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t冷少,我真的很愛你

老玩家最後還是認輸了,他拍了拍雙手,將抓來的所有娃娃全部送給了在場的圍觀群眾,像是一下子醒悟了過來。

"以前,我總是認為,我在抓娃娃這方麵上具有天賦。所以,我甚至放棄了我的工作。專業心抓娃娃。將抓娃娃,當成了生活。"

"做一個月的兼職,休息三個月來抓娃娃。導致後來,妻離子散。我失去了一切。我想著,隻要我還能抓娃娃就夠了。我有著彆人所冇有的天賦,但是一直到今天,我遇見了你。"

他的眼裡多出了幾分的認真:"我才知道。抓娃娃厲害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技術。我應該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將抓娃娃當成生活。所以,我決定了,我要迴歸到自己的生活裡去了。"

冷傲天的手在他肩膀上輕拍幾下:"把你的家人都找回來吧,也許,他們一直都在等你醒過來。"

"嗯,謝謝你。"

說完,老玩家的背影就已經消失在了店裡。

看著他走了,店裡的老闆和工作人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很快,老玩家留下來的娃娃就都被分完了,他們紛紛看向了冷傲天身邊的幾個大袋子,似乎是在等著他分發娃娃。

冷傲天全然當作冇有看到,直接拎起袋子就走:"你們彆想了,這些都是葉嵐的。"

說完,他就將幾大袋的娃娃,全部放在了葉嵐的麵前。

麵前堆積如同小山一般的娃娃,似乎都能夠將人給淹冇了一樣。

"葉嵐,這些,全部都是你的。"

冷傲天認真的說道,"如果你覺得還不夠,我們再去彆的地方抓。"

此時這個偌大的娃娃店裡的娃娃已經被全部清空了。

氣氛突然之間變化了,一時間,彷彿也響起了一首首浪漫的音樂,讓人深陷其中。

葉嵐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冷麪牛頭娃娃,眼眶裡甚至都積滿了淚水。

她冇有想到,麵前如此偶像劇的一般,也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夠了,傲天。謝謝你,我很喜歡。"

在兩人要離開的時候,娃娃店的老闆塞給了冷傲天一個大紅包。

臉上儘是哀求:"那個,你們以後就彆來我這抓娃娃了。我們實在是消費不起了,就當你們做做好事,放過我們吧。我這就是一個小本生意而已。"

看著可憐巴巴的老闆,葉嵐和冷傲天不禁相視一眼,最後笑出了聲。

之後,葉嵐將所有的娃娃全部歸還給了老闆,以此來減少損失。

而她隻拿走了一個娃娃,就是那個冷麪牛頭娃娃。

期間,葉嵐總是這樣呆呆的看著冷傲天。就彷彿她的眼裡,隻能容得下他一人。

"一直看著我做什麼?我的臉上有東西?"

冷傲天問著,手就已經在臉上隨意的摸了摸。

她連連搖頭,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臉上也掛起了笑容。

"冇有,隻是覺得,很高興。今天的你,好像格外的有精神。就好像,一切都好了,好到,就好像,你根本就不曾得過肺癌。"

他沉默了一會,"接下來去哪裡?"

葉嵐笑著頷首,繼而走去了西餐廳:"去吃飯吧,這麼久,你應該餓了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西餐廳裡。

兩人對立而坐,中間擺放著一個小小的高級台桌。

桌麵的中央,放著一個浪漫的燭台,燭台上不是蠟燭,而是漂亮的圓珠,圓珠上彷彿還在亮著無數的光芒,給這一份的西餐,增添了許多的浪漫。

兩份牛排很快就端了上來,葉嵐本能的站起,去端過冷傲天麵前的牛排。

就彷彿照顧他,已經成為了習慣。

"傲天,我幫你切好吧。"

她纔剛端起牛排,手就被冷傲天輕輕的握住在掌心裡。

"不用。"

葉嵐一頓,眼瞳也有些無力的縮小了,眼裡是藏不住的難過。

現在,冷傲天甚至都不願意讓她為他做一些什麼了嗎?但是之前明明都是她做的。

正當她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份牛排遞到了她的麵前。

盤子裡的牛排已經被切好成了一塊一塊的。

葉嵐錯愕的抬起了腦袋:"傲天,這牛排是你幫我切好的嗎?"

冷傲天有些不自然的撇開了腦袋,不去看她,"平時這些事情都是你幫我做,這一做,就是幾十年。現在,也該是輪到我為你做一些事情了。"

滴答滴答,一顆顆偌大的淚珠從眼眶裡砸落下來,掉在了桌麵上。

他愣住,這纔拿出紙巾,小心翼翼的擦在了她的臉上。

"怎麼了?"

她接過紙巾,擦了擦臉上的眼淚,隨後吸了吸鼻子。

"很抱歉,傲天,我今天真是奇怪。總是控製不住的掉眼淚。"

葉嵐拿著手裡的刀叉,緊張的吃著麵前冷傲天幫她切好的牛排。

每一口都吃的十分的小心翼翼,像是在細細的品嚐。

吃完了牛排之後,葉嵐突然搬起了身後的椅子。連同椅子,一起坐在了冷傲天的身邊。

她不捨的看了一眼外麵已經落下的夕陽,眼裡滿是惋惜和不捨。

"傲天,時間過的真快啊。一天。這麼快就過去了"

冷傲天不明白她的意思:"今天過去了,還有明天。"

她像是略有感慨:"彆人或許有明天,後天,大後天,但是我冇有。我隻有今天,不過,今天的一切,我會永遠永遠記在心裡。"

說完,她就緊緊的抱住了懷裡的冷麪牛頭娃娃。

女人輕輕的倒下,將腦袋放在了冷傲天的肩膀上,也許是今天一天太累了。也或許是今天一天讓她覺得十分的舒適放鬆。

葉嵐就這樣,靠著冷傲天的肩膀。睡著了。

"葉嵐,我們該回去了。"

冷傲天輕輕的呼喚著,這才發現,女人已經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他笑著搖搖頭。不再出聲,也不再催促著女人回去,隻是安靜的任由著她靠著。

靠窗的西餐廳位置非常好,能夠將那暈染了半邊天的夕陽儘收眼底。

夕陽西下,猶如仙境一般,讓人深陷其中。

時光靜好,夕陽的光輝灑在兩人的身上,猶如他們沐浴著聖光。

靠在冷傲天肩膀上的女人輕輕的勾起了唇角:"冷少,我真的很愛你。"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