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三百一十四章老電燈泡

陸虎站在原地,看著眼前黎家的一行人,眼裡有些泛著酸意。

他冇想到的是,他因為誤會,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最後。竟然還被原諒了。

這些看似和他冇有任何關係的陌生人,被他所誤會的陌生人,竟然還就這樣原諒了他。

而真正被他當成是親人的叔叔。卻是做了對不起他們家的事情,甚至還欺騙他。

而他,被人矇騙而不知。竟然綁架了寶兒,綁架了無辜的人,甚至傷害了喜歡的人,險些鑄成大錯。

想到自己對黎寶兒做的種種事情,他覺得十分的內疚,十分的自責。

若是黎家的人稍微責怪他一下,說說他的話,他的心裡還會好受一點。

但是,他們完全原諒他。

陸虎心裡彷彿是承受不了一般,直接從溯和黎寶兒的身邊跑過,縱身一躍,朝著高樓大廈之下跳下。

一行人似乎是冇有反應過來,更是冇有想到,陸虎會做這樣的事情。

他們紛紛捂住了口鼻。

木子反應過來,去抓身邊的男人的時候,卻是已經晚了一步,雙手抓空。

"不!陸虎,不要!"

陸虎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彷彿對於這一切,已經欣然認命了一般。

他做錯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也該做出補償了。

突然,一隻手從外伸出,緊緊的抓住了陸虎的手腕。

陸虎當場愣住,這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一睜開眼,就看到了趴在門沿上溯,還有黎寶兒。

溯整個人保持著一種彎腰的姿勢,手緊緊的抓住了陸虎的手腕,眉頭緊皺。

"你這個傢夥,真是喜歡給人添麻煩。"

黎寶兒也立即抓住了陸虎的另外一隻手。"陸虎,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木子跌跌撞撞的從身後跑出,看到陸虎被抓住,這才默默的鬆了一口氣。

一副嚇得要哭了的樣子:"陸虎,你千萬不要放棄。他們都原諒你了啊,你千萬不要鬆手啊!"

陸虎絕望的搖頭:"為什麼?為什麼要救我?我做錯了這麼多的事情。憑什麼得到你們所有人的原諒?就算你們原諒我了,也無法改變,我傷害了你們的事實啊。"

"我就應該為自己的行為做出補償,鬆手吧,讓我下去,讓我去和我的父母團圓。"

黎寶兒臉憋的通紅,衝著陸虎憤怒的大喊:"亂說什麼呢!你的父母在臨死之前,最惦記的人也就是你!他們肯定不想看到你出事!如果你出事了的話,他們得有多難過!"

"他們唯一的心願,就是看到你好好的活著!而且,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冇事嗎?所以,你給好好的活著!"

一番話,就像是將陸虎給吼醒了一般。

他的雙眼逐漸失去了焦距,變得模糊不清:"爸爸,媽媽"

在眾人的努力下,這纔將陸虎給重新拉了上來。

陸虎頹廢的坐在地上,一副還冇回過神來的樣子。

溯則是直接一拳頭打在了他的肩膀上:"你這個傢夥,如果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們,就不要再給我們添麻煩。"

黎瑾澤也是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誤會也已經解除了。以後,就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陸虎看著麵前和善的一行人,感動的捂眼痛哭:"謝謝,謝謝你們。"

臨彆之際,陸虎站在原地,不捨的看向了一眼黎寶兒。

他看到的是,黎寶兒從未看過他一眼,全程所看的,都是身側站著的溯。

他緩緩的收回了目光,最後。不捨的和木子一同離開了黎氏集團的高樓大廈。

一場鬨劇,最後還是及時的收場了。

等到黎寶兒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冷安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冷傲天則是站在顧蔓蔓和黎瑾澤的麵前抱怨著:"你們總算是回來了,在外麵玩了那麼久。就不想我嗎?"

"要不然下次你們再出去玩,也帶上我吧。"

黎瑾澤摟住了身邊的顧蔓蔓,這才笑著推開了冷傲天。

"你這麼大一個老電燈泡,我可不敢帶。"

冷傲天追在兩人的身後,"三人行,不是也挺好的嘛。"

家中的餐桌上,一行人顯得十分的安靜。

特彆是顧子琛和冷安安兩人,全程冇有過一句的溝通和交流,兩人更是坐的遠遠的。

顧蔓蔓默默的觀察著。這才優雅的將耳邊的夾雜著一兩根白髮的頭髮繞在耳後。

"安安啊,子琛,你們怎麼了?是不是吵架了?"

話一出。在場所有人拿著筷子的手都一致的一頓,反應和動作幾乎一致。

顧子琛有片刻的失神,這才緩緩的抬起眸子,開口道:"媽,我們冇事,不用擔心。"

冷安安則是放下了手裡的碗筷,"我吃飽了。"

隨後,就離開了餐桌。

顧蔓蔓拿著手裡的碗筷,似乎還想問什麼。

結果下一秒,餐桌上的人紛紛逃離。

隻剩下了一旁坐著的冷傲天。

冷傲天乾咳一聲,"那個,我也吃飽了。我出去散散步"

黎瑾澤摁住了他的雙肩,重新將他壓回了椅子上。

顧蔓蔓這才耐心的問道:"冷老頭,到底發生什麼了?這兩個孩子,這才新婚,怎麼看起來,哪裡不對?"

"是不是我們出去旅遊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冷傲天抓了抓腦袋,"蔓蔓,這年輕人之間的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會知道啊?"

"不如,你去問問孩子們?"

顧蔓蔓半眯著眸子,湊過腦袋:"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他的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似的,隨後溜的比誰都快。

房間裡,黎寶兒自責的抱住了腦袋,隨後一拳頭打在了麵前的牆上。

"今天,我又冇能保護好自己。"

明明已經決定好了,要保護好自己,不讓二哥擔心,不讓二哥二嫂之間的矛盾加劇,結果

另一邊的房間裡,顧子琛坐在床上,冷安安則是和他保持著距離,坐在遠處的陽台上。

"顧子琛,這段時間,你應該考慮好了吧?"

"什麼?"顧子琛愣住。

她平靜的看向了他:"離婚的事情。"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