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ā六個兄弟姐妹,離過婚,還有兩個孩子

這一番話落下,讓一旁的葉嵐都愣住了。

"安安,你你你說什麼?你懷孕了?"

就在這個時候,機器上的數字突然一下,就像是加快了好幾倍的速度一般,蹭蹭蹭的往上漲。

病床上的冷傲天似乎也有些一些反應。

他的眉頭先是動了動。隨後,一直平放著的手也是微微的動了動。

察覺到了他的手在動,冷安安的眼裡也瞬間多出了幾分的激動。

"爸!"

她連忙呼喚著他。

冷傲天緩緩的睜開了十分虛弱的眼眸,隨後不斷的乾咳著。

咳著咳著。他的臉就變得通紅:"安安,你這個死丫頭,是想氣死我嗎?那個,那個男人。六個兄弟姐妹!離過婚,還有兩個孩子!月入三千,你還要嫁給他?"

"他連他自己都養不活,兩個孩子都養不活,你嫁過去,去乾嘛?做接盤俠嗎?"

他憋紅了臉,一句句的喊著,看起來是氣的不輕的樣子。

冷安安看著他現在還有力氣指責人了,激動的眼淚不由得也沾滿了眼眶。

她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了麵前的男人。

"爸,你終於願意醒過來了。"

冷傲天一頓,剛剛的怒火彷彿一下子被這個擁抱所化解了一般。

他默默的鬆了一口氣,"剛剛,我感覺到太累了,我隻想好好的睡一覺。結果,你這個死丫頭,完全不給我休息的機會。"

"不可以,不可以睡。你要是睡了的話,就完了。醒過來就好,爸。"

葉嵐看到冷傲天醒過來了,這才也露出了一抹放心的笑容。

她胡亂的將臉上的眼淚全部擦抹乾淨,這才扶著他坐了起來。

冷傲天一邊喝著手裡邊的熱水,一邊嚴肅的教育著冷安安。

"安安,我不允許你嫁給那樣的男人。我同意你離婚,我選擇理解你,相信你。但是你就算找不到顧子琛這樣條件好的,你也不應該找一個這樣條件的男人。"

"六個兄弟姐妹,離過婚。還有兩個孩子。這樣的家庭,你嫁過去,你有冇有想過,你得多累?"

看著男人一臉嚴肅的樣子,冷安安實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聲就笑出了聲。

她捂住肚子哈哈大笑,就差冇在地上滾著笑了。

"爸,你怎麼還在說這個事情啊!"

他麵色一沉,"笑什麼呢?這件事,可是非常的嚴肅,你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好好的聽我的話。不然的話,你以後要後悔的知道嗎?"

冷安安連連點頭,"好好好,我知道,要聽你的話。"

冷傲天聽到她應下,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還有,你說的孩子的事情。是那個男人的孩子吧?本來我是堅決反對你和那個男人有任何的關係,當然也包括孩子。"

"但是。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成為你們感情的消耗品。所以,這個孩子,我同意你留下來。"

一提到這個話題,冷傲天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變得又正經又嚴肅,讓人十分的不適應,更冇有了以前嬉皮笑臉的樣子。

冷安安實在是不忍打斷了他的嚴肅模樣:"哈哈,爸,我實在是,哈哈,實在是忍不住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爸,其實吧,剛剛我和你說的話。都是假的,是我故意騙你,用來激你的。"

"為的,就是讓你能夠早早的醒過來而已。根本就冇有這樣的一個男人,我也冇有和他在一起,更不會和他結婚的,你就放心吧。"

話一出,冷傲天當場就愣住了。

這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該是高興纔好,還是難過纔好。

他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其中竟然還有一些惋惜。

"都是假的?為了激我醒過來?等等,那難道說,你說你懷孕了,我要做外公了,也是假的?"

冷傲天認真的看著麵前的冷安安,臉上,眼裡,滿是期待。

彷彿是在等著她的回答。

看著他那副滿是期待的樣子,冷安安不由得也乾咳了幾聲。

"不然你覺得呢?"

冷傲天周圍彷彿瞬間黑暗了下來,無數白色的飛雪彷彿也紛紛落在了他的周圍。

六月飛雪,彆提多委屈了。

"我還以為,我真的要做外公了。看來是白激動了,原本還想著,就算是那個男人的孩子,我也勉為其難的接受了。結果你告訴我,一切都是假的。"

葉嵐似乎十分的擔心,手不斷的拍在他的後背上,安撫著他的情緒。

"冷少。你現在的身體情況,不適合太情緒化。來,跟著我做深呼吸,深吸一口氣。呼"

冷傲天乖乖的和她做著深呼吸,情緒經過調解,也逐漸的迴歸到了原本的心情之上。

"安安,下次。你可彆開這樣的玩笑了啊。"

他當時昏迷的時候,外界的聲音,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所以,他也聽到了冷安安說要嫁給那樣一個男人的話。

氣的他冇當場去世。

不過,後來聽到的那一句話,卻給了他無數的力量。

讓他不顧一切的打破所有的疲倦,衝破困難,然後就醒了過來。

結果一醒來,自己的寶貝女兒告訴自己,剛剛說的話,都是假的。

都是了為了激他醒過來編造出來的話。

他就差一點,就氣的直接再次昏迷了過去。

冷安安則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麵前還在努力調解情緒的冷傲天。

"爸。那我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唄。"

冷傲天連連揮手,更是伸出手堵住了耳朵:"得,你彆說了。你能說出什麼好訊息來?估計又是騙我這個老頭子的話。不管你說是好訊息還是壞訊息,我都不聽不聽!"

他用手指堵住了耳朵。一副你愛怎麼說怎麼說的樣子,反正我就是不聽。

看著撒潑的冷傲天,冷安安全然是當作冇有看到一般。

這才抬起手,輕輕的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拉長的歎息了一口。

這才故作悲傷的搖搖頭:"唉,孩子啊,你說你好不容易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可是,你的外公卻不想要你,看來,我也隻能是將你給送走了"

聽到孩子兩字,冷傲天瞬間拿下了堵在耳朵上的手。

"孩子?!"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