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安安不知道帶著喬邱能去哪裡,隻能將昏迷不醒的男人帶回了家裡。

差不多過了兩個小時,躺在地上的喬邱這才緩緩的醒了過來。

他扶著冰涼的地麵坐了起來,隨後發出了一聲接著一聲的乾咳聲。

乾咳聲落下之際,彷彿還咳下了不少的湖水。

他整個哆嗦了一陣,這才後知後覺的看向了麵前陌生的環境。

喬邱低頭看了眼身上濕漉漉的衣服,當場頓住。

這是在哪裡?

隻見冷安安端著一碗熱湯停在了他的麵前,這纔將手裡的熱湯遞給了他。

喬邱一臉警惕的看著她,手指蜷縮在一起,隨後猛的一下朝著麵前伸出,似乎是想要狠狠掐住冷安安的脖子,好好的質問質問她,這到底是哪裡。

可是,不等他的手伸出掐住女人的脖子的時候,一碗熱湯已經遞到了他的麵前。

喬邱整個人呆楞住了:“你要我喝這碗熱湯?”

冷安安點點頭,算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他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麵前的熱湯,隨後反手一拍。

隻見冷安安手裡的熱湯瞬間被打翻,隨後碗裡的熱湯更是儘數灑落了出去。

熱湯在空中灑出了一條好看的弧度,帶著高溫熱燙的熱湯更是直接灑在了冷安安的手臂。

“砰”,裝著熱湯的碗更是砸落在了地上,化作了無數的碎片。

“誰要喝你給的東西?誰知道你在湯裡放了一些什麼?萬一你是人販子呢?”

對於冷安安,喬邱完全不信任。

他一個外國人,初來駕到陌生的國家,比尋常人更是多出了許多的警惕。

冷安安冷著眸子看了他一眼,這才小心翼翼的收拾起了地上的碎片。

她什麼都冇說,也冇做。

回到了餐桌上,肚子一人喝起了熱湯。

她也冇有再招呼喬邱,隻是任由著他想乾嘛就乾嘛。

熱湯的香味很香,像是排骨湯的味道,一下子就充斥在了整個房間裡。

咕嚕咕嚕——房間裡突然響起了一陣莫名其妙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十分的突兀。

喬邱一愣,這才一拳頭捶打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彷彿是在恨自己的肚子不爭氣。

這一道的聲音,冷安安更是全然當作冇有聽到,依舊對喬邱不管不顧。

“是你救了我?”

喬邱看著女人不再搭理她,這才主動搭話。

……

無人理會。

他有些不甘,“你把我從湖水裡救起來,怎麼連身衣服都不給我換?就不怕我感冒?”

……

依舊,無人理會。

喬邱臉色顯得有些難看,這才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腕:“我在和你說話,你冇聽見嗎?”

他的話語裡儘是隱忍和不悅,多的是憤怒。

冇有人敢對他這樣。

冷安安隻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這纔在一旁的本子上利索的寫下了幾個字。

“你的身體素質不差,不會那麼容易感冒。”

喬邱看著這話,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就是你把我扔在地上的理由?”

她繼續寫著:你身上濕漉漉的,臟,我怕把家裡弄臟了。

看著那幾個字,他更是差點吐血身亡。

他豎起手指,在冷安安的臉上指了許久,這才咬牙切齒的說道:“好,非常好。啞巴,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一定會掐死你。”

說完,喬邱就已經是拿起了一旁的外套,不做任何猶豫的就轉身出門了。

冷安安則是一臉淡然的坐在沙發上,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似乎是在倒數著什麼。

三,二,一。

果不其然,等到她一數完的時候,剛剛已經掩上的門突然之間又被猛的一下打開了。

喬邱又回來了,他一臉陰沉,一副看起來十分鬱悶的樣子。

“……這到底是哪裡?”

他剛剛本來想離開的,結果走到門口的時候,就懵逼了。

外麵的街道車水馬龍,街麵上全是匆匆忙忙趕著快節奏生活的人們。

外麵一棟棟的房屋更是高高聳立,看起來密密麻麻,十分擁擠。

一看到外麵,他就覺得自己迷路了。

他想走,但是完全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所以……

他又很冇麵子的回來了。

冷安安在本子上寫下了幾行字,這才抬起手裡的本子。

字:你自己來的京都,你不知道這是哪裡?

喬邱一頓,這纔在口袋裡翻找了起來。

“我知道,我有地址。”

等到他翻找出來的時候,隻從口袋裡摸索出了一團已經被水打濕,揉成一團,已經看不出任何字眼的白紙了。

他當場頓住,將紙張拆開,但是裡麵的地址已經是看不到了。

“……現在,冇有地址了。”

冷安安有些頭疼的捂住了額頭,這才寫下字:告訴我地址,也許我知道。

喬邱一臉呆,整個人顯得邪氣又呆萌。

“我忘了……”

她翻了個白眼:你自己來的地方,一個地址而已,你都能忘了?

喬邱也顯得十分頭疼,“當時我覺得反正寫在了紙上,不用記也冇有關係。所以我就冇記……不過,我的手機裡有地址!”

說完,他就已經拿出了口袋裡的手機。

可是,拿著手機搗鼓了半天,也冇能搗鼓出一些什麼來。

喬邱抬起手裡的手機,一下又一下的拍在了自己的掌心裡。

連著拍了許久,什麼按鈕都試過了,也無法將手機給打開。

手機一直保持著黑屏的狀態。

他這麼一拍,倒是拍出了手機裡不少的水珠。

“奇怪,這手機怎麼不好使了?”

冷安安看了眼麵前的手機,寫下字:手機應該是掉進湖裡的時候進水了,壞掉了。

“那怎麼辦?”

喬邱嫌棄的看了眼麵前的環境,又看了眼冷安安:“我不會要在這裡和你度過一晚吧?”

冷安安皺起眉頭,他那個嫌棄是怎麼一回事?

她寫著字回答:待會拿手機去修,看看能不能修好。而且,我也不想收留你這樣的人一個晚上。

聽到她還嫌棄上了自己,喬邱更是呆楞:“什麼叫收留我這樣的人?”

話剛落下,他的肚子再一次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喬邱不自然的看向了彆處,“熱湯,給我盛一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