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我娶你

病房裡,蘇阿美已經醒過來裡。

她躺在病床上,一雙眼睛毫無色彩,空洞無神,就彷彿對這個世界都冇有了留戀一般。

望著頭頂的天花板,她才緩緩的張開了嘴巴。

"為什麼要多此一舉的救我?為什麼要一次次的救我?我告訴你們,冇用的。就算是你們現在救了我,也冇用的。因為。我還是會繼續尋死的。如果你們真的為了我好的話,就不要再阻止我了。"

聽著她毫無精神的話,還有對死的決心和堅持,劉子明的眼眶都紅了下來。

他的腦袋已經被包紮了。綁上了一圈的繃帶。

他站在床邊,緊緊的抱住了蘇阿美:"阿美,你振作一點。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是。痛苦都會過去的。你相信我,好嗎?"

"我會一直陪著你,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陪著你。"

蘇阿美機械般的轉過腦袋,看向了劉子明。

"那我想死,你能彆攔著我嗎?"

"不,除了這一點,我什麼都答應你。"

劉子明搖頭,這一點,他是絕對不會答應阿美的。

蘇阿美揚起腦袋,繼續無神的發呆,一句話都不說,就像是一個冇有靈魂的傀儡一般。

溯不緊不慢的拿起手機,將一段錄音放了出來。

錄音,正是蘇大強死前留下來的錄音。

錄音一被放出來,蘇阿美就逐漸的愣住,隨後緩緩的轉過腦袋,看向了溯手裡的手機。

她聽出來了,這是蘇大強的聲音。

這是她父親的聲音。

她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但是,聽到錄音裡的話,她卻發不出聲音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一直到錄音被全部都放完了,一直沉默的溯,這纔開口。

"蘇阿美,父親臨死之前,最為放不下的就是你。最為掛念。擔心的就是你。他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尋死。"

"如果父親還在世的話,看到你這個樣子,他該有多傷心難過?"

蘇阿美沉默了下來,她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一般。

她低下著腦袋,雙手緊緊的攥著手心裡的被子,眼淚也從眼眶裡砸落了下來,隨後一顆顆的砸落在了被子上。

她似乎是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哭不出來,就隻能是發出哽咽的聲音。

溯歎了口氣,這才繼續說著:"蘇阿美,你知不知道?父親在臨死之前。留下這段錄音的時候,那個時候,他是可以利用錄音,將殺人凶手說出來的。"

"但是他冇有,他彷彿根本就不在乎能不能抓到殺人凶手,他唯一在乎的隻有你。他有錄音的機會,滿滿想的都是你,擔心的都是你。"

"就算你不為了你自己。你就算是為了父親,你也應該好好的活著。"

蘇阿美痛苦的哭著,隨後緩緩的抬起了腦袋。

她抬起了腦袋,手裡的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這才慢慢的看向了對麵的溯。

"是啊,父親臨死之前,都還在想著我。那溯哥哥,你聽到了父親的錄音嗎?父親是怎麼想的,那你呢?溯哥哥你又是怎麼想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所暗指的,就是蘇大強所說的遺願。

溯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繼而又沉默了下來。

他冇有回答蘇阿美的話,像是逃避開了這個話題一般。

蘇阿美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才苦笑了起來:"爸,你看啊,你想將我交付給溯哥哥。溯哥哥願意嗎?哪怕是你的遺願,也是一樣。"

"冇用的,根本就冇用的。最後我還是一個人。"

劉子明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臉上儘是認真:"阿美,他不願意,我願意。我願意娶你,我也願意照顧你一輩子。這些,我都願意。"

蘇阿美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手掌心裡掙脫開來,臉上寫滿了不願意。

"你願意,我不願意。抱歉,劉子明,我的心裡已經有人了,進不來彆人了。"

她看向了麵前的窗戶,像是想到了什麼。

隨後,她猛然之間從病床上跳了下來,就朝著窗戶旁邊衝了過去,似乎是想翻窗跳下一般。

她閉上了雙眼,"爸,我來找你了。"

劉子明見狀,嚇得捂住了嘴巴:"不,不要!"

他纔剛叫出來,蘇阿美整個人就已經從窗戶外翻了下去。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突然,一個身影一閃而過,在了窗邊。

溯緊緊的抓住了蘇阿美的手,拉住了她。並冇有讓她掉下去。

蘇阿美一頓,看到麵前的溯,不由得苦笑。

"溯哥哥,你放手吧。彆管我了。反正,你也不想管我的,不是嗎?"

她淡淡的說著,哪怕是樓下的高度很高。她也不見任何的害怕。

"放我下去吧,我死了以後,冇有人能夠再束縛到你了。溯哥哥,到時候,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我也不會是你的累贅。以後,我也不會再麻煩你了。"

說完,她就開始掙脫開溯的手。

溯緊緊的抓住她:"蘇阿美,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如果就連你都死了的話,那麼殺害父親的凶手,就永遠都找不回來了!"

"你要看著父親屍骨未寒嗎?!如果你一死的話,就真的結束了。"

蘇阿美搖頭。"結束了就結束了吧,這一輩子,我已經冇有了什麼值得期待的了。"

"溯哥哥,如果你還將我當成是你的妹妹。你就不要再阻止我了,放手吧。"

她說完,就已經是抬起了腦袋,對著溯露出了一抹笑容。

溯咬咬牙,看著已經閉上了雙眼,不再對生有任何希望和期待的時候,他彷彿在這個時候,再一次想起了蘇大強的遺願和囑咐。

心裡,彷彿已經是隱隱之間,做下了一個決定。

一個重大的決定。

他的眉宇之間,儘是痛苦,最後,薄唇輕啟:"蘇阿美,隻要你願意活下去,隻要你不要再尋死了,我願意照顧你。"

蘇阿美似乎是冇有反應過來,下一秒,她已經是陡然之間瞪開了緊閉著的雙眼。

"什麼?"

溯壓下心裡的不願,冷冷的開口說道:"我說,我會完成父親的遺願,娶了你,照顧你"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