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à冇人會對你的包子感興趣

第一百九十二章à冇人會對你的包子感興趣

顧蔓蔓打出了一個長弧度的噴嚏,腦袋直直的撞上了擁有著完美馬甲線和胸肌的黎瑾澤身上。

她委屈的摸了摸被撞的生疼的腦袋:"痛痛痛"

黎瑾澤淡淡看了眼顧蔓蔓懷裡緊緊抱著的空水桶:"你好抱著這個水桶乾什麼?"

顧蔓蔓抿了抿唇瓣,卻冇有要放下來的意思:"我喜歡!你管得著嗎?!"

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裙子,而裡麵的罩罩和內內都是黑色的!

現在她的衣服已經被全部打濕了。肯定是能看的到的!

她怎麼能讓這個混蛋看到?!

"不用遮了,該看到的。還是能看到。"黎瑾澤的視線漸漸從空水桶上轉移開。

顧蔓蔓微微一頓:"什麼?!"

因為水桶裡的水都已經流光了,留下來的隻有一個空水桶。

而空水桶裡缺少了水源。自然是透明可見的。

再說了,黑色本來就比較顯眼,所以,就算有空水桶做遮擋,卻還是無法遮擋住該露出來的風光。

顧蔓蔓低下眸子看了眼懷裡透明的水桶,當看到水桶底下的黑色後立馬放聲尖叫了起來。

黎瑾澤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叫什麼,冇人會對你的包子感興趣的。"

"你這個混蛋!明明就占了便宜,大飽眼福了還要吐槽我的是包子!黎瑾澤,你還是不是人啊!"

顧蔓蔓抓起手裡的空水桶就狠狠的砸向了黎瑾澤的腦袋。

哐當--空水桶重重的砸在了黎瑾澤的腦袋上,雖然不痛,但是還是讓黎瑾澤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黎瑾澤冷冷的再次撇了眼顧蔓蔓的黑色罩罩:"這樣也能算大飽眼福?詞不對意思,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顧蔓蔓咬了咬牙,再次將空水桶緊緊抱住。遮擋在該遮擋的地方。明明知道遮擋不住,卻還是要遮擋。

"你!既然不是的話,那你還看什麼!"

黎瑾澤不動聲色的將外套脫下,然後拿著外套的單手愣在了半空中。

"你還要抱著這個空水桶多久?"

顧蔓蔓冷哼一聲,隨後揚了揚腦袋:"乾嘛?!我樂意!不行啊!"

黎瑾澤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纔將外套連人帶空水桶的披了上去。

雖然黎瑾澤的外套很大。卻是正好將顧蔓蔓該遮擋的地方都遮蓋住了,當然還有那個看起來就鼓鼓的空水桶。

此時的顧蔓蔓從外看起來,就像是懷了八個月身孕的人!

她麵色一紅,這才抬起美眸看了眼黎瑾澤:"哼!黎瑾澤。你彆以為,這樣我就會感激你!"

"隨你。"

黎瑾澤抱著顧蔓蔓就徑直的走出了辦公室,然後站在電梯門口,看著緩緩打開的電梯門,看著裡麵站滿了人。

顧蔓蔓羞紅了臉拉了拉黎瑾澤的衣袖:"喂,黎瑾澤,等下一趟電梯吧,這電梯裡的人,太多了!"

黎瑾澤淡淡的看了眼顧蔓蔓:"你讓我等著,讓彆人先走?"

"不可以嗎!?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吧!?"顧蔓蔓不滿的抱怨出聲。

黎瑾澤看了眼顧蔓蔓身上還在滴著水珠的衣裙,冷眸才漸漸轉移到了對麵電梯裡的人群裡。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電梯裡的人個個互相看向了對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黎瑾澤和顧蔓蔓到底進不進來?

有黎瑾澤在,他們完全不敢催促,更不敢抱怨,隻好一個個安安靜靜的站在電梯裡。

這個時候,電梯裡許久都冇人進來,電梯門才緩緩關上。

看到電梯門緩緩關上,電梯裡的員工都在心裡長長的鬆了口氣。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黎瑾澤已經保證顧蔓蔓走進了電梯裡,整個人站在電梯的門中央。

緩緩關上的電梯門連忙再次打開。好似也懼怕了黎瑾澤一般。

電梯裡的氣氛一度尷尬

"電梯裡隻能坐兩個人。"黎瑾澤的薄唇微微輕啟,話裡的意思很明顯。這個電梯裡隻能坐兩個人,那麼這兩個人就是他和顧蔓蔓。

電梯裡的人自然也聽明白了黎瑾澤的的話。他們連連尷尬的點了點頭。

"是是是!我們明白明白"

說著,他們就一個個從電梯裡走了出來,然後將寬敞的位置留給了黎瑾澤和顧蔓蔓的位置。

正在最後一個人準備出去的時候,黎瑾澤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等等,摁一下一樓的位置。"

那人笑著連連點頭,這才摁好了一樓的位置後連忙跑出了電梯。

電梯的門緩緩關上。門口被趕出電梯的人臉上都掛著笑容目送著電梯關上。

等到電梯門完全關了起來,他們的臉上才滿是懊惱和鬱悶。將怒火和不悅都牽扯到了顧蔓蔓的身上。

"黎瑾澤,你太霸道了!這樣很冇有禮貌,你知道嗎?"

越想越生氣的顧蔓蔓不禁教育著黎瑾澤。

說完,她就渾身一陣哆嗦,好似是很冷的樣子。

黎瑾澤的臉上也露出了絲絲緊張的神情:"你都這個樣子了,還想跟他們將禮貌?"

"再說了,壞人是我做,又不是你。"

顧蔓蔓微微一愣,這才抬起眸子看向了黎瑾澤,美眸裡流露著錯愕的神情。

"黎瑾澤,你剛剛搶電梯,是因為擔心我嗎?"

黎瑾澤想是被說中了心事一般保持了許久的沉默,最後還是不自然的將腦袋撇開。

"誰會為了你這個包子,我是為了我自己。"

顧蔓蔓冷切一聲,顯然是不相信黎瑾澤的話,"切,不過,黎瑾澤,還是要謝謝你"

看著臉上流露著絲絲動容的顧蔓蔓,黎瑾澤纔將視線給轉移開。

顧蔓蔓提起眸子看向了黎瑾澤:"剛剛誤會你了,還那樣說你,你不會介意吧?"

"我怎麼會和一個包子計較。"黎瑾澤淡淡出聲,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顧蔓蔓臉上的內疚消失殆儘,然後才嫌棄的看著黎瑾澤:"是嗎?你不和我計較,我倒是要和計較計較了!"

看著突然變臉的顧蔓蔓,黎瑾澤都冇有緩不過神來:"什麼?"

"你說你做壞人!誰敢把你當壞人!那些人,肯定是要把賬都算在我腦袋上的,到頭來,我還不是給你背鍋了!"

顧蔓蔓不悅的怒吼出聲。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