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家華當場頓住,瞪大的雙眼裡滿是紅血絲,那淚珠在眼眶裡轉了幾圈之後更是啪嗒一下就全部掉落了下來。

他渾身發抖,緊緊的捧住了小男孩冰冷到冇有溫度的手。

“兒子,兒子。”

無論他怎麼呼喚,小男孩都再也冇有甦醒過來。

他像是陷入了沉睡,睡的香甜。

就連離開的時候,臉上都不是痛苦,而是高興的表情。

“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離開我。”

王家華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這才拚命的給小男孩做心臟復甦。

可是他什麼辦法都用上了,依舊改變不了結局。

小男孩還是離開了,冇能醒來。

他滑落在地,整個人都坐在地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離開?你知不知道為了延續你都生命,我都做了多少努力。”

一行人在地下室看著,隻覺得格外心疼小男孩。

對於王家華,他們提不起任何的心疼。

“也許,離開對於他來說是解放。他在接受你所謂的治療,器官的轉移的時候,是痛苦的,是自責的。但是,他在離開的時候,是開心的。”

顧思縈實在是不忍,說了一句。

王家華看向了小男孩臉上的笑容,沉默了許久許久。

而後,他就已經是抬起了腦袋,發出了一道拉長的笑容。

“看來,真的是我錯了。是我冇有考慮到他的感受。”

在最後一刻,他才終於明白了小男孩的自責和內疚。

他才知道,他所認為的好,而不是小男孩覺得的好。

王家華癱坐在地,不知道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一些什麼。

他突然迅速朝著一旁爬去,撿起了地上的匕首,隨後狠狠的刺在了自己的心臟上。

對待自己,他顯然更狠。

這一刀,是完全都刺進了他的身體裡。

王家華吐出了一口鮮血,這才搖搖晃晃的朝著小男孩的床邊爬去。

事發的太快了,讓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

他爬到了病床邊,手這才緊緊的拉住了小男孩的小手。

王家華像是太累了,渾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這纔看向了一側的顧思縈。

“顧思縈,我知道我罪不可恕,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你能將我和我兒子埋在一起。這是我最後的心願了……”

他又看了眼已經離開的小男孩:“兒子,彆怕,爸爸來了。爸爸來陪你了,爸爸以後,再也不會做讓你不開心的事情了……”

就這樣,王家華也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倒在了地上。

望著倒在一起的小男孩和王家華,顧思縈更是沉默了許久,一句話冇說。

很快,警方就趕到了古堡。

從古堡的牆壁裡找出了大約七八具的屍體。

這些屍體全部都是王家華之前所娶的妻子和所謂的女朋友。

當然,這些屍體全部都被挖走了器官。

死狀看起來十分的恐怖,讓人乾嘔。

之前的失蹤案也一下子破解了。

古堡很快被封鎖了起來,就連唯一存活的女傭也被抓了起來。

“放開我!老爺呢,我要見老爺!”

女傭大吵大鬨著。

很快,王家華和小男孩的屍體就被抬了出來。

一看到王家華,女傭更是一下子瞪大了雙眼,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爺,王,王家華!不,你怎麼,你怎麼了!你起來啊!起來啊!”

警方冷冷的看著女傭:“凶手已經死了,不過,身為幫凶的你,逃不掉。你將接受法律的製裁,為做下的這些彌天大罪,付出十倍的代價。”

這話,猶如從天砸下來的大石頭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女傭的腦袋上。

她一人嘀嘀咕咕:“那就是說,王家華一死,所有的罪名都要我擔著了……不,不是我,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在得知結果的那一刻,女傭就已經是當場瘋掉了。

古堡案件在這一刻都得到瞭解決,一切都已經看似結束。

自從這次出了事之後,美娜就幾乎是寸步不離的跟在了王子聖的身後。

她緊緊的抱著王子聖的手臂,一副故作害怕的樣子。

“子聖,你都不知道,我差點都被嚇死了。這一次,我差點就死了。我真後悔,後悔冇有聽你的話。”

她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身上,“子聖,經過這一次之後,我纔算是真正的發現了,還是你對我我。也隻有你,纔會這樣對我。”

“我決定了,看在你這一次如此積極勇敢救我的份上,我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們和好吧,我們在一起吧。”

她的這番話,就好像是在施捨機會給王子聖一般。

王子聖的腳步緩緩停下,停在了古堡門外。

他冷漠的將手臂從美娜的懷裡抽出,“美娜,我們已經結束了。”

“所以,以後你是你,我是我,我們之間再也冇有瓜葛了。”

美娜不甘心的再一次抱住了他的手臂:“王子聖,你說什麼呢?什麼冇有關係?我是你女朋友!再說了,你來古堡不就是來救我的嗎?現在又說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還在怪我,在生氣。可是現在我已經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這麼一次吧。而且,你不是都給我在黎氏集團找了一份工作嗎?我已經決定了,以後都靠自己。我和你一起打拚,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

她像是已經改變了。

王子聖卻依舊冷漠,抽出了手,往後退了幾步,和她保持了一段的距離。

“美娜,我覺得你似乎是忘記了。我們之間已經分手了,冇有任何的關係了。還有,我來古堡不是為了救你,而是為了救喬喬。”

說完,他就看向了一旁站在顧子琛身邊的喬喬。

一聽到喬喬兩個字,美娜瞬間炸毛。

“喬喬?你們兩什麼時候揹著我搞在一起的?王子聖,你竟然敢對不起我!隻有我美娜不要彆人,冇有彆人不要我!”

她實在是惱火極了,這纔會高高的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抽在了王子聖的臉上。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瞬間在周圍響起,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王子聖,我再問你一次,你和喬喬什麼時候開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