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零九十三章博士的兒子,是我?

顧蔓蔓仔細的打量著麵前的顧望,這才鬆了一口氣。

"子琛,你在就好了。"

她將之前遇到陳蘭兒的事情儘數說了一遍。

黎子辰先是皺緊了眉頭,"母親,你說。寶兒的母親看到你和寶兒接觸,反應很大?"

顧蔓蔓嚴肅的點下了腦袋:"我很喜歡寶兒那個孩子。但是一旦我和寶兒接觸,寶兒的母親就會將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寶兒的身上。"

"我看著實在是不忍。所以我纔想知道,到處,我們黎家是不是傷害了寶兒的母親。纔會讓她如此的牴觸寶兒和我們黎家接觸。"

黎子辰點下腦袋:"母親,你就放心吧,我現在就去調查。"

顧望看著麵前的女人,隻覺得格外的思念。

看著看著,眼裡就出現了不少的淚花。

在他那一世的時候,顧蔓蔓去世的很早,自從他執著於尋找寶兒之後,幾乎就和顧蔓蔓不怎麼說話了,也不常常待在一起。

整日就待在研究所,所以對於他來說,他覺得十分的愧疚,對不起她。

顧蔓蔓注意到他眼角的淚花,輕輕的拂去:"子琛,你怎麼了?"

她很少看到顧子琛流淚,在她的心裡,顧子琛一直都是非常成熟的人,也就在小時候看到她遇難的時候,他流淚了,寶兒失蹤的時候流淚了。

其他的時候,再也冇有過了。

顧望輕輕的搖頭:"媽媽,冇事。就是看到你,我很開心。"

能夠再次生活在黎家,和親人在一起,他真的很開心。

"傻孩子,說什麼呢。"她溫柔的笑著,隨後抱著顧望,輕輕的拍著他的腦袋。

另一邊的顧子琛成功從窗戶翻進了秦禦凱的房間。

雪狼小白對於強者有著自然的敬畏,一看到顧子琛來了,非但不叫。還乖乖的蹲在角落裡。

"顧子琛,你怎麼來了?"秦禦凱似乎有些不解。

顧子琛將手裡的照片遞給了麵前的秦禦凱:"找到一些證據,就來找你確認一下。我們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了,這照片裡的人就是生物研究基地的博士。"

"我曾撿到一本日記本,上麵記錄著一些繁瑣的事情。從上麵我可以得知,博士尚且有一個兒子。並且他的兒子一定還活著。"

似乎是注意到了顧子琛的眼神,秦禦凱不由得的指向了自己。

"你的意思是說,博士的兒子,是我?"

顧子琛點下腦袋:"是,我的確是這麼懷疑的。所以,我這一次來,是來確定你身份的。"

他說完,就將手裡的照片舉起,遞到了秦禦凱的麵前。

"你看看,這個照片裡的男人,是不是你在夢境裡所看到的那個博士。"

秦禦凱仔細的看了好幾眼,最後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其他的特征很像,金絲框眼鏡,但是,在夢境裡,我看不清楚他的臉。"

顧子琛手裡的拳頭拍在了掌心裡,"時間不夠了。"

他不能繼續耽誤下去,顧望的身體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日漸透明,怕是已經時日不多了。

他必須要儘快找到寶兒,將生物研究基地的所有謎團弄清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這麼想著,顧子琛就坐直在了秦禦凱的麵前:"如若你實在是想不起來,那我隻能用一些強硬的辦法,進到你的意識裡,看清楚博士的長相了。"

"但是在此之前,我得詢問你的意見,你願意嗎?"

進到彆人的意識之中,本來就是一種十分危險且冒險的做法。

一個不小心的話,就會長存於彆人的意識中,無法脫身。

且被探入意識的人,也會遭到反噬。到時候,兩人都會有生命危險。

秦禦凱握緊了雙拳,腦海之中再度浮現出了那句困擾了他許久的話。

"千萬不要讓人得到你的血!"

這團謎底。他的身份,他必須要全部弄清楚!

這麼想著,他冷眸裡的光芒就逐漸堅定了下來:"我願意。來吧。"

顧子琛微微頷首,這才舉起了散發著淡淡光芒的手掌心,捂在了秦禦凱的額頭上。

還準備發動異能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飛躍過來,一把推開了顧子琛的手。

隻見雪狼小白擋身在秦禦凱的麵前,四角抓地,擺出了一副要攻擊的樣子。

她在保護秦禦凱。

剛剛顧子琛和秦禦凱的話,她聽的清清楚楚。她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危險,所以,便頂著對於強者巨大的敬畏。還是跳了過來。

看著攻擊性強大的小白,顧子琛都愣住了。

秦禦凱伸出大手,輕輕的在小白毛茸茸的腦袋上拍了拍:"小白,不用擔心,顧子琛不會傷害我。"

小白轉過腦袋,瞪了他一眼,發出了嗚嗚的聲音,似乎是在指責著他。

'說什麼傻話呢!萬一你出事了怎麼辦!誰天天給我喂肉,誰天天帶我吃好的喝好的?!'

顧子琛蹲在小白的麵前,眼裡也多出了幾分的耐心:"放心,我一定會保護他不受傷害。"

也許是顧子琛眼神裡的堅定打動了小白,小白最後還是默默的退開到了一邊。

房間裡。

秦禦凱躺在床上,雙眸已經閉上。

顧子琛坐在床邊,聲音拉的悠長:"放鬆,現在,跟著你腦海中的意識和回憶,帶著我,重新回到過去。"

他的聲音彷彿有著魔力一般,很快就讓秦禦凱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

顧子琛也緊閉上了雙眼,似乎失去了意識。

等到他再度睜眼的時候,才發現,他回到了一個溫馨的小彆墅裡。

沙發上坐著一個小男孩,把玩著手裡的玩具,時不時看向牆麵上的時鐘。

"爸爸什麼時候纔回來啊。"

突然,大門打開,從外走進了一個身影:"兒子,我回來了。"

逆光之下,使得顧子琛無法看清男人的臉。

他幾步上前,停在了男人的麵前。

背對著門的逆光也隨著關門而逐漸退下。

就在兩人隻有幾厘米的位置的時候,顧子琛清楚的看清楚了對麵所站著的男人。

他驚訝的微微張開了嘴巴。

麵前的男人,正是照片上的博士!

而博士懷裡抱著的一個小男孩,也是十分的眼熟。

竟然,竟然像極了秦禦凱!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