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八十五章ā我怕我一醒來,你就不見了

光圈微微一頓,隨後整個人保持蹲著的姿勢不動,許久都冇有說過話。

黎寶兒看著麵前的光圈沉默了下來,這才抓住了他的雙肩,連連追問。

"你告訴我。是不是!你說啊!你說話啊!秦禦凱還冇死對嗎?他肯定還冇死!我現在已經記起他了,所以,他不應該死了纔對!他也不會消失。對嗎?"

"你就是秦禦凱,對嗎?"

她著急的眼睛都全部紅了下來,眼淚一顆顆的掉下。哭腔之下的聲音,讓人聽著十分的心疼。

光圈沉默良久,這纔回答:"是啊,如果不是你的話,可能,他早就消失了。"

秦禦凱當初用力量,將所有的人的記憶都抹掉了,並且,隨著他的消失,所有人都會忘記掉關於和他的記憶。

但是,黎寶兒卻十分的執著,執著的在自己的手臂上,不顧生死的刻下了秦禦凱的名字,以血和愛作為祭祀,隻為了能夠記住秦禦凱。

雖然隨後她也還是忘記了,但是,有了這樣一個舉動,這樣一種行為,卻是用另外一種方式,留下了秦禦凱存在過的痕跡。

讓這個世界,秦禦凱是存在的。存在於。就在於黎寶兒手臂上的疤痕。

刻著秦禦凱三個字的疤痕。

有了這樣的見證和存在,原本應該消失的秦禦凱也冇有消失,反而是得到了一個機會,一個回來的機會。

但是,如果一直冇有人記起來他的話,他則是永遠無法回來。

但是好在,黎寶兒對秦禦凱的愛一直都夠堅定,所以,纔會有這樣的機會。

黎寶兒一步步往前。緊緊的抓住了光圈的雙手,不斷的搖晃。

"那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秦禦凱?"

她一臉期待的看著麵前的光圈,眼淚卻像是失控了一般,不斷的往下掉著。

很快,麵前光圈身上的光芒正在一圈圈的往外擴散而去。光芒一一褪下,這才露出了原本隱藏在光圈裡的男人。

男人擁有著一對帥氣的劍眉,數字的輪廓,還有那讓人看了就忍不住落淚的臉龐。

麵前的人,和秦禦凱長的一模一樣。

黎寶兒看到麵前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她張開了雙臂,撲進了男人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

"秦禦凱!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隻有你纔會不顧一切的出現在我身邊,隻有你纔會,一直陪伴著我。"

秦禦凱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女人,輕輕的將下巴擱置在她的脖頸兒處,貪婪的聞著她身上的味道。

"對不起。"

黎寶兒推開了他,手裡的拳頭一下又一下的捶打在了他的身上。

"你這個混蛋!混蛋!竟然敢抹掉我的記憶!竟然敢讓我忘記你!竟然敢離開我!竟然還敢,將我托付給其他的男人!"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的聲音更是哽咽不已,斷斷續續之間,滿是委屈,還有藏不住的思念。

秦禦凱抓住了她不斷揮打下來的拳頭,認真的看著她:"對不起,寶兒,我原本以為,我不會再有機會回來了。我原本因為,我會永遠的消失。所以,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痛苦。"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所以我纔會寶兒,你彆生氣了,以後,我再也不會將你交給任何人了。"

說完,他就將麵前的女人往懷裡一拉,俯下腦袋。深情款款的吻上了她的唇瓣。

黎寶兒那原本不斷揮舞著的拳頭一下子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跟著滑落了下來。

她也跟著迴應起了這個吻,這個跨越了生離死彆。跨越了大半年的吻。

吻著吻著,她就再一次不受控製的滑落下了喜極而泣的眼淚。

秦禦凱溫柔的擦拭掉了她臉上的眼淚:"好了,彆哭了。現在不是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發展嗎?多虧了你。我才能回來。"

"秦禦凱,我害怕。我害怕我現在所經曆的一切都是一個夢。我害怕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又不記得你了。而你,也冇有出現在我的身邊。"

黎寶兒的眼裡可見的都是緊張和不安,她的兩隻手緊緊的攥在一起。

"我怕我醒來之後,什麼都冇有了。不,與其是這樣的話,我寧願不要醒來了。"

"秦禦凱,我們就一直待在這裡吧。一直待在這裡的話。我就能一直在你的身邊了。"

秦禦凱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腦袋,這才繼續說道:"不可以,寶兒。你不能一直留在這裡。這裡隻是你的意識世界而已。"

"現在隻不過因為你陷入了昏迷,你纔會出現在這裡。等到你醒來之後,當然,你也不會再出現在這裡了。"

黎寶兒緊張了抓住了他的手:"沒關係,那我就一直昏迷著好了。我不醒來了,我就一直在這裡陪著你。"

他溫柔的笑著:"傻瓜,你若是一直昏迷的話,那你的家人怎麼辦?難道你想成為一個植物人,一直沉睡著?你要知道,你的家人,可都在為你擔心。"

說著,秦禦凱單手一揮。

很快,麵前的天空就出現了一麵鏡子,鏡子裡可以看到外界的情況。

鏡子裡出現了顧子琛和黎子辰著急不已的臉龐。

還有冷安安和凱西滿是緊張的樣子,甚至冷傲天都急的臉都皺巴在了一起。

"到底怎麼回事?手術不是成功了嗎?為什麼寶兒還冇醒過來?"

顧子琛拽住了醫生的衣領,厲聲質問。

醫生緊張的渾身發抖,這才默默的解釋:"我們也不清楚啊,按理來說,手術成功了,病人應該醒來的。可能是,病人的潛意識裡,並不想醒來"

"你給我聽好了,你說的什麼話,我聽不懂。我也不想聽,我要看的就是結果!我要的結果就是,你必須要讓我的妹妹醒過來。不然的話,我就把這個破醫院給拆了!"

顧子琛氣紅了臉,大怒著威脅。

黎子辰拉住了衝動的他:"顧子琛,你都守了寶兒一天了。一天不吃不喝不睡覺,你去休息一會吧。我來守住她。"

顧子琛重新坐回病床邊,緊緊的握住了黎寶兒的手。

他將滿是自責的臉埋進了她的手裡:"我不休息,我要一直等著寶兒醒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