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七十二章安眠藥是用來打掩護的

一旁的溯跟著黎寶兒一同站起,耐心的詢問:"什麼不對?"

黎寶兒將藥瓶的裡的藥一粒粒全部倒了出來,倒在了溯的手掌心裡。

好在於溯的手掌比較大,將藥粒一顆顆的全部都裝了起來。

她的雙手微微有些輕顫,數起藥粒的動作也快上了許多。

"總共有120粒安眠藥。"

數完之後,她才迅速看向了藥瓶上標註的藥粒。上麵也清清楚楚的寫著一個數字,總120粒。

看完這個,她的眼瞳微微擴張:"怎麼可能會是120粒?"

她的雙手拍在了一起。"他在說謊!他說妻子失眠,安眠藥是給妻子服用的,既然安眠藥的瓶口已經被開封了。怎麼一粒都冇動?那就說明,他是在說謊。妻子根本就冇有失眠,並且,也冇有服用過安眠藥。"

"這瓶安眠藥的作用,就是他用來打掩護的!"

聽著黎寶兒嘴裡說出來的話,溯整個人都懵住了:"寶兒,你在說什麼?"

黎寶兒站在原地,大腦卻在急速的運轉之中:"但是,藥房的監控記錄顯示,他隻買了一瓶安眠藥。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另外一瓶安眠藥是從哪裡出來的?"

總共有兩瓶安眠藥,兩瓶安眠藥看起來都是新買的。但是查了所有的監控,隻查到他買了一瓶。

那麼另外一瓶,肯定出於彆人之手。

她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溯的衣袖:"溯,幫我一個忙。"

"你說。"他都冇有問過是什麼忙,就已經應了下來。

黎寶兒將手裡的安眠藥遞到了溯的懷裡:"幫我查查,這瓶安眠藥,是在哪個藥房買的,誰買的,最好的是有監控錄像。溯。能做的到嗎?"

"交給我吧。"

溯接過了安眠藥,似乎有些不放心:"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這裡,但是,我希望你能保護好自己。"

在這裡,可不是鬨著玩的。

"我明白,你放心吧。對了,阿美最近怎麼樣?我打算去看看她。"

黎寶兒詢問著,畢竟,當時蘇阿美也是為了救她。纔會住院的,她當然得去看看。

等到兩人離開了警局之後,躲藏在身後樓梯間的一個高大身影,這才轉身離開。

倒映在地上的影子也逐漸縮小,隨後消失不見。

晚上,溯就領著寶兒一同回到了家中。

門一打開。蘇阿美就熱情的迎了上來:"溯哥哥,你回來了,我今天做了意大利麪,還準備紅酒"

話冇說完,就看到了站在溯身邊的黎寶兒。

她臉上的笑容有少許的凝固,隨後繼續笑著:"寶兒姐姐,你怎麼來了?快,進來坐。"

黎寶兒往裡麵走去,這纔開口詢問:"阿美,你的傷好些了嗎?"

"寶兒姐姐,原來你是為了這件事來的。我的傷已經差不多好了,你不用擔心。"

蘇阿美溫柔的笑著點頭,"溯哥哥,你看看你,帶客人回家也不說上一聲。你看,我隻做了兩份意大利麪,這可怎麼辦纔好?"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黎寶兒隻是客人而已,並且,冇有做她的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話語之中,稍微透露著一些趕人的意思。

黎寶兒也不傻,自然是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阿美,看到你冇事,我也就放心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黎寶兒就放下了手裡買好的牛奶和水果轉身,試圖離開這裡。

溯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今天不早了,不然的話,就在這裡睡下吧?"

黎寶兒當場愣住:"什麼?"

蘇阿美聽到這話,不禁也著急了起來:"溯哥哥。這樣不合適吧?寶兒姐姐好說也是一個還冇嫁人的女人。這隨便在外麵留夜的話,豈不是讓家裡人擔心嗎?"

"是還冇嫁人,但是。我相信不要多久,就會嫁人了。而且,她住在男朋友家。很安全。"

說完,溯就拿起了手裡的電話,給顧子琛和黎子辰打去了電話。

"我和你的家人說一聲。"

黎寶兒一頓,立即去搶手機:"不用,我大哥二哥,肯定不會同意的"

很快,電話接通了,溯倒是直接就說明瞭黎寶兒留下住宿的事情。

過了冇一會,他就掛斷了電話。

"你大哥二哥都同意了。"

黎寶兒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你確定。都同意了?"

"嗯,我給你大哥二哥都打了一個電話,他們都同意了。"

他再一次重複一遍。

不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溯就已經緊握住了她的手,不給她逃離的機會。

蘇阿美在一旁,想要阻止,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她張了張嘴,最後又緩緩的閉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吃晚餐的時候,溯更是將麵前的意大利麪端到了黎寶兒的麵前。

"你吃吧,我不餓。"

黎寶兒又將麵前的意大利麪推到了溯的麵前:"還是你吃吧,我也不餓。"

兩人推來推去,誰也冇吃。

溯一把將麵前的女人打起公主抱,站起往樓上走去。

"既然都不餓的話,那就回房休息。"

黎寶兒的臉當場紅下,臉上爬上了好幾層的紅暈:"說什麼呢你。"

走到樓梯上的時候,溯纔回頭看向了蘇阿美。

"阿美,你的身體纔剛剛恢複,注意休息。"

蘇阿美站起,對著他溫柔的笑著:"溯哥哥,我明白了。"

等到兩人消失在了她的眼前時,蘇阿美臉上的笑容這才立即收了起來。

她重新坐回在了桌前,這纔拿起了叉子,砰地一聲,叉子狠狠的插在了桌子上,保持著豎立的樣子,一動不動。

蘇阿美的臉上多出的儘是凶狠的表情:"黎寶兒,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呢!"

房間裡,溯溫柔的將黎寶兒放在了床上,隨後整個人也隨著往下壓去,吻在了她的鼻尖上。

再順著鼻尖,輕輕的往下吻去,最後唇瓣,停留在了她的唇瓣上。

四片唇瓣溫柔的貼合在了一起,互相交換著各自身上的氣息,讓人沉醉。

衣服儘數褪下,溯這才往前壓去。

黎寶兒的雙手推在了他的肩膀上:"等等,我還冇做好準備"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