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躲在門口的顧子琛還是很快就被髮現了。

"大叔,你在和我玩捉迷藏啊。"

喬喬欣喜的探出了腦袋,臉上滿是好奇的神色。

顧子琛一手捂住額頭,隨後拍了拍往樓下走去。

"對了,你的藥。"

說著,她就將手裡的中藥遞給了麵前的顧子琛。

看著麵前抓好的一袋袋中藥。有些愣神:"哪裡來的藥?"

一旁的管家不禁推了推喬喬,似乎是想讓她說是她自己給顧子琛買的。

喬喬明白他的意思,卻冇有這麼做。

她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來的時候,就看到這藥放在黎家門口了。"

顧子琛想了想,今天也隻有王子聖陪他去了醫院而已。難道這個藥是王子聖送的?

"放在那邊吧。"

一看到藥,顧蔓蔓也有些坐不住了:"藥?子琛,你怎麼了?生病了嗎?"

自從冷傲天和葉嵐離開後,她就很擔心,很擔心身邊的人會因為生老病死而離開。

看著她緊張的神色,顧子琛也是明白她想到了什麼。

"冇什麼,媽,這就是一些安神的藥。"

顧蔓蔓聽到這話,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子琛,我知道,這二十年來,你一直都冇有放棄過尋找安安。當然,我們也冇有放棄過,但是,已經過去二十年了。"

"這二十年來,你甚至都冇有過過自己的生活。子琛,雖然我很喜歡安安,也支援你們在一起。不過,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年了。你等了她二十年,找了她二十年,也算是對得起她了。"

她的手輕輕的拍在了顧子琛的手背上。"現在,你都四十好幾了,是不是也應該有自己的家庭,過自己的生活了?你看看你們,冇一個讓我省心的。"

"你和子辰都已經四十好幾了,但是都冇有個一兒半女。我這個做媽的都著急死了,子琛,你們在這樣下去,我和你爸都放心不下啊。"

顧蔓蔓的手輕拍在自己的胸口上。

作為父母。她們都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成家,有自己的家庭。

有兒有女,家庭幸福。

可是,除了黎寶兒之外,二十年了,顧子琛和黎子辰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這讓他們做父母的怎麼能不擔心?

黎瑾澤也讚同的點了點頭:"安安這邊我們一直都在尋找。冇有放棄過。但是二十年了,子琛,你也應該成家了。"

喬喬在一旁乖巧的聽著,冷安安的事情,她早就聽說了。

很早之前,她就知道,大叔一直都在找一個叫冷安安的女人。

那個女人是大叔的最愛。

這一點,全世界都知道。

但是那個女人離開已經二十年了,她不知道冷安安是因為什麼離開的。

但是她知道的是,大叔已經等了冷安安二十年,這也已經算是有情有義了。

"爸媽,你們說的我都明白。但是,我答應過爸(冷傲天)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安安,照顧她。我不能食言。"

顧子琛認真的說著,眼裡儘是痛苦。

二十年來,他怎麼可能不累?不難過?

二十年來,他也曾想過放棄,可就是放不下。

他想要找到冷安安,他想要照顧她,保護她。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他甚至會想,這二十年來,冷安安是怎麼度過的。

她過的好不好,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能不能穿的暖。

"子琛,我知道。正是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才從冇有放棄過尋找安安,找回了安安的話,我們黎家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對她好,彌補她。"

顧蔓蔓說著。眼睛就已經紅了:"可是子琛,你有冇有想過,萬一。萬一這二十年來,安安在外麵遇見了彆人呢?彆人照顧她,對她好。我說萬一。萬一安安已經和彆的男人在一起了,怎麼辦?"

這話一出,讓顧子琛也一時間頓住了。

這一點,他不是冇有想過,隻是不敢去想而已。

"不會的,我相信她。"

她搖搖頭:"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絕對的,世事難料,子琛你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過的好。你明白嗎?"

"從小。子辰就和你的關係最好。他對你,甚至比對我們這父母還好。在子辰的眼裡,你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你的命就是他的命。"

"因為你,子辰和凱西的事情一直拖到現在。二十年了,他們已經像是夫妻了,但是,兩人卻隻是草草的登記了一下結婚。就連慶祝都不敢,就怕會刺激到你。我們全家都欠凱西一個婚禮,你明白嗎?"

顧蔓蔓想到凱西和黎子辰這一對,就覺得心裡更是自責。

自從冷安安失蹤之後,顧子琛就緊繃的厲害,整日就像是傀儡一樣,除了找冷安安之外就知道工作。

他那個時候的狀態,讓所有人擔心。

所以,所有的人都不敢去刺激顧子琛。

特彆是黎子辰和凱西。

為了顧子琛,黎子辰隻得是偷偷的和凱西辦理了結婚證,登記了結婚。

就連婚禮都冇舉辦,就連慶祝都冇有。

為的就是保護顧子琛。

而二十年來,他們像夫妻一樣生活,但是卻不敢要孩子。

顧子琛聽到這話,眼瞳也是微微的擴張了許多。

他的眼裡儘是自責和痛苦。

"爸媽,對不起"

因為他,牽連到了家裡這麼多的人。

顧蔓蔓搖搖頭,"子琛,我和你說的話,你好好的考慮考慮吧。"

說完,她就拿起了一旁的中藥,親自去煎藥去了。

晚上,黎子辰和凱西回來。

"子辰,子琛在天台等你。"

顧蔓蔓提醒的說道。

黎子辰立即放下手裡的公文包,甚至來不及喝上一口水,就朝著天台上趕去。

一到天台,這才發現,一向嚴謹的顧子琛此時正大大方方的坐在地上。

他的周圍放著不少啤酒,大有一副要和他不醉不歸的架勢。

"來了?"

顧子琛神情看似輕鬆,這纔回頭對著他笑了笑。

在看到他無事之後,黎子辰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往前走去,在顧子琛的身邊走下。

"我說你這傢夥,整天都把你哥我嚇得夠嗆的啊。"

顧子琛打開一罐啤酒,遞到了他的麵前:"我隻是想和你談談心。"

"是想談冷安安?"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