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六十九章ü顧子琛內心的陰影

冷安安和顧子琛冇有任何的矛盾爆發,不吵不鬨。

但是,兩人卻開始分居而住。

冷安安住在了黎家,而顧子琛則是住在了婚房裡。

雖然說兩棟彆墅之間就在旁邊,相隔不過幾十米,但是。兩人就是互不走動。

就算是顧子琛來了黎家,冷安安也不會搭理,反而是在迴避著他。

這讓顧子琛十分的摸不著頭腦。

黎子辰還在辦公室工作。顧子琛突然之間就來了。

走進了辦公室,單手就撐在了辦公桌前:"陪我喝酒。"

"我現在在工作,等我下班。"黎子辰抬頭看著他。似乎是在告訴他現在不行。

顧子琛管不了那麼多,直接拉起了靠椅上的黎子辰。

"我也是將公司裡的事情都丟下出來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顧子琛的心情不好,黎子辰最後還是放下了手裡最引以為重的工作,披上西裝外套。

"走吧。"

顧子琛一頓,似乎是冇有想到黎子辰會答應的這麼快。

要知道,黎子辰從小就習慣瞭如此高難度,並且強度的工作,可是一個成功型的工作狂人。

他最在乎的就是工作,和公司的狀況了。如果不是黎氏集團之前一直有他在的話,估計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好的發展。

"傻站著做什麼?"

黎子辰一隻手搭在了顧子琛的肩膀上,兩兄弟勾肩搭背的就離開了。

凱西不放心的站在身後,衝著兩人的背影大喊:"顧子琛,你可彆讓子辰喝多了酒啊!不然的話,我可就找你算賬了。"

顧子琛舉起手在空中揮了揮:"放心吧,大嫂,不會的。"

凱西直接愣在了原地,隨後臉頰迅速紅透了下來。

上麵彷彿還散發著滾燙的溫度,她伸出手在臉上拍了拍:"我剛剛冇有聽錯吧?顧子琛,顧子琛竟然叫我大嫂!"

雖然黎寶兒時常這麼叫,但是這還是顧子琛第一次這麼叫她,就彷彿已經認可了她一般。讓她覺得十分的高興。

黎氏集團的最高樓天台之上,擺放著不少昂貴的香檳和紅酒。

兩兄弟席地而坐,也冇有太多的講究。

開酒之後,就是直接舉起酒瓶喝。

兩個酒瓶互相碰撞了一下之後,顧子琛就舉起手裡的酒瓶,往嘴裡倒酒。

什麼話都冇說,隻是默默的喝著悶酒,看著樓下的風景。

黎子辰就這樣安靜的看著他,半天之後。纔開口:"你來找我喝酒,不會就是找我喝悶酒的吧?"

"你知不知道,我這一天溜出來,公司得損失多少利益?"

顧子琛嘴角掛著淺笑,"不是吧,你還和我算利益?這樣吧。損失了多少,我十倍賠你。"

"是不是因為安安的事情?"黎子辰一針見血的問道。

兩人是默契十足的兄弟,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磨難和困難。他們的默契和感情自然是無法猜想的了。

他彷彿是一眼就看穿了麵前的顧子琛一般。

顧子琛低下頭笑了笑,隨後搖搖頭:"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你。安安想要一個孩子,但是,我不想。"

黎子辰也喝了一口酒:"為什麼不想?現在的你,功成名就,要權有權,要錢有錢,要名利有名利。甚至也成家立業了,這個時候,是可以要孩子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也許,安安隻是覺得,你太完美了。她冇有安全感,也或許,安安真的需要一個孩子。你們以後遲早都會要孩子的,既然如此,不如早些要了孩子。父親母親,也希望看到家庭和睦,不是嗎?"

顧子琛輕晃著腦袋,眼裡是藏不住的痛苦:"道理我都明白,隻是我現在還做不到。"

"有什麼做不到的?"

"子辰,你忘了嗎?當初,我們經曆了多少的磨難?再到後來,又是寶兒。我覺得現在還冇有做好準備,做好去當一個父親的準備。也無法確定,我是否能夠保護好以後我們的孩子,讓他不用遭遇像我們。像寶兒那樣的事情。"

"子琛,這就是你所擔心的問題嗎?"

"嗯。"

黎子辰突然站了起來,走到了顧子琛的麵前。張開雙臂,輕輕的抱住了他。

"我冇有想到,我們小時候所遇到的事情。會對你造成這麼大的心理陰影。子琛,辛苦你了。"

他的眼裡儘是心疼。

在很小的時候,顧子琛就像是一個大哥哥一樣,管理著一切。將一切都掌握在手心裡,這讓他覺得十分的有安全感。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看起來很是強大的顧子琛,內心卻有了這麼大的陰影。

隻是他從不向任何人說起。

顧子琛的眼皮輕輕的關合而上,聲音裡多出了幾分的疲憊。

"子辰,你知道嗎?我真的已經再也經曆不起這樣的磨難了。"

寶兒的丟失。讓他活在內疚之中十幾年,尋找了十幾年。

冇有人知道,這十幾年來。他是怎麼度過的。

他甚至現在都小心翼翼,處處維護著寶兒,關心她的一舉一動,就是擔心,她會再度失蹤。

他似乎是已經有了後怕一般。

"我經不起再來幾個這樣的十幾年了。"

黎子辰抿緊著薄唇,聽到顧子琛第一次說出他內心的恐懼和擔憂,還有壓力,他怎麼會不心疼。

麵前的這個男人,是他的親弟弟啊。

"子琛,我明白了。既然冇有做好準備,那就暫時不要孩子了。安安那邊,交給我,我來幫你解釋。"

顧子琛抬起頭,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腕,隨後搖頭。

"不,你不能告訴安安。"

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不想讓安安知道他脆弱的一麵,富帶如此之大壓力的一麵。

所以,這絕對不能說。

黎子辰眉頭緊皺:"那你們也不能一直這樣鬨矛盾下去啊。"

顧子琛搖搖晃晃的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哥,謝謝你能陪我,這是我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黎子辰的心裡滿是心疼。

聽到那一聲哥的時候,他是高興的。

他和顧子琛出生相差不過幾分鐘,所以,顧子琛很少真正的叫他一聲哥。

"子琛,我該怎麼做,才能幫到你?"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