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和行屍走肉有什麼區彆

陸虎的情緒在一瞬間的時間裡崩潰,彷彿眼前站著的人不是黎寶兒,而是他有著血海深仇的仇人一般。

黎寶兒察覺出了他渾身散發的戾氣和憤怒。

她似乎都能肯定,如果不是麵前有這扇鐵門擋著的話,陸虎的雙手現在就能狠狠的掐在了她的脖頸兒上,將她掐死。

砰地一聲--陸虎的拳頭狠狠的捶打在了麵前的鐵門上。

"所以。黎寶兒,你休想用錢,輕易的洗白你的罪名。我告訴你,永遠都不可能!"

他的眼裡儘是堅定:"隻要,隻要還是我負責這個案件。你就休想再用有錢人那一套方法,洗白自己,離開這裡,繼續作惡!"

儘管此時的陸虎讓人覺得害怕,但是,黎寶兒依舊冇有任何的退縮。

她堅定的站在原地,冇有一步的退卻和後退,反而是抬起了腦袋,直視麵前的男人。

她的語氣十分平靜,平靜到,彷彿她自己根本都不在這個監獄一般,平靜到此時的她彷彿根本就不是一個嫌疑人,而是在和朋友平靜的聊天而已。

"陸警官,你以前是經曆過什麼嗎?"

一句話,就將陸虎的情緒給拉了回來。

他眼裡的猩紅逐漸退下,剩下的隻有冷靜和懊惱。

他竟然冇有控製住自己,將情緒發泄出來了,這可不是一個警官該做的事情。

他拍了拍腦袋,試圖轉身離開:"這件事和你冇有關係,你隻需要知道的是,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陸警官。並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是你想象中的那樣。所有人都不是一個樣子的,你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看的出來,陸警官是一個正直的人,但是我希望,陸警官不要帶著偏見見人。"

黎寶兒在一旁的床上坐下,繼續補充:"不然的話,陸警官一生可能要留下許多的懊惱和遺憾,甚至。會影響到自己的前途,會惹來殺身之禍。"

"若是帶著以往受到的傷痛去偏見所有的人,那麼和行屍走肉有什麼區彆?"

陸虎的腳步逐漸停下,剛剛那些話,他一字不差的全部聽了進去。

他攥緊了手裡的拳頭,邁著大步子離開。

出來之後。他的腦海裡都不斷的飄蕩著剛剛黎寶兒所說的話。

雖然他真的非常想反駁黎寶兒剛剛說的那些話,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反駁不了。

黎寶兒說的,的確十分有道理。

"砰!",陸虎手裡的拳頭重重的打在了牆麵上,臉上是化不開的懊惱。

該死的,他竟然會覺得,那個女人說的十分有道理。

回到辦公室,這纔有人拿著資料進來了。

"組長,你讓我調查的,都出來了。果然,黎寶兒不是一般人。她可是黎氏集團放在手心裡疼愛的千金大小姐啊!更是黎家的掌上明珠!"

"不止是家世顯赫,就連她的家人,都冇有一個平凡人。顧蔓蔓,設計界的靈魂大師,有錢都請不到的。黎瑾澤,上一屆的首富,全球影響人,黎氏集團的董事長。還有還有,她還有兩個哥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說起這些身份來,女人顯得十分的激動,這簡直就是人人都想要的家世背影冇錯了。

"大哥黎子辰,繼承了隔壁老王化妝品,就是全球一流的化妝品,自從隔壁老王死後,還以為要絕版了呢。冇有想到黎子辰繼承了,短短的時間裡運營公司,現在都要上市了!實力強悍的不敢想象!"

"顧子琛就更彆說了,原先是所有警局學習的榜樣楷模!破案無數,是人們心中的英雄。後離開之後繼承了黎氏集團。成為最年輕的總裁。並且身價已經破千億了!她的兩個哥哥,都列入了全球影響人的名單前三名裡啊!"

要知道,全球影響人的名單。可就隻有十一人,在全球裡挑選人選啊!

那可真的是競爭力大到無法想象啊!幾十億人裡的十一人,可以說都是天之驕子了!而黎家就占據了兩人!

這些身份背景一擺出來。誰敢作死的去得罪黎家?

陸虎聽著耳邊的這些話,心情不由得也有些沉重。

他早就猜到了,黎寶兒的身份可能不太簡單,可能十分有錢。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看似低調謙虛的黎寶兒,身份竟然如此的驚人。

這足夠讓所有的讓驚掉下巴了。

誰敢去動黎寶兒?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嗎?

難怪,剛剛顧子琛和黎子辰兩人會如此的偏袒黎寶兒,還給了他那樣的威脅和警告。

"組長,要不然。這個案件,咱們還是交給彆人負責吧"

女人默默的說著,這個案件。那可是太棘手了啊。

案件不破不行,但是,黎家也不好得罪。

兩頭為難。

陸虎搖搖頭,彷彿將一切都看的十分明白:"你覺得,現在,還有人敢接這塊燙手的山芋嗎?"

冇有人會想為了一個案件,去得罪整個黎家。

"可是"女人糾結的說著。

他已經抬了抬手:"不用說了,這個案件,我會負責到底。不管黎寶兒身後是黎家還是什麼家,不管她背後的背景有多大,不管勢力有多大,我都不會放任凶手胡作非為!"

陸虎的眼裡滿是堅定的光芒。

女人在一旁欲言又止,最後隻能默默的退出了辦公室。

差不多到了黃昏的時間,下班時間。

溯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都這個時間點了,黎寶兒若是去參加婚禮的話,也該結束了吧?

怎麼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一個訊息都冇有?

一時間,他的右眼皮不知道怎麼的,竟然跳動了兩下。

不遠處突然跑來一個人,隨後緊緊的抱住了他的手臂。

"溯哥哥,咱們回去吧。今天吃什麼啊?不如,我請你吃吧?最近有一家新開的自助餐餐廳,我覺得應該不錯。"

蘇阿美認真的說著。

溯冇心情吃飯,這纔拿出手機給黎寶兒打去了電話。

但是好幾通電話,都冇有人接。

她站在一邊極力的找話題:"溯哥哥,你知不知道,今天xx酒店出大新聞了呢,發生了一樁故意殺人案呢!"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