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ú顧子琛,你是我最後的希望

顧子琛在外調查生物研究基地的情況,因為和秦禦凱算是合作的關係,所以將他也給帶上了。

兩人又一次來到了所謂的鬼地,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這裡就是你想要瞭解的生物研究基地,十幾年前是。現在被稱為鬼地。"

顧子琛解釋的說著。

秦禦凱從他的嘴裡得到了確認,這才低下了眸子。

他猜到了,一開始他就猜到了。這個地方和他夢境之中的地方很是相似。

"這裡死過很多很多的人。"

話一出,顧子琛就向他投去了驚訝的光芒,隨後恢複平靜。

"嗯。這個生物研究基地的人幾乎是全部都被殺害了,所以,外界都說,這裡聚集了數千條亡魂。"

秦禦凱一步步的走到了看似長滿了青苔,破舊的高樓前,手輕輕的擱置在了門上,似乎是想進去。

顧子琛一隻手就抓在了他的手腕上,阻止了他的舉動:"這裡比你想象中的更危險。"

秦禦凱看了眼他,這纔將手縮了回來:"你現在知道關於這裡的多少資訊?"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全部告訴我,因為這裡的一切和我的記憶息息相關。"

顧子琛雙手安在褲袋裡,這才緩緩開口:"十幾年前,生物研究基地隕滅,死了數千人,但是,訊息卻被壓下,將這件事隱瞞了下來,甚至可以做到不被任何人發現,網絡上一點資訊都查不到。"

"我相信,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

秦禦凱默不作聲,像是認同了他的話。這才繼續看向了他。

"你是說,殺害了生物研究基地所有的人是一個大人物?"

顧子琛輕輕的搖頭:"大人物不大人物的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那個人一定有過人之處,所以,纔會讓國家都懼怕,甚至隱瞞這件事。所以這幕後一定有一個很大的秘密,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完了?就這些?"秦禦凱聽完隻覺得依舊是雲裡霧裡。

顧子琛頷首,"嗯。冇了。"

他並冇有說完,也冇有告訴秦禦凱,生物研究基地還出現了怪物的事情。

做人留一線,萬事不把所有的底牌都亮出去,這是聰明人的做法。

說是合作,但是顧子琛現在並冇有完全的信任秦禦凱。他也不敢肯定的是,秦禦凱所說的小時候的記憶,是不是在騙他。

"很多的黑衣人,殺了生物研究基地的所有人。"秦禦凱隻能夠記起夢境之中那些包裹嚴實的黑衣人,但是具體要說有什麼特點的話,他還真是記不清楚。

他更為關心的是,那個出現在夢境之中,穿著白大褂,渾身都散發著神秘氣息的博士到底是誰。

秦禦凱也冇有完全信任顧子琛,所以,他也冇有告訴顧子琛,關於那腦海之中的的聲音,叮囑著他不要讓彆人得到他血液的事情。

"你可以著手去調查一個人,或許從那個人的身上,可以調查出關於生物研究基地的事情。"

顧子琛眼裡瞬間就散發出了好奇的光芒:"什麼人?"

他試著從各個方向調查,但是都無功而返,找不到入點。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秦禦凱張了張嘴:"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我在夢境之中聽到過,生物研究基地的人喊他為博士。"

顧子琛的手輕輕從下巴處滑過,眯起的眸子似乎是已經在思考了:"生物研究基地的博士?"

"好,我明白了,這件事,我會好好調查清楚。還有,秦禦凱,這裡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所以,我不在的時候,你不要擅自來這裡。特彆是晚上的時候,明白嗎?"

顧子琛多了一份耐心囑咐著說道,"還有。最要記住的是,不要帶著寶兒來冒險。"

"你放心,我絕不會帶著她來冒險。"秦禦凱頷首。他就是擔心寶兒會受此牽連,所以故意今天都冇帶她。

說完之後,顧子琛就第一時間離開了現場:"嗯。如果我查到了什麼資訊,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看著顧子琛開車揚長離去,秦禦凱的雙眸之中都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顧子琛,你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顧子琛一回到黎家,這才發現冷安安正被黎家的人圍坐著,受寵極了的畫麵。ú

看到相處融洽的冷安安和冷傲天,顧子琛似乎是難以置信的擦了擦眼睛。

"子琛,你回來了。"冷安安立即站起,衝著他笑了笑。

顧子琛走過到她的麵前。伸出手掐了一把她的臉蛋,感覺到手心裡那真實的手感,他才驚訝的張了張嘴。

"這是真的。"

冷安安也不客氣的伸出手在顧子琛的臉上掐了一把:"這是真的。"

他內心的大石頭也算是真正的落了下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冷大叔怎麼突然之間就"

冷傲天站在。在顧子琛的肩膀上拍了拍:"子琛,其實安安就是我尋了十幾年的親生女兒,她之所以之前會仇恨我,想要殺了我,都是誤會。"

"現在誤會都已經解除了,自然就跟著我一起回來了。"

聽到他的解釋,顧子琛眼裡擔憂的光芒也漸漸的消散:"那就好。"

冷傲天不緊不慢的抓住了顧子琛的一隻手,繼而又輕輕的握住了冷安安的一隻手,他默默的將手裡的兩隻手重疊在了一起,隨後語重心長的拍了拍。

"子琛,既然誤會都已經解除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娶我家安安啊?"

顧子琛一頓,本能的就將手縮了回來:"冷大叔,寶兒冇有找到,我無心組建家庭。"

聽到他的話,冷傲天似乎有些來氣:"什麼叫無心?安安陪在你身邊可這麼多年了,若是她離開了,你以後想要再找到這麼好的女人,可難了!"

"爸爸,你說什麼呢!我這輩子除了子琛,再也看不上其他的男人,而且,我理解子琛。"

冷安安看似很冷漠,但是卻把這輩子所有的溫柔,全部都給了顧子琛一人。

冷傲天聽到她的話,隻覺得冇脾氣。

他是故意這麼詐顧子琛的,結果自家女兒自己跳出來和他跳對手戲。

"冷大叔,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安安是一個好女人,我自然不會讓她有機會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