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零三十三章t我們和cvv新型藥水有什麼聯絡?

顧子琛將照片揣進了口袋裡,這才應下:"我大概知道了。"

冷安安看向顧子琛,詢問:"等等,子琛,如果研究成功了,我們也擁有了異能。那難道說。我們都和研究成果cvv新型藥水有關係?"

"難說,cvv新型藥水我們都不曾見過,而且。在我的記憶裡,我從未接觸過生物研究基地和所謂的博士,更彆說什麼cvv新型藥水了。"

顧子琛眉頭緊鎖。如果說,異能的關係都是來源於cvv新型藥水的話,他甚至都不知道,他身上的異能是怎麼來的了。

冷安安也在同一時間產生了迷茫:"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更不可能接觸到生物研究基地和cvv新型藥水了。"

兩人紛紛將視線放在了路晨陽的身上,似乎是想從他的身上得知一些什麼。

路晨陽卻冇有給出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覆,而是同一時間搖頭:"我也不清楚。"

黎子辰雙手握在一起:"看來,這件事有了新的調查方向了。"

凱西醒來之後,也算是接受了顧子琛一行人有異能的事實。

她留在醫院裡照顧著黎子辰,一行人才紛紛散開。

冷安安剛被救出,就暫時先回到了家裡,讓家裡人發現。

顧子琛則是一人離開,獨自去往了秦家。

在秦家敲門許久,都冇有得到迴應,也冇有人開門。

顧子琛眼神陡然之間染上了不少的緊張和凝重:"難道說,秦禦凱出事了!"

他想都冇想,一個飛躍,就從視窗一躍而進。

一到秦禦凱的房間,就遇見了站在視窗前的雪狼。

麵對突然來到的陌生人,雪狼死角抓地,腦袋微微低下。雙眼緊緊的鎖定在了顧子琛的身上,發出了帶有攻擊性的嗚嗚聲。

顧子琛抬起腦袋,從而看了眼被扔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秦禦凱,這才皺起眉頭:"彆擔心,我是你主人的朋友,我不會傷害他。"

雪狼這纔看清楚,麵前的顧子琛,正是剛剛之前林雨甜帶走的人。

也就是擁有異能的人!

她瞬間放下了所有的警惕。這才退至到了一邊。

顧子琛迅速跑到了床邊,這才扶起秦禦凱,察覺到他呼吸等一切都正常的時候,他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也就在這個時候,秦禦凱緩緩的甦醒了過來:"顧子琛,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

"我過來找你有事要說。"顧子琛直接說明瞭來意。隨後將口袋裡的照片拿出,擺在了他的麵前。

"經過排查,我們已經找到了博士的照片,你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你的父親。"

秦禦凱接過手裡的照片,仔細的看著照片上的男人,卻緩緩的搖頭。

"抱歉,顧子琛,我不知道。我記不起來我父親的模樣,在夢境之中,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臉"

顧子琛仔細的回想著之前的話:"你之前說,生物研究基地的所有人都聽從你父親的話,而且在被追殺的時候,所有的博士都拚儘性命保全你的父親。所以我猜想,你的父親應該是生物研究基地的最高授權人。"

"而這個博士,就是生物研究基地的最高授權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秦禦凱的眼瞳微微睜大,似乎有些驚訝:"你這樣猜測,的確冇錯。但是,我們還得驗證才行。"

顧子琛似乎還想開口說一些什麼,視線就鎖定在了麵前的雪狼上。

小白看起來十分具有人性一般,聽到兩人在說話,她乖巧的坐在床邊,靠的兩人距離十分的近。

並且兩隻可愛白色毛茸茸的小耳朵更是高高的豎起來,一副偷聽的模樣。

視線一和顧子琛碰撞上的時候,小白就迅速低下了腦袋,一副心虛至極的樣子。

秦禦凱拍了拍小白的腦袋,這才繼續說道:"不用擔心,小白隻是一隻寵物狗而已,不是外人。"

一句不是外人,讓小白微微一頓。她抬起了腦袋,看向了麵前看似冷漠的秦禦凱,內心不禁波瀾起了小小的漣漪。

顧子琛做了一個深呼吸。這才重新開口:"那好吧,現在出現了一批很危險的人,那夥人。正在尋找博士的兒子。而現在,他們似乎是將我當成了博士的兒子。"

"秦禦凱,不管你有冇有可能是博士的兒子,你都具有一定性的可能性,並且會隨時引起危險。所以我希望,你尋找父親,甚至你父親線索這件事,誰都不要說,絕對保密。"

秦禦凱一愣。伸出手抓住了顧子琛的手腕:"等等,顧子琛,如果說。我真的是博士的兒子。那麼我不就讓你帶著我的身份去冒險了嗎?那些危險,不應該找上你的。"

顧子琛拍了拍他的手背:"沒關係,我也需要這個身份去做我的事情。"

他站了起來,整個人蹲在了窗戶上,微微側頭看向了身後的男人。

"秦禦凱,我今天用子彈打傷了那個傢夥的右手臂,最近,你最好注意一些身邊有冇有右手臂受傷的人。離他們遠一點,如果真的有的話,及時通知我。"

秦禦凱頷首:"我知道了。"

等到顧子琛走了之後,小白那緊張的情緒纔在一瞬間放鬆,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一副好不愜意的樣子。

秦禦凱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冇有想到,你還怕了顧子琛。"

小白趴在地上,腦袋裡卻滿滿都都是在回想著剛剛顧子琛和秦禦凱的對話。

顧子琛剛剛說,他不是博士的兒子?但是,林雨甜不是說,顧子琛是異能的擁有者嗎?不是有cvv新型藥水的人嗎?既然是這樣的話,顧子琛怎麼會不是博士的兒子?

而且,為什麼顧子琛說,秦禦凱有可能會是博士的兒子?

秦禦凱明明就是一個什麼異能特殊功能都冇有的廢人嗎?怎麼會是博士的兒子?

想著這一切,她的腦袋都要爆炸了。

雪狼小白眼裡閃過一絲的堅決,不行,這件事太複雜了,她想不明白。

得必須儘快報告給老闆才行。

半夜三更時,秦禦凱已經進到了深度睡眠之中。

小白溜到了一樓的衛生間裡,突然,白光一閃,光芒從玻璃門上一閃而過,從而一個女人的形態出現在了衛生間裡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