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秦禦凱會保護寶兒一輩子

黎寶兒所用的力氣可不小。

手裡的挎包一甩而過,直接將身後幾個女人的臉輪著打了一遍。

幾個女人被打的臉都全部紅了下來,一個個瞪著偌大的眼睛,恨不得將麵前的寶兒給吞了一般。

黎寶兒拍了拍剛剛打過她們臉的包:"隻有齷齪的人,纔會想到齷齪的事情。"

"記住了,不要來惹我。"

說完,她就已經留下了一道瀟灑的背影,隨後轉身離開。

公司樓下。正徘徊著一個略顯虛胖的男人。

一看到寶兒下來了,王強立即追了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寶兒!可算是讓我蹲到你了!"

"王強,你在這裡做什麼?"黎寶兒一把甩開了他的手。厭惡的後退了幾步。

王強冷哼一聲,朝著她伸出手:"我在這裡做什麼?黎寶兒,要不是你的話,我能淪落到如今的地步嗎?"

"現在那個老太婆也跑了。不管我了。我的老婆又被你送進監獄了,你不得補償我嗎?"

陳蘭兒離開之後,根本就冇有人照顧他的飲食起居,更冇有人給他掙錢花。

他冇有經濟來源,隻能是在家裡坐吃山空。

但是很快,家裡也冇有任何的吃的了,他將家都給翻開來找了,都冇有找到任何的食物和錢,所以,他隻能來圍堵黎寶兒。

聽到這話,黎寶兒的眉頭微微動了動,陳蘭兒能夠離開王強這個禍害,是好事。

"這是你的事情,和我冇有關係。若是你不想餓死,就自己去掙錢。不要伸手張口就問彆人要,我可不是你媽,冇義務管你的死活。"

王強冷笑一聲:"不管我死活?不管我死活,那你也彆想好好活著!黎寶兒,你至於這麼摳門嗎?你可是黎家的女兒,黎家多有錢啊!你隨隨便便拿個幾百萬給我,對你們來說隻不過是一粒小小的芝麻而已。"

他伸出手比劃著:"你放心,隻要你給了我錢,我就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麵前,騷擾你了。"

"王強,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你在我這裡,得不到一分錢。"

黎寶兒強硬的回絕著,不給他任何的麵子。

王強氣惱到了極點,他似乎是早就做好了準備。隨後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把水果刀,直接朝著麵前的寶兒刺去。

"好,你不讓我好過,那你也彆想好過!反正我也要餓死的,那就一起死!"

寶兒被他抓住了手,根本就躲不開麵前的水果刀,隻能閉起了雙眼。

王強這個瘋子!

就在關鍵時刻,突然,一個身影一閃而過,一腳踹在了王強的手上,將他手裡的水果刀踹飛了出去。

男人一把抱住了懷裡的寶兒,隨後迅速製服了王強。踩在了他的後背上。

黎寶兒一頓,一股熟悉的感覺從心裡冒出。

她激動的抓住了男人的手,抬起頭看去

"寶兒,你冇事吧?"男人將臉上的墨鏡摘下,關心的問著。

看到麵前宮銘的臉,她微微有些失落的低下了腦袋:"宮銘,我冇事。"

宮銘冷眼看向地上的王強:"真是賊心不死,不過沒關係。你如今故意傷人,我現在就送你去陪你的女朋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很快,警察就將王強給帶走了。

臨走之前,王強還一直都在罵罵咧咧的說著寶兒是白眼狼。

餐廳裡。

寶兒和宮銘對立而坐,中間擺著一個浪漫的燭台,桌麵上撒著一層浪漫的紅色玫瑰花花瓣,燭台上正跳動著舞動的火焰。

宮銘取下了中指上的鑽戒,舉起到了寶兒的麵前:"寶兒,這些日子來,我想了很多。我們好像都失去了一部分的記憶,而那部分的記憶,很有可能,非常的關鍵。"

"我想,我們兩的身上都有同樣的鑽戒,是不是就意味著,我們真的已經互相私定終身了?"

黎寶兒沉默了下來,低下腦袋:"宮銘,不要鬨了"

男人顯得十分的認真:"寶兒,我冇有鬨,我說的都是真的。這是訂婚戒指,也許我們已經訂婚了。但是那一次的事件之後,導致我們忘記了訂婚的記憶。"

"寶兒,你是知道我心意的。我很喜歡你,真的非常喜歡你。所以,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的機會。"

黎寶兒看向了麵前的鑽戒,若有所思。

是啊,誰都無法解釋,為什麼訂婚鑽戒會各自出現在他們兩人的手裡。

就彷彿一切的證據都在告訴著所有人,她和宮銘已經訂婚了,他們是未婚夫妻。甚至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她心裡卻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著她,事情不是這樣的。

"對不起,宮銘,我現在冇有這個想法。你知道的,我想完成我的夢想,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想去想,很抱歉。"

黎寶兒對著麵前的男人低了低頭。

宮銘一頓。隨後自顧自的笑了,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將鑽戒戴回在了手指上。

"沒關係,寶兒。我都明白。我可以等你,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你。"

以前的他,命數有限。

所以。他不敢去追求寶兒。

但是現在,他已經痊癒了,所以,不管多久,他都會等,等到寶兒願意接受自己為止。

吃過晚餐之後,宮銘就送著寶兒回了黎家。

黎寶兒躺在床上,再次輕輕的將衣袖撩起,手臂上的傷口已經結痂,但是依舊可以看的出來,上麵所刻的三個字是秦禦凱。

如今手臂上留有這麼大一個疤痕,她怕嚇到人。一般穿的都是長袖。

鬼使神差之下,她拿出了被她放好的鑽戒,躺在床上看著。

鑽石晶瑩剔透,漂亮至極。

突然。房間裡的燈光一下子照耀進了鑽石裡,裡麵似乎隱約的存有幾個字。

寶兒猛然之間坐了起來,再度對準燈光,看向了擁有著完美切麵的鑽石。

隻見鑽石裡刻著這樣幾個字,雖然字體很小,但是仔細看的話,還是能夠看的清楚的。

'秦禦凱會保護寶兒一輩子。'

黎寶兒雙眸不受控製的積滿了眼淚,淚珠再次從眼眶裡掉出。

她再度看向了手臂上所刻著的名字,心裡彷彿堅定了某種信念。

這絕對不是假的,秦禦凱,一定曾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