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一百五十四章ù宮銘,為什麼鑽戒在你手裡

"宮銘,你手上的鑽戒,是哪裡得到的?為什麼你會有"

寶兒雙手顫抖,不知怎麼的,雙眼不自覺的又積滿了淚珠。

宮銘疑惑的看向了中指上的鑽戒。隨後搖搖頭:"我也不記得了,隻是記得我醒來的時候,這個鑽戒已經在我的手掌心裡。"

他記得他醒來的時候。鑽戒就好好的躺在他的掌心裡。

但是關於鑽戒的記憶,他完全冇有。一開始,他也想過要將鑽戒給扔了。但是最後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還是冇捨得扔掉。

留下來之後就戴在了手指上,但是鑽戒的尺碼對於他而言,完全不合適。

所以,他還想著哪天要去改改鑽戒的圈號。

就在這個時候,他纔看到,寶兒的手裡,也緊緊抓著一枚鑽戒。

她手心裡的那枚鑽戒,顯然和他的是一對的。

"寶兒,你也有鑽戒?難道說,我們訂婚了?"

宮銘仔細的翻找著之前所有的記憶,但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關於訂婚的記憶和鑽戒的記憶。

寶兒低下了腦袋,一直沉默不語。

顧蔓蔓眨了眨眼睛,許久都反應不過來:"孩子,你和我們家寶兒是什麼關係啊?"

"阿姨,我和寶兒是朋友關係,但是,我會追求寶兒。我喜歡寶兒。"

宮銘認真的對著麵前的女人恭敬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

寶兒低下腦袋,雙手緊緊的攥緊成了拳頭,"爸爸。媽媽,你們都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顧蔓蔓一行人紛紛起身,最後還是將擔心的眼神收回,離開了房間。

時間過的很快,幾天過去了,寶兒依舊是之前的狀態,不說話,不愛笑,時常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

顧蔓蔓一行人擔心不已。卻又冇有辦法。

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寶兒是在難過什麼。

"老公,這樣不行。再這樣下去,寶兒一定會出事的。我得好好開導開導她!"

顧蔓蔓焦急的朝著樓上走去。

突然,房門被打開,房間裡的寶兒已經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她看起來不太好。蒼白無力的小臉冇有任何的活力和血色,眼下的黑眼圈和眼袋更是明顯,看著讓人覺得格外的心疼。

也許是很久都冇好好吃飯了,寶兒一個冇站穩,就朝著地上摔去。

顧蔓蔓立即扶住了她,忍不住擦眼淚:"寶兒,有心事你就和我們說。我們都是你最親近的家人,我們一起解決。你不要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憋在心裡。"

"媽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以後我不會再這樣了,媽媽,我有些餓了。"

黎寶兒對著她笑了笑,隨後看向了黎瑾澤:"想吃爸爸煮的麪條。"

黎瑾澤全然冇有猶豫,威嚴的中年男人熟練的裹上圍裙,就進了廚房。

飯桌上,寶兒一人坐在桌上吃麪,身邊圍著一群人看著。

黎寶兒將麪湯都喝乾淨了之後,這才放下了手裡的碗:"媽媽,我想成為和你一樣優秀的設計師。所以,我不能再頹廢下去了,我要完成夢想。"

"好,好孩子,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媽媽都支援你,我們都支援你。"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蔓蔓點下腦袋,隻要寶兒能恢複乾勁,恢複活力,那比什麼都好。

黎瑾澤看著乾乾淨淨的碗,心情不由的大好:"如果想要走設計這一行的話,你應該去秦氏集團。正好秦子默就是秦氏集團的董事長,到時候我先去打個招呼"

"爸爸。不用了,我就是秦氏集團的設計師。我不需要走任何的後門,我想要和媽媽一樣。憑藉自己的實力,完成夢想。"

黎寶兒的臉上是從所未有的認真。

黎瑾澤寵溺的看著麵前的小女兒,手輕輕的揉在了她的腦袋上:"好。去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吧,我們永遠都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生物研究基地的事情結束之後,彷彿一切都迴歸於平靜。

黎子辰研發出了隔壁老王留下來的化妝品,拿著這些年來自己存來的積蓄自主創業,將隔壁老王的化妝品做大,恢複以前的榮耀。

他為了能夠專心於這件事,將黎氏集團全部交給來顧子琛。

他則是帶著凱西,一同創業開創了新的公司。

公司的名字用的就是隔壁老王的名字:隔壁老王化妝品。

顧子琛和冷安安似乎也厭倦了那種打打殺殺的生活,辭去了特工一職。掌管裡黎氏集團,而冷安安則是心甘情願做他身後的女人,成為了顧子琛的助理。ùù

一切看似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宮銘則是在路上的時候被星探所發現。因為姣好的麵容,一舉成名,成為了當今炙手可熱的流量小生。

黎寶兒整理好了情緒之後,就回到了秦氏集團,繼續做她的設計師。

恢複了身份之後的她依舊隱瞞了黎家千金的身份,所以公司裡的人渾然不知,這就是黎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掌上明珠。

秦木雅穿著高跟鞋,走進了設計部,將手裡的資料人手傳了一份。

"下個星期,在米蘭有一場設計大賽。是所有新人大放光彩的機會,我會在你們中挑選三個最有潛力的設計師,帶去米蘭參加比賽。"

她的臉上儘是嚴肅:"當然,我看的是設計稿,你們有三天的時間準備。"

說完,她就停在了黎寶兒的身後,手輕輕的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寶兒,我很看好你,加油。"

說完這話,她自己都愣住了。

奇怪,她什麼時候和寶兒這麼親近了?

做出這些舉動,就彷彿是出於本能反應一般。

黎寶兒雙眸死死的鎖定在了麵前的資料上,上麵米蘭二字彷彿帶著無數夢幻的光芒。

當初,媽媽就是在米蘭的秀場上大放光彩的

秦木雅一走,其他的設計師紛紛聚集到了寶兒的身邊,一個個陰陽怪氣的說著。

"某人真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和主席設計師秦木雅這麼親近呢。"

"看來,某人是內定的了呢。"

"果然是下流的人,用下流的手段啊。"

黎寶兒平靜的站起,拿起一旁的挎包,反手就朝著身後幾個女人的臉上砸去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