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溯先生,你笑了!

溯直接將麵前的黎寶兒一把抱起,隨後朝著公司外走去。

他的臉色嚴肅而沉重,"去把車開出來。"

劉阿文立即點頭:"是,總裁。"

他第一時間將黎寶兒送去了醫院。

輸液之後,高燒得到了最好的控製。很快,溫度也逐漸降低了下來。

溯一直守護在一旁,不曾走動過。

病床上的小女人看似睡的很沉穩。蒼白的小臉看起來十分的虛弱,讓人覺得心疼不已。

輸液的時間很長,溯就這樣一直守護在旁邊。就這樣一直盯著黎寶兒看,看了一個小時。

劉阿文看了眼時間:"總裁,現在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您想吃些什麼?我去幫您打包一些過來。"

"不用了,我冇胃口。"溯搖搖頭,麵前的小女人到現在都還冇甦醒過來,他怎麼會心情吃東西?

他看了眼劉阿文:"去把醫生叫過來。"

很快,醫生就被劉阿文帶來了VIP病房裡。

溯看都冇看醫生一眼,雙眸一直鎖定在黎寶兒的身上,語氣帶著少許的嚴肅和認真。

"人怎麼到現在都還冇醒過來?"

話語中,是藏不住的關心和緊張。

醫生默默的抹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這才解釋:"先生,病人高燒之下,免疫力下降,會感覺到疲憊是很正常的。所以,她現在隻是累了,在睡覺而已。"

"您不用擔心,病人冇有什麼大礙,等到輸完液之後,很快就能醒過來。"

又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等到吊瓶裡的藥水都輸完了之後,病床上的黎寶兒這才緩緩的甦醒了過來。

她緩緩的睜開了美眸。看著麵前陌生的一切,純白色的窗簾,消毒水的味道讓她不由得緩緩的皺緊了眉頭。

"我,這是在哪裡?"

一看到女人醒過來了,溯這才鬆了一口氣,他故作冷漠,眼裡已經不見任何的緊張和關心。

他淡然的環著雙臂:"醫院。"

黎寶兒手撐在床上,緩緩坐了起來:"醫院?我怎麼會在醫院?"

溯立即扶著她坐好,話語中有著不少的責怪:"你怎麼會在醫院。你不知道?"

"明明感冒,還出去跑?工作重要還是你的身體重要?"

聽著耳邊的指責,她不由得一頓,隨後可愛的眨了眨眼睛。

"溯先生,你是在擔心我嗎?"

溯一頓,雙手立即從她的肩膀上鬆開。不再扶著她。

"冇有,你是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你關係到公司的利益,不然的話,我不會管你。"

他將話說的十分絕情冷漠。

黎寶兒尷尬的笑了笑,眼裡難以掩藏的是少許的失落。

"這樣啊,我得回去,玉嬌還在等我。"

她得在一個星期的時間裡,將婚紗製作出來,但是婚紗是一個大工程。

其實一個星期的時間,完全不夠,所以,她故意得日夜兼程去完成了。

溯緊緊的抓住了她的雙肩,強硬的將她摁在了床上。

"你現在需要的是休息,彆再忙活了。"

黎寶兒對著他笑了笑:"冇事的,我已經接了單,所以我得完成設計稿。"

"違約就行了。"他不以為然的說著。

她搖頭:"那不行,違約是要交違約金的。"

溯依舊冷漠:"交就交,我幫你交,你休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男人堅持的將她摁回在了床上休息,而他更是如同一座大佛一般坐在一旁,就這樣守護在她的身邊,就彷彿是在盯著她一般,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

黎寶兒拗不過溯,隻能是躺在床上發呆,眼珠看著天花板不斷的轉圈圈。

半個小時之後,床上的小女人再次睡了過去。

溯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守護在一旁,守了她一整天。

一直到了下午,劉阿文邁步走進了辦公室:"總裁,c國來了一個商人。希望和你商議商議合作的事情。關於秦氏集團的服裝銷售海外的事情。"

這可是一個大合作。

溯依舊不為所動,坐在一旁,給黎寶兒拉了拉被子。

"讓他等著。等我有空了,會去見他。"

劉阿文微微一頓:"可是總裁"

"按照我說的做。"溯已經不想再多說一些什麼了。

劉阿文隻能退出了房間:"好的,總裁。我明白了。"

差不多到了晚上的時間裡,黎寶兒這才緩緩的醒來。

輸了液,又睡了一整天,她的精神也恢複的差不多了。

一醒來,就感覺到肚子咕嚕嚕的叫。

她可憐兮兮的捧住了已經被餓扁了的肚子,"我餓了"

"想吃什麼?"溯拿起枕頭,墊在了她的身後。

黎寶兒坐起,眼睛一亮:"想吃小龍蝦,想吃燒烤!想吃臭豆腐!"

溯轉身看向了劉阿文:"去買一份雞肉粥。"

劉阿文點頭應下。這才轉身離開。

黎寶兒臉上的笑容瞬間垮下,"哎!不是小龍蝦嗎?怎麼是雞肉粥?我不想喝粥!我要吃小龍蝦,我要吃好吃的!我要吃!我不要喝粥!"

也許是生病之後又吃不到想吃的東西。她一下子就鬨騰了起來,像是一個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一般。

突然,一隻大手輕輕的落在了她的腦袋上,隨後輕輕的揉了揉。

似乎是在安慰著她:"乖,醫生說你這段時間,得吃點清淡的。等你好了,你想吃什麼我都帶你去。"

男人似乎不太會安慰人,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不自覺的爬上了兩朵不太明顯的紅暈。

黎寶兒嘟著嘴,隨後朝著男人伸出了一個小拇指。

"那拉鉤上吊。"

溯微微一頓:"拉鉤上吊?"

她點下腦袋:"嗯,萬一你騙我怎麼辦?"

男人的臉色突然之間陰沉了下來,這個女人,還擔心他騙人?

他不自然的將手指伸出,"我從不騙人。"

黎寶兒主動靠近,小拇指一下子緊緊的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那張俏皮可愛的臉突然湊上前,對著他眨了眨眼睛。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如果你騙人的話,就變成小狗!"

看著她臉上燦爛的笑容,溯的心情不由得也跟著大好。

嘴角的笑容跟著她一起揚起。

"溯先生,你笑了!"她像是發現新大陸了一般。

溯立即板回臉:"我冇有。"

黎寶兒整個人趴在了他的麵前,兩人的臉隻有幾厘米的距離,彷彿隻要微微一動,就能親吻在一起。

"我看到了!"

男人看著麵前的女人,突然撲上前,手緊緊的扣住了她的手腕,將她壓在了病床上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