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如果能再見麵,我一定能一眼認出你

黎寶兒坐在了書桌前,拿起了筆和紙,一遍遍的寫著秦禦凱的名字。

寫滿了一整張紙,紙上滿滿的都是秦禦凱的名字。

她一邊寫,一邊反覆的重複著上麵的名字:"秦禦凱。秦禦凱,秦禦凱"

滴答滴答,眼淚控製不住的砸在了紙張上。將寫有名字的紙張打濕。

她攥緊了手裡的拳頭,她一直相信,她心裡所覺得那個最重要的人。一定就是這個秦禦凱。

她一定是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人,很重要的事情。

她相信,秦禦凱以前一定存在過,秦禦凱一定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隻要,隻要她能夠遇見他的話,她一定能夠第一眼認出來他。

隻要,她能再見他一麵,她一定能一眼認出來,她一定能夠,叫出他的名字。

"秦禦凱,你等著吧。不管你在哪裡,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一定!"

秦木雅要挑選三位設計師一同前往米蘭比賽。

經過初次的試稿,很快就選出了三位設計師。

天賦異稟的寶兒自然也在人選之中。

秦木雅站在台上認真的說著:"你們需要準備好設計稿,然後帶著你們的設計服裝,和我一起去米蘭參賽。"

"下個星期就去米蘭了,你們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還有四天。"

黎寶兒認真的問道:"那這一次米蘭參賽的主題是什麼?"

秦木雅不禁緩緩的皺起了眉頭:"這次的主題就是冇有主題。"

難就難在這裡,若是有主題的話,那就有一個明確的方向。但是冇有主題的話。純屬是靠著自由發揮,自我想象。

這樣的冇有主題的主題,看似發揮的空間很大,但是,卻很難。

因為評分得看評委,你發揮空間很大,但是評委的口味你卻摸不清楚。

話一出,在場的三位設計師,都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回到家中的黎寶兒陷入了思考中。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裡,一整天都冇有出來,似乎是在逼著自己想出一個主題來。

顧蔓蔓端著一杯果汁走進了房間:"寶兒,你是不是有心事?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說給我聽。"

她耐心的詢問著。

寶兒輕歎一口氣,這纔將心裡的煩惱說出。大概說的就是這次的米蘭設計比賽的主題。

顧蔓蔓倒是顯得冇有太大的驚訝,米蘭的比賽可以說是非常正式,知名度也高,聚集的都是各地優秀的設計師和評委。

每年的主題都不一樣,難度也是逐漸的增加。

"寶兒,既然是無主題,那你就將你內心最想要表達出來的想法表達出來就好了。不要去想會不會脫離大家的主題,你要知道,每一個人的靈魂都是不同的。"

她認真的說著,"就算你的設計品和其他人的大為不同,那就是你的主題。"

黎寶兒的眼睛突然一亮,她緊緊的抱住了顧蔓蔓,"媽媽,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將杯子裡的果汁一口飲儘,這才重新投入了工作中。

顧蔓蔓輕輕的退出了房間,眼裡儘是溫柔,看到如今的寶兒,她就彷彿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剩下的四天裡,寶兒認真的設計著稿子,更是親自動手,將服裝做了出來。

四天後

秦家的私人飛機上,幾人正在趕往米蘭秀場。

剩下的兩個設計師正在互相套對方的話,試圖問出她們的設計主題。

"你設計的主題是什麼啊?"

"啊,冇什麼新奇的呢。就是隨便設計的,你呢?"

兩人都十分警惕,各自都不曾透露過自己的設計品。

繼而,兩人就想視線打在了黎寶兒的身上:"寶兒,你設計的主題是什麼?"

黎寶兒冇有回答她們,反而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眸。一副要休息的樣子。

兩個女人不滿的撇撇嘴:"裝什麼裝,不就是一個五流設計師而已嗎?"

一旁的何玉嬌不滿的冷掃了一眼麵前的兩個女人,舉起了手裡的拳頭。

她一米七多的個子。高挑的身高配上火爆的身材,禦姐氣場讓人不敢對視。

"你們是骨頭癢嗎?"

兩個女人縮了縮脖子,這才立即保持了安靜。

大約三個小時之後。飛機才降落。

何玉嬌拎著一個大箱子,跟在了寶兒的身後:"寶兒,你看起來狀態不太好的樣子,先休息休息吧。"

大箱子裡,裝的都是設計師帶來的設計品。

三人的房間相靠在一起,何玉嬌和寶兒一同回到了房間裡休息。

何玉嬌看了眼行程,這才說道:"比賽明天九點開始,今天晚上,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敲響。

何玉嬌打開房門,這纔看到,同行而來的兩個女人已經換好了精緻華麗的晚禮服。畫著精緻的妝容。

兩人看了眼對麵穿著簡單樸素的寶兒和何玉嬌,不由得捂嘴輕笑。

"彆誤會,我們來是要通知一下你們,今天晚上八點呢,有一個晚宴舞會。所有的設計師都要到場,但是我看你們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帶了晚禮服來的樣子,你們穿成這樣,估計進場都進不去吧?"

兩人互相看向對方,不由得發出了笑聲。

黎寶兒眉頭微微皺起,美眸中閃爍著無數的流光。

"晚宴舞會?"

兩個女人故作驚訝的捂住了嘴:"對啊,秦木雅早就和我們說了啊!要自備好晚禮服呢!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當時你不在,秦木雅讓我們通知你的,我們怎麼給忘了呢!"

"這該怎麼辦纔好呢?不過寶兒啊,就算我們告訴了你,也冇用。你就算知道了有晚宴舞會,那又怎麼樣?你這窮酸樣,哪裡拿的出華麗的晚禮服啊?"

她們發出了嘲諷的笑聲:"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酒店裡休息吧。"

說完,兩個女人就踩著高跟鞋一搖一擺的離開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何玉嬌麵色一沉。

她往前走出一步:"寶兒,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把她們身上的晚禮服扒下來給你。"

"不用了,隻不過是一個晚宴舞會而已,不去也罷。"寶兒顯得十分平靜。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出了一道熟悉的磁性嗓音。

"這個晚宴舞會,必須去。"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