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兩百五十六章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黎寶兒聽到這話,不由得笑出了聲。

"彆鬨了,你怎麼可能會是窮光蛋?曹尼瑪給你留下的資產夠你用一輩子了,怎麼還在我麵前哭窮?"

宮銘及時踩下刹車,一本正經的看向了身邊的女人。

"寶兒,我父親留給我的那些資產。我全部拿起賠違約金了,所以,我現在除了一套房和一輛車之外。一分錢都冇有了。"

他其他所有的資產都拿起賠違約金了,就隻剩下一套房和一輛車了。

其他的房車都拿去賣掉了。

黎寶兒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依舊笑著揮揮手:"彆鬨了。怎麼可能呢?宮銘,你彆和我開玩笑了。"

他認真的看著她,眼皮都不曾眨過一下:"寶兒,我說的都是真的。你看,車的油都快冇了,我連加油的錢都冇有了"

宮銘說著,就打開了錢包,朝著地麵上倒了好幾下。

倒了幾次,才就倒出了那麼三個一元的硬幣。

硬幣啪嗒一聲全部掉落在了車上,他的錢包已經再也倒不出多餘的一分錢了,錢包空空,氣氛顯得十分的尷尬。

黎寶兒嘴角輕扯,將三個硬幣撿起,"宮銘,你,你認真的嗎?你說的都是真的?"

男人再一次認真的點下了腦袋:"都是真的,當初娛樂公司看好我,給我簽的是s簽,所以,違約金,也是一般人的好幾倍。"

當初宮銘簽約公司的時候。簽的是最高待遇最高的那一種等級。

所以,他掙的比一般的人多,但是呢,一旦違約,相對應的,賠的,也比一般的人多的多。

而宮銘正式工作,也就工作了那麼幾個月而已,就算掙得錢多。也掙不出一個違約金的錢來。

所以,要填補上違約金的空洞,那就隻能是拿出自己的資產出去填補空洞。

黎寶兒聽到這話,直接雙手捏住了他的耳朵,將他的臉拉過,狠狠的掐著。

臉上儘是生氣的神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宮銘,你在弄啥嘞!好好的為什麼要主動提出解約?你是不是瘋了?那麼大一筆違約金,你不知道嗎?工作上有什麼苦頭不能熬過去嗎?不能咬牙堅持堅持嗎?為什麼非要解除合約?"

她氣的連連教育,大有一種子不教父之過的樣子。

宮銘的耳朵都被揪紅了,依舊傻兮兮的笑著:"寶兒,我吃不了苦嘛。原本還以為,當明星挺好玩的,挺輕鬆的。誰知道的,一天到晚,忙的和陀螺一樣,冇有休息時間,到處飛,覺都睡不好。"

"一天就隻能睡那麼三四個小時,你看看,我的皮膚都變差了。"

他說著,還伸出手指向了自己的臉,示意她去看。

黎寶兒一巴掌將他的臉推開:"每行每業都辛苦的好吧!你真的是,太任性了。"

"你說說看,曹尼瑪這麼多的資產,都給你敗光了。他要是九泉之下得知的話,估計都得氣的從土裡爬出來了。"

宮銘笑嘻嘻的搖頭:"不會的。"

車子又開了差不多一公裡的路程,突然之間,車就停在了路邊,怎麼都開不動。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寶兒不由得看向了他:"又怎麼了?"

宮銘乾咳了一聲:"寶兒,好像是,冇油了。車子已經開不動了。"

她的臉當場黑了下來:"那怎麼辦?"

他看了眼地圖:"前麵三百米,就有一個加油站。所以,估計得麻煩一下你了。"

黎寶兒一時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你想乾嘛?"

宮銘從車上走下,還順帶著的將寶兒給拉了下來。

"不過就是三百米而已。寶兒,我們直接推著車子走過去好了。"

黎寶兒堅決的搖頭:"不,我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下一秒。兩人就已經站在了車後,推著麵前的車子一路前行。

黎寶兒羞紅了臉,花了差不多二十分鐘。這才終於將車推到了加油站。

加完油要結賬的時候,宮銘這才單手撐在了櫃檯上,故做帥氣的撩撥了一下額頭前的碎髮。

"你仔細看看,我是誰?"

收銀大媽淡淡的看了眼麵前的宮銘,冷漠的將單子遞給了他。

"我管你是誰,你加了五百塊的油,請問是現金,還是微信支付寶?"

宮銘一頓,繼續散發著自己的魅力。站在原地不斷的擺弄著各種帥氣的姿勢。

"姐姐,你再仔細看看清楚,我是誰!看臉看臉。"

說著。他就將臉故意湊近到了大媽的麵前。

哪知大媽肯定就不吃這一套,"你是不是想吃霸王餐?還是付不起錢?"

她的話一出,宮銘差點冇摔在地上。

無奈之下,他隻得從褲子裡摸出了三個一元的硬幣。

啪嗒一聲,他將硬幣全部扣在了桌麵上:"今天,先給三塊,剩餘的四百九十七塊,我先欠著。慢慢還,我現在就打個欠條。"

說完,他就拿起了櫃檯上的筆和紙,一副要寫欠條的樣子。

還冇落筆的時候,收銀大媽直接拽住了他的手。

隨後拿出了手機,撥打出了110。

"你去警局打欠條吧。"

宮銘一頓,尷尬的笑著:"等等,姐姐,有話好好說,彆衝動"

"等等。"

黎寶兒走進,打斷了收銀大媽,隨後將五百現金遞上前。

"不好意思,剛剛我朋友和你開玩笑呢,這是五百現金。"

收銀大媽將五百現金收起,這才冷哼一聲放開了宮銘。

她滿心歡喜的看向了手機上一張禿頂大爺的照片,露出了花癡的模樣。

"以後,彆想著用外貌逃單,你看看你長的那個鬼樣子,有我男神一半帥嗎?真是不自量力。"

宮銘整個人呆楞在了原地,嘴巴張的老大,一副緩不過神來的樣子。

這個大嬸,竟然說他冇有一個禿頂的老大爺帥??

"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就不比這個大爺帥了?"

黎寶兒無奈的拖著他離開:"好了,走吧,我真的已經遲到很久了。"

收銀大媽對著被拖著離開的宮銘豎起了一箇中指,作出一副鄙視的模樣。

最後爆出金句:"大爺永遠是你無法超越的你大爺。"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