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眼定睛而去,就看到了病床上奄奄一息渾身是血的顧思縈。

小白整個人都頓住了,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的呆楞。

他渾身發抖,抖的不敢相信:“娘,娘子……”

一到地下室,就看到了被綁在椅子上的喬喬三人。

顧子琛主動給喬喬鬆綁,“冇事吧?”

喬喬淚著臉,不斷的看向了顧思縈所在的方向:“彆管我,彆管我,顧思縈,顧思縈……”

夢娜一看到王子聖,這也控製不住的哭了出來。

“子聖,快,快救我,快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

王子聖默不作聲的替她解開了身上的繩子,全程不曾看過她一眼也不曾說話。

李米米也趕到了病房,一看到渾身是血的顧思縈,她更是嚇得捂住了嘴巴。

她怕她會叫出來。

她整個人往後跌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麼都爬不起來。

“老闆……”

小白緊緊的抱起了病床上虛弱的女人,將她緊緊的摟進了懷裡。

可是這一摟,就抱了一身的血。

“娘子,娘子,你疼不疼?”

他的雙眼通紅,眼眶裡也已經沾染上了許多的淚水。

淚水在他的眼裡不斷的轉圈圈,看似十分的害怕,緊張。

顧思縈顫抖著將手緩緩抬起,似乎是想要觸碰他的臉。

“不,不疼。小白,其實我一直想和你說一聲對不起。我不應該自私的為了我的母親,將你給賣了……”

小白輕輕的捂住了她的嘴巴,眼淚也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他不斷搖頭,“娘子,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沒關係,我不怪娘子。娘子無論對小白做什麼,小白都不會怪娘子。”

“小白隻要娘子好好的。”

王家華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手裡依舊緊緊攥著手術刀。

看著突然闖進來的一行人,他更是紅了眼睛,就像是已經魔怔發狂了一般。

“誰都不能阻止我,誰都不能……”

他爬了起來,這才舉起著手裡的手術刀,狠狠的朝著麵前小白後腦勺處刺了過去。

李米米反應過來,這才立即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王家華舉著手術刀的雙手。

“小心!”

她大喊著。

可是,她的力氣根本就阻止不了王家華,幾次推搡之間,她很快就被王家華推開了。

推開了礙事的李米米,王家華這才重新跑著衝向了小白。

“去死吧!”

他狠狠的舉起手裡的手術刀,這才猛的一下刺了過去。

就在手術刀即將要刺在小白後腦勺之處的時候,突然,那手術刀就僵硬的停了下來。

無形之中,彷彿有一雙手抓在了王家華的雙手上,讓他根本就推動不了手裡的手術刀上前,更是無法刺傷麵前的小白。

這一刻,他彷彿什麼都做不到。

萬家華不甘心於此,更是不斷的推著手裡的手術刀往前。

但是可以看到的是,他握著雙手的手術刀不斷的顫抖,手術刀的運行軌跡卻冇有任何的變化,停在原地。

他驚恐的瞪大了雙眼,這一情況用科學根本就無法解釋。

“這是怎麼回事?”

顧思縈的手還冇觸碰到小白的臉,那舉起在半空之中的手這才忽然之間滑落了下來。

滑落之下,那手就重重的砸落在了病床上。

小白頓住片刻,這才一下子瞪大了雙眼。

他緊緊的將女人往懷裡攬,“娘子,娘子,娘子……”

可是無論他怎麼呼喚,懷裡的女人都冇有再醒過來。

女人渾身是血,實在是太安靜了,安靜的就像是離開了一樣。

“該死的東西。”

小白溫柔的將懷裡的女人輕輕放在了病床上,這才緩緩站起。

等到他猛的一回頭時,王家華依舊是保持著原來的動作,一動不動,儘管他用上了渾身的力氣,卻依舊脫不開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家華大喊大叫著。

小白猛的一下掐住了王家華的脖子,隨後腳下的步伐帶著絕對的力道一步步的往前推去。

隻聽到砰的一聲,王家華整個人都被砸進了牆壁裡。

牆壁彷彿都已經凹了進去,而王家華則是整個人都被填入到了牆壁之中。

“想要娘子的器官?你劃了娘子幾刀,那將換成幾百倍在你身上補償回來。”

那單純的小白彷彿在頃刻之間被轉換成了嗜血的惡魔一般。

“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大卸八塊,讓你知道什麼是動了娘子的代價。”

說著,小白已經從王家華的手裡奪走了手術刀。

刀起刀落之間,鋒利的刀子已經是在他的身上落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劃痕。

劃痕十分的重,一刀刀而下,力道可不輕。

每一刀落下的時候,血肉分開,隱約之間,彷彿還能看到裡麵的骨頭。

王家華髮出了痛苦的嘶吼聲,那臉也是瞬間慘白了下來。

他身上的衣服也早就被鮮血所染紅,看來十分的恐怖,觸目驚心。

十幾道落下之後,王家華像是再也承受不起這樣的折磨,陷入了昏迷之中。

儘管人已經昏迷了,小白也絲毫冇有要打算放過他的意思。

他高高抬起手裡的手術刀,似乎是打算一道砍下王家華的脖子。

“去給娘子償命吧!”

就在手術刀即將要落下之際,突然,不遠處傳出了李米米的呼救聲。

“老闆還活著!”

她趴在床邊,發覺到了顧思縈還有著微弱的呼吸。

她驚喜不已,更是直接嚇哭了。

剛剛顧思縈一動不動,她還以為,還以為她已經死了。

還活著三個大字彷彿狠狠的敲擊在了小白的腦袋上,及時將他從憤怒和殺戮之中拉了回來。

“娘子,還活著……”

他那緊緊揪著王家華衣領的手鬆開,手裡已經昏迷的王家華更是直接跌落在地。

小白迅速回到了顧思縈的身邊,這纔將她抱了起來。

他顫抖的大手緊緊的捂在了顧思縈那滿是劃傷和鮮血的心臟肌膚傷口上,眼裡儘是認真。

“娘子,我不會讓你出事的,不會……”

說完,他的手掌心裡彷彿就已經閃爍出了淡淡的光芒。

那光芒十分的微弱,微弱的讓人看不清楚。

肉眼可見的是,顧思縈心臟上的劃傷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恢複到之前完美無瑕的肌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