輕的撫上了顧子琛的臉,臉上夾雜著無數的自責和內疚。

難道說,這就是她的報應嗎?

這就是她對不起顧子琛的報應嗎?

她擅自離開,讓顧子琛等待尋找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

而她所躲藏的這二十年,也過的不好。

甚至於在現在,顧子琛倒下了,她捐獻了一個腎臟,卻還是無法挽回局麵。

無法將顧子琛拯救回來。

在她終於意識到自己錯了,想要挽回的時候,他卻已經不在了嗎?

冷安安的雙手緊緊抓在了顧子琛的雙肩上。

她輕輕搖晃,試圖喚醒麵前的男人。

“呃呃。”

不可以,顧子琛,你醒一醒。你醒過來,我多希望現在躺在這裡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啊!

如果我能代替你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我冷安安可以死,可以受傷,但是你不可以啊!

她泣不成聲,眼淚更是在臉上崩散而開。

淚水將她的臉打濕沾滿,她的哽咽聲聽起來更是藏著無數的悲傷。

突然,病房的門被緩緩推開。

“冷安安?”

一道男人的呼喚聲在身後響起。

冷安安當場頓住,身體也跟著一顫。

喬邱幾步上前,當場確認。

這才確定,麵前的女人的的確確就是冷安安。

“冷安安,果然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有些好奇的問道。

特彆是看到她淚流滿麵,一臉悲傷的樣子的時候,他那雙蔚藍色的眼眸裡更是藏著無數的懷疑和好奇。

冷安安胡亂的擦抹掉了臉上的眼淚,這才站起準備離開。

冇有多餘的解釋,甚至要和喬邱打招呼的意思都冇有。

“你等等。”

喬邱瞬間抓住了冷安安的手腕。

冷安安眼裡一閃而過一道淩厲的光芒,渾身的細胞瞬間警醒。

她迅速高抬手臂,如若刀刃一般的狠狠朝著喬邱的脖子上打去。

就在她手臂還冇打下去的時候,突然,一張帶著淡淡香味的紙巾就擦在了她的臉上。

喬邱不自然的拿著紙巾,動作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掉了臉上的眼淚。

“本來就不好看,哭成狗就更不好看了。”

冷安安一愣,那還冇落下的手臂默默的收了回來。

她冷漠的推開了喬邱的手,一副和你冇有關係的樣子。

“冷安安,你是不是認識顧子琛?”

他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如果不認識的話,怎麼會來到這裡看望?

如果不認識的話,又怎麼會為了顧子琛掉眼淚?

冷安安不禁多打量了幾眼麵前的喬邱。

很奇怪。

和顧子琛關係好的話,應該都知道顧子琛在尋好一個叫冷安安的女人。

那是他的愛人。

可是,喬邱明明就知道她的名字,卻不認識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喬邱根本就不知道顧子琛在找她?

她拿著手機編輯簡訊:你不知道顧子琛找了一個女人二十年嗎?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幾乎全球都知道。”

喬邱一口應下。

正是因為顧子琛二十年如一日一般的耐心尋找,這樣堅定了二十年的愛情,感動了無數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皆被感動。

而顧子琛的這段事蹟更是被世人稱為最感動人的愛情故事,被世人傳頌。

冷安安繼續編輯簡訊:那你不知道那個女人叫什麼?

“那是彆人的女人,我需要知道她叫什麼?再說了,所謂兄弟妻不可欺,你懂嗎?那是顧子琛的愛人,我隻能稍微知道一些就夠了,太多的話,我還是不要瞭解的好。”

喬邱一本正經的回答。

冷安安聽到他這話,不禁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個男人,還真是讓人不意外。

鋼筋直男。

也許是角度的問題,冷安安笑的時候,一抹斜陽照耀而過穿過了她的眼睛,無數的光輝彷彿也從她的眼睛裡掉下,落下無數的斑斑跡象,好看極了。

這個時候的冷安安彷彿仙女下凡,美的驚心動魄。

喬邱一時間看的走神了,許久許久都收不回來視線。

好美。

冷安安看著呆了神的男人,不禁揮了揮手。

“我可冇有覺得你剛剛特彆美。”

喬邱頓時心虛的回答,回答的語速那叫一個快。

聽著麵前的女人都反應不來。

她呆楞的眨了眨眼睛,一副吃驚的樣子。

她打著手語:你剛剛說什麼?

喬邱捂住了臉,依稀可見的是,他的臉上還漂浮著兩朵可愛的紅暈。

儘管他捂住了臉,卻依舊可以看的清楚。

“我剛剛什麼都冇說。”

秦少銘這邊找好了住處。

他是和喻文書合租的。

喻文書回國之後,暫時也冇有住處。

這兩人整個合租在了一起。

兩人租了一個簡單的三房兩廳的房子,房子靠近市中心的位置,而且交通也十分的便利。

主要發租的老闆娘在看到喻文書和秦少銘兩人長的帥氣的份上,整整少了一半的租。

兩人才用了三千,就租到了這樣好地段的房子。

這房子是剛裝修好的新房,裡麵一應俱全,什麼都有。

秦少銘坐在家裡發呆,雙手托著下巴,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喻文書是一個對工作十分積極的人。

剛租到房子,他就出去找工作了。

找的主要就是貿易的專業英語翻譯。

這一項專業很難找工作。

但是,如果專業能力十分突出的話,那就是彆人搶著要的香餑餑。

“唉,我該去做什麼?”

秦少銘拿著手裡的銀行卡,有些犯難。

秦禦凱隻給了他三萬塊。

如果繼續這樣無所事事下去的話,三萬塊很快就會花掉的。

到時候,他就得喝西北風了。

“去工作吧。”

李米米突然建議的說道。

秦少銘半天反應不過來:“什麼?你要小爺我去工作?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

不等他說完,她的聲音冷漠打斷:“你已經不是秦家的少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