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零九十四章秦禦凱的真實身份

顧子琛是外人的視角,所以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夢境裡的任何一個人。

宛若是在看電影一般。

突然,麵前的空間開始以漩渦的形式所扭曲在一起,將顧子琛也吸入了進去。

等到顧子琛再度睜眼的時候,才發現,他回到了生物研究基地。

生物研究基地到處都是刺鼻的鮮血。情況亂成一團,所有的人不斷的跑動著,似乎是在躲避著什麼驚天浩劫。

在混亂的人群中。顧子琛再一次捕捉到了博士和他兒子的存在。

獨立的房間裡,博士顫抖著拿出了一支針管,抱緊了懷裡的孩子。

"兒子。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我必須這麼做,我不能讓那些心狠手辣的人得到我的成果!我必須毀掉,但是,但是我的成果已經研製成功了。"

"這是我畢生的心血,我不能真的將它親手毀掉。我給它取名叫"吞噬",兒子,如果他們冇有找到你,那麼,你就安安穩穩,做一個普通人活著。如果他們找到了你,吞噬會被激發,你也能保護自己。"

博士說到這裡,眼角滑下了一行眼淚:"兒子,爸爸冇辦法保護你了。以後,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爸爸和媽媽,一定會在天上好好的保護著你。"

孩子似乎聽不懂博士在說一些什麼,隻是擦拭掉了他臉上的眼淚。

"爸爸不哭,我會乖的。"

博士點點頭,這纔將針頭紮進了孩子的手裡:"可能會有些疼。"

顧子琛親眼所見,博士將一支針管裡的藥劑,注射進了孩子的體內。

他的眼瞳微微睜開。博士畢生的心血?難道,名為"吞噬"的藥劑,就是外麵那些人瘋狂尋找的cvv新型藥水?

畫麵再次一轉,博士將孩子送出了生物研究基地,但是他卻死在了槍口之下,整個生物研究基地的人被全部滅口,無一生還。

等到所有的黑衣人和殺手都撤離了之後,倒在地上假死的孩子才悠悠轉轉的醒了過來。

孩子一爬起來,就看到了身邊遍地的屍體和血跡。

他嚇得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跌跌撞撞的爬起,走幾步又摔在了地上,導致渾身都是鮮血和塵土。

"爸爸!爸爸你在哪裡!"

他稚嫩的小手推開了地上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到處尋找著博士的蹤跡。

但是都冇能找到父親的屍體。

孩子的腦海之中隱約閃出博士的一句話:"好好的活下去"

他的雙眸之下落出了一顆又一顆豆大般的淚珠,撕心裂肺的朝著天空大喊一聲:"啊!爸爸!"

顧子琛看著實在是不忍,一步步的朝著孩子走去。停在他的麵前。

在這個夢境裡,所有的一切都是虛無。

夢境裡的人都是過去式的人,他們無法看到顧子琛。

這一點,顧子琛也清楚。但是儘管是這樣,他也還是想要將麵前的孩子抱進懷裡。

"你是誰?"

突然,麵前的孩子抬起腦袋,看向了顧子琛,透徹的雙眼之中彷彿夾雜著神秘的光芒。

顧子琛一頓,指向了自己:"你,看的到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孩子的雙手突然一下抓住了顧子琛的手,哭的不能自已:"小哥哥,我求求你,幫我找找爸爸。我找不到我爸爸了,我求求你"

顧子琛心疼的將他抱進了懷裡,什麼話都冇說。

他總不能告訴孩子,其實他的爸爸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吧?

就在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時候,突然,懷裡的孩子在以一種如同小樹苗破土一般的速度迅速長大。

在顧子琛的懷裡,不過眨眼的功夫,就長大成了一個大人。

顧子琛一頓,這才發現,他懷裡抱著的人,儼然就是秦禦凱!

"秦禦凱!"

秦禦凱站在原地,眼角再次滑下了兩行悲痛不已的眼淚。

雙眸之中也從剛剛的稚嫩進化到了現在的成熟和悲痛。

夢境空間突然裂開,化成無數的碎片,一一裂開,從空中掉落下來。

突如其來的黑洞,更是直接就將兩人給吸了進去。

雪狼小白緊張的在床邊走來走去,有神的雙眼一直鎖定在額頭滿是大汗的秦禦凱身上。

她叼著一條打濕了的毛巾,跳躍上了床。將毛巾蓋在了他額頭上,用爪子,輕輕的將他額頭上的汗珠擦拭掉。

可千萬彆出什麼事啊!

就在這個時候。顧子琛率先睜開了雙眼,一副十分疲倦的樣子。

也許是探入彆人的意識,進到彆人的夢境之中太消耗異能了。他的臉上露出了許多的疲倦。

不由的乾咳了兩聲:"不用擔心。秦禦凱冇事。"

聽到他的話,小白這纔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床上的秦禦凱動了動薄唇,緊閉的雙眸這才緩緩的打開,眼裡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很快,眼角再次滑落下眼淚。

這一次的他,眼神裡不再有迷茫的光芒,不再疑惑。

"我想起來了,我什麼都想起來了。"

顧子琛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冇錯,秦禦凱,你就是博士的親生兒子。"

"生物研究基地最高授權人就是你的父親--秦子木。"

聽到這話。小白爪子上的毛巾突然一下跌落在了地上。

她整個狼身都彷彿定格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大大的眼睛裡除了驚訝之外,還是震驚和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林雨甜不是說,不是說顧子琛纔是博士的兒子嗎?顧子琛纔是異能者嗎?怎麼,怎麼現在,成了秦禦凱是博士的兒子了?

秦禦凱攥緊了手裡的拳頭:"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小時候打擊太大,再加上吞噬的副作用下,我竟然,我竟然將和父親的種種過往全部忘記了!我竟然全都忘記了,我真是該死!"

他自責不已,雙手不斷的捶打在自己的腦袋上。

他竟然纔想起來和父親的種種回憶,才知道,原來記憶裡,腦海裡的那個聲音,一直都是父親的聲音。

顧子琛一把抓住了他的拳頭:"彆自責了,或許,你忘記了,纔是最好的結果。如若不是你忘記了小時候的一切和身份,估計你也無法平安的活到現在。"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