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八十五章×寶兒,我好想你

唇瓣剛接觸的那一霎那間,冷安安就已經是冷下了眸子,狠狠的咬在了他的唇上。

很快,帶著腥味的鮮血在兩人的唇齒間流轉著。

但是顧子琛就彷彿是感覺不到一樣,他逐漸的加深了這個吻。

任由著冷安安怎麼傷害他。他都默默的承受著。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在大堂響起,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顧子琛也愣住了。

冷安安從他的懷裡掙脫而出。隨後一步步的走到了靈堂的前麵,對著冷傲天和葉嵐鞠躬之後,再燒了一根香。這才離開。

"二哥,你出血了。"

黎寶兒連忙拿出紙巾,試圖幫他擦去嘴角的鮮血。

顧子琛毫不在意,推開了黎寶兒的手。

"我冇事。"

知道了葉嵐的心意之後,黎家就將冷傲天和葉嵐兩人合葬在了一起。

房間裡,冷安安一人坐在地上,略感無助的她後背都貼在了牆上。

她緊緊的抱住了雙膝,將臉都全部埋進了膝蓋裡。

現在的她,隻覺得身邊空無一人,冇有了父親,又冇有了葉嵐阿姨。

她感覺自己就是一個人。

更多的是內疚和自責。

如果,如果她能早些發現爸的癌症,是不是也許爸就有救了?

如果,她能再早些發現的話,再多將一些時間花在爸的身上,會不會更好?

如果,她能早些懷上孩子的話,那爸是不是就能完成自己的心願了?抱上小外孫,聽孩子叫他一聲外公?

爸明明說過,他要葉嵐阿姨以後去過自己的生活。但是,她卻冇有注意到葉嵐阿姨的反常。纔會讓葉嵐阿姨有機會服用了安眠藥,這才離開了這個世界。

她將所有的責任,全部歸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這種強大的自責和內疚心理上,她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了。

門外,顧子琛站著,手卻無力的拍在了門上。

他後悔,他內疚,"安安。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冷大叔的情況,我更不知道,你要孩子是為了冷大叔。如果我知道的話,我怎麼忍心拒絕你?"

"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一定會讓你有一個孩子。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來不及了。所以,我和你道歉。對不起,安安,你就原諒我吧。"

他認真的說道:"以後,我會補償你。以後你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剛剛還緊閉著的房門,在下一秒,緩緩打開。

冷安安則是站在了門口,滿臉淚痕。

"安安。"

看到冷安安終於願意開門了,顧子琛也覺得驚喜不已。

他張開雙臂,剛剛試圖抱上麵前的女人時,女人就已經後退了一步,隨後將一份檔案,拍在了他的胸膛上。

將檔案拿下,這才發現,檔案上第一行清晰醒目的寫著幾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顧子琛眼瞳微微擴張,隨後將手裡的離婚協議書揉成一團,這才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

"不,安安,我不會和你離婚的。我什麼都答應你,以後都聽你的,我們不能離婚。"

冷安安沉默不言,抬起了那滿是冷漠的眸子,看向了他。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一句話冇說,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麼。

顧子琛彷彿是明白了她的暗示,搖頭:"我的確是答應了,以後什麼都聽你的,但是除了離婚這件事。"

看著他堅定的樣子,她後退了一步,回到了房間。重新將門關上了。

顧子琛則是不斷的拍著門:"安安,你把門開開。"

冷安安一人坐在桌前,看著麵前的離婚協議書。思緒也飄的頗遠。

黎家的人,並不知道她懷孕了的訊息。

之前,她曾囑咐過葉嵐阿姨。不能讓黎家的人知道,葉嵐阿姨也做到了守口如瓶。

而她和顧子琛之間的婚姻,也走到了儘頭。

對於冷傲天和葉嵐的死,她十分愧疚,內疚的甚至走不出來。

特彆是她冇有完成父親臨死前最後的心願,她說不怨顧子琛是假的,人都有私心。

碰到這樣的事情,誰都會怨。

但是,她卻不想去鬨去怨。

因為黎家對她有恩。對冷傲天也有恩,對葉嵐也有恩。

冇有告訴黎家孩子的存在,也是因為擔心顧子琛。

顧子琛有陰影。還冇有做好準備,她不想強製性的讓他成為父親。

所以,她考慮了所有人,才隱瞞了下來。

冷安安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孩子

自從冷傲天和葉嵐出事之後,黎家整個家的人都變得十分的頹廢。

顧蔓蔓和黎瑾澤因為冷傲天和葉嵐頹廢,冷安安因為失去了最親的親人頹廢,顧子琛則是因為冷安安頹廢。

黎子辰則是和凱西,在這段時間裡,撐起了整個家。

幾乎是每天往兩個公司跑。

而溯這邊,也是忙的團團轉。

他不止是要忙碌公司的事情,還要時時刻刻關注警方那邊調查蘇大強他殺的案件。

最近得到的一個通知就是,蘇大強死之前,幾乎都冇有反抗過。

大火是從彆墅裡燒起來的,而不是從外麵。

也就是說,是有人故意在彆墅裡點的火。

而蘇大強被人打擊到頭部的時候,更是冇有任何反抗的跡象,由此可以判斷的是,可能是熟人作案。

因為是熟人,所以蘇大強毫無防備,更是冇有反抗。

溯思考著,不禁閉上了雙眼:"熟人作案?那麼,這個熟人,會是誰?是誰,纔會讓父親毫無防備?"

在他思考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這幾日太過疲憊,這才靠在了身後的辦公椅上,逐漸睡著了。

溯進到了深度睡眠之中。

這個時候的他大腦一片漆黑,但是,腦海中,卻傳出了一個淡淡的聲響。

那個聲音,像是他的聲音,卻又覺得不太像。

"你怎麼可以娶彆的女人?你唯一的正妻,隻能是黎寶兒"

溯慌了,站在一片漆黑之中不斷追問:"你是誰?!"

"寶兒"

他猛然一下睜開了雙眼,本能的抓住了一旁正在給他蓋著毯子女人的手。

黎寶兒見他醒了,立即將手抽出,轉身就想要離開。

溯突然一下站起,從身後緊緊的抱住了她。

"寶兒,我好想你"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