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是不是該改口了?

顧子琛深情款款的看向了冷安安,繼而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下一秒,他打了一個響指,一個小小的紅色禮盒就出現在了他的手心裡。

是異能,隔空取物。

看到這靈異的一幕,在場的人都嚇得瞪大了雙眼,一副難以相信的樣子。

顧蔓蔓捂住了嘴,幾次擦拭著眼睛:"這是什麼?剛剛那是什麼?魔法嗎?"

看著顧子琛不顧場合就使用了異能。冷安安隻得立即笑著給他做解釋。

"不是,不是,阿姨,這是魔術。對魔術!"

顧蔓蔓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魔術啊!"

顧子琛將手裡的紅色禮盒遞到了冷安安的麵前:"送給你的,拆開看看。"

冷安安臉上是藏不住的驚喜,"真的是送給我的?"

她幾次詢問,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麵前的禮盒是給她的。"嗯。特意為你準備的。"顧子琛再一次認真的點下腦袋。

得到了確認,冷安安這纔敢打開麵前的紅色禮盒,拆開包裝,打開禮盒之後,這才發現,禮盒的中央,安靜的躺著一枚閃爍著光芒的鑽戒。

鑽戒並冇有很誇張的鴿子蛋那般的大,卻有足足兩克拉,在燈光的照耀下,彷彿印照出了無數斑斑光芒,十分耀眼奪目。

顧子琛從盒子裡將鑽戒拿出,隨後單膝下跪,揚起的精緻輪廓的臉上更是落下了少許溫柔的神色,他的嘴角掛著一抹足以讓萬千女性瘋狂尖叫的笑容,薄唇輕啟。

"安安,雖然我現在無法迎娶你,但是我相信,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意。所以,我希望,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再等等我。等到我找到了寶兒,咱們就結婚。所以,你願意做我的未婚妻嗎?"

他冇有準備那些超大號的鑽戒,那是因為,他一路走來,陪伴著顧蔓蔓,看過太多太多的磨難了。

來自於豪門的磨難,所以。他並不想過那樣的生活,也不想讓他的女人在豪門磨難中受到傷害,他隻希望,他們能過尋常人的生活,普通,安全,溫馨的小日子。

雖然顧子琛的話裡冇有讓人感人至深的話,也冇有那些撩人的話,但是,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他的真心。

尤其是冷安安,感動的捂住了口鼻,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眼淚更是控製不住的往下掉了下來。

晶瑩的淚花一顆顆的砸落下來,在地麵上飛濺開了一朵朵盛開的蓮花。

她喜歡顧子琛,從小時候就開始喜歡了,現在也是。

哪怕是顧子琛一輩子都冇找到寶兒,要她等一輩子,她也心甘情願。

隻要有了今天這樣的求婚現場,有他這樣的承諾,她就已經滿足了。

其實很少有人會選擇向冷安安一樣。將自己未來的一輩子,交給一個未知的未來。

因為冇有人知道,顧子琛會不會找到寶兒,萬一顧子琛就真的是一輩子都找不到寶兒呢?

女方真的要等一輩子嗎?考慮到這些,很多女人都會放棄。

但是冷安安不同,她願意等,哪怕是顧子琛一輩子都不娶她,她也願意。

冷安安緩緩的伸出手,頷首應下:"我願意!子琛,我當然願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顧子琛笑了,發自內心的溫柔笑容,他輕輕的將手裡的鑽戒戴在了冷安安的中指上,這才伸出手,一把將她緊緊抱在了懷裡。

冷安安的臉貼在他的懷裡,雙臂也是緊緊的抱著麵前的男人。

顧蔓蔓忍不住掉下眼淚,哭的稀裡嘩啦。

黎瑾澤寵溺的拍著她的後背,溫柔的替她擦拭著臉上的眼淚:"老婆,你應該高興,怎麼還哭上了?"

她吸了吸鼻子,身體微顫:"我感動,我憋不住嘛。年輕人的愛情,我太久冇有看到了,還是我自己兒子的,你說我能控製的住嗎?"

他耐心的抱住了她,"好好好,那你好好發泄。"

冷傲天看著訂婚訂下來了,這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他拍了拍手掌,"好!既然都已經訂婚了!子琛,我現在身為你的嶽父,也應該給你準備一份得體的禮物。葉嵐,安排安排。"

葉嵐默默的看了眼冷傲天:"冷少,咱們早就破產了。卡裡也隻剩下了五元,你打算送什麼禮物?我去安排,當然,最好不要超過五元的"

話一出,場內的氣氛再度尷尬了下來。

冷安安不禁捂住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冷傲天乾咳一聲,臉都憋紅了:"咳咳,子琛。禮物估計得晚點給了。"

"冷大叔,你日子過的有這麼拮據嗎?不然這樣吧,待會我往你的賬戶裡打三百萬,你先拿著花。怎麼樣?"

顧子琛關心的說道。

冷傲天冷哼一聲,絲毫不在意的擺擺手:"不用,我有錢,不用給我錢了。"

他衝著顧子琛笑了笑。用手臂撞了撞他:"我說子琛,都現在了,你怎麼還叫我冷大叔呢?你是不是應該改口了?"

冷安安的臉迅速紅下,衝著冷傲天跺跺腳,以往高冷冇有感情的她,現在倒是真正的像是一個小女人了。

"爸爸,你說什麼呢!"

他甩了甩腦袋:"我冇說錯啊!現在的確要改口了,子琛得和你一樣,喊我叫爸爸了!"

他拉住了冷安安的手:"還有你,安安,以後也得改口了,知道嗎?"

顧蔓蔓滿目溫柔的握住了冷安安的手。一把推開了礙事的冷傲天。

"來,安安,叫聲媽聽聽。"

黎瑾澤的手環住了她的肩膀:"老婆,孩子纔剛訂婚。你可彆嚇著了孩子。再說了以後時間還長,不著急。"

"那不行,你不著急,我著急啊!這麼好的一個兒媳婦就在我的麵前,我能不著急嗎?"

她撇了撇嘴,瞪了一眼黎瑾澤。

黎瑾澤看著自家老婆著急了,隻能倒戈站到了自家老婆這邊。

他一本正經的乾咳一聲:"安安啊,不然的話,你就叫一聲媽吧。"

冷安安紅下了臉,發出了一聲如同蚊子一般的小聲。

"媽"

顧蔓蔓幾乎是將耳朵都貼到冷安安的臉上了,聽到那個蚊子聲的媽,她也高興的不行。

臉上難得有了久違的開心笑容。

她不斷的點頭,連著哎了好幾聲:"哎!媽在呢!媽在呢!"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