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少銘這邊打去電話的時候,裡麵就已經響起了一陣官方的女聲。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他咬咬牙,這纔將手裡的手機給關上。

如果喻文書真的是因為他昨天說的那些話而離開的話,那麼他將會內疚一輩子。

不行,這一次,就算再難開口,也必須告訴喻文書真相。

他直接坐上了一輛出租車,這才撥通了一個電話。

“少銘,怎麼會突然給我打電話了?你這個小壞蛋,打電話來,一定是有事求我是不是?”

“對,二舅,我需要你的幫助。”

“好,不急,慢慢說。”

“我需要知道一個人的地址和資訊,拜托你了,二舅。”

……

秦少銘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

他曾聽媽咪說過,二舅是出了名的電子技術高手,早在三歲之時就已經是遠近聞名,取得了不小的成績。

所以,他纔會想到了二舅,來拜托二舅。

二舅就是顧子琛。

正當秦少銘還在思考著什麼的時候,他的手機上就已經收到了一條簡訊。

簡訊的內容正是他想要的資訊。

不過短短三分鐘,二舅就將他想要的資訊發送給了他。

“快,叔叔,去機場!”

秦少銘一得知地點,這才讓司機師傅趕緊開車。

“好嘞,小朋友,你可得坐穩了。”

司機師傅這才拉下手刹,“我可是這一帶的老司機!”

車子一下子飛速了出去,秦少銘幾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這才趕到了機場。

簡訊上清楚的寫著喻文書去了哪個機場,在哪個登機口登機,甚至航班都被他查了出來。

秦少銘急忙跑到了相對應的登機口,想要衝進去的時候,卻被人給攔了下來。

“等等,小朋友,你的家人呢?”

門口的安保人員迅速抓住了他。

秦少銘不耐的推開著麵前的安保人員:“我找人。”

“那可不行,這裡可不是你隨便能進來的地方。你快去找你的大人吧。”

安保人員堅持的將他給推了出去。

秦少銘似乎是急了,這才猛的一下用力,將麵前的安保人員推開。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隻見麵前的安保人員一下子猶如排山倒海之勢一般的紛紛朝著身後倒去。

一列的安保人員全部摔倒在了地上。

他們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站著的秦少銘。

他們幾個壯漢,竟然被一個五歲的孩子給全部推倒了?

這換做是彆人,誰敢相信?

一旁等候的旅客見狀都不禁笑出了聲,他們似乎都當他們是在陪著秦少銘演戲玩鬨。

隻不過隻有他們當事人知道,剛剛,看似才五歲小個子的秦少銘真的有這麼大的力氣。

真的能夠將他們全部推倒。

甚至於剛剛而來,他們都能感覺一陣強大的力氣打在了他們的肚子上,將他們打翻,讓他們幾個壯漢都反應不過來。

但是又看了看麵前小小的孩子,他們又覺得似乎不太可能。

“彆攔著我,我找到xx航班。”

安保人員聽到他這話,這才連忙開口:“彆找了,這趟航班已經起飛了。”

說著,其中一人已經指向了其中剛飛上空中的一架飛機說道:“看,就是那一架!”

秦少銘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玻璃之外的飛機已經穩穩的逐步上升而去了,飛向了空中。

他咬咬牙:“該死,來晚了。”

他想都冇想,轉身就離開,順著觀望台追了出去。

他一邊跑,一邊在下麵揮手,想要憑藉著一己之力,讓人注意到他,阻止飛機離開。

但是,這怎麼可能?

最後,飛機還是順著天空,飛上了雲層,消失在了秦少銘的視線之中。

秦少銘無力的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氣。

他剛剛趕來的時候,已經耗費了太多的力氣和精力了。

現在早就一點力氣都冇有了。

“喻文書,你這個臭小子,竟然走的這麼快!小爺,小爺還有話要和你說……”

他不知道一人在觀望台坐了多久,隻是知道,一架又一架的飛機飛上了雲端,隨後消失不見。

“少銘!”

黎寶兒和秦禦凱一同趕來。

秦少銘一離開幼稚園,老師就迅速給他們打了電話。

他們這才放下了手裡頭所有的工作,第一時間趕到了機場。

他們急忙將地上的孩子摟入懷中,看到孩子平安無事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媽咪,爹地,我好像,犯了一個大錯。”

黎寶兒將他的腦袋揉進了懷裡,輕聲安慰:“沒關係,沒關係的。犯了錯,咱們再彌補回來就好了。冇事的。”

“以後不要一個人亂跑,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麵的人販子有多少?萬一你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秦禦凱看似十分的嚴肅。

秦少銘是秦家和黎家孩子,更是被兩家都放在了手掌心裡的寵愛的寶貝。

若是他出了什麼事的話,他們真的不敢去想象後果會是怎麼樣的。

秦少銘默不作聲,隻是安靜的躺在黎寶兒的懷裡,安靜的不像話。

平時總是吵吵鬨鬨,各種闖禍的秦少銘。現在卻安靜的像個乖寶寶。

“少銘,你是不是使用了你的力量?”

黎寶兒看著嚴肅,剛剛她來的時候,在候機大廳聽到了安保人員之間的議論。

秦少銘輕聲嗯下,“媽咪,我剛剛實在是太著急了,所以纔會不小心使用了那個力量……”

她正經的扶住了他的雙肩:“少銘,你記住了,以後不管什麼樣的情況,都要控製住。不能發揮出你的力量來,不然的話,你會有危險的,知道嗎?”

“為什麼?媽咪,我隻不過是彆人力氣大了一點而已,難道就因為這個,我就成了怪物嗎?”

秦少銘眼裡有著不少的傷感。

她看著,也是格外的心疼。

她緊緊的摟著他,“不是的,孩子,媽咪和爹地隻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長大。”

“你不是怪物,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隻是世界上壞人太多,我們擔心你這個神秘的力量被心有不軌的人發現,會很危險,你明白嗎?”

小傢夥低下了腦袋:“媽咪我知道了,我答應你,以後一定會控製好脾氣。不會再隨意的使用這個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