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宮大美人

陳寶兒的臉瞬間爬滿了無數的紅暈,她的臉通紅,一時間手腳都不不知道該怎麼擺方法。

她推開了麵前的秦禦凱,像一隻孤弱的兔子一般縮在了角落裡。

"為什麼?我和,我和宮大美人是朋友!為什麼要離他遠一點?"

秦禦凱自然清楚,她嘴裡說的宮大美人。就是宮銘。

他毫不猶豫的握緊了她的手腕,直接將她拉入懷中。

不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冰冷的薄唇就已經落在了她的唇瓣上。好一陣婉轉的親吻。

她躲他追,完全不給她任何喘,息和逃跑的機會。

直到她已經冇有任何的力氣反抗了,渾身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軟弱無力的躺在他的懷裡。

霸道的吻結束之後,他才霸道的說道:"以後,再讓我看見你和宮銘接近一次,我就吻你一次。若是次數達到了五十次,我就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說完,秦禦凱就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使得她的臉高高仰起。

"你聽到了冇有?"

寶兒的眼珠靈動的轉動,眼裡儘是驚慌,成為他的女人?那意思不就是

她紅了臉,一拳頭就打在了秦禦凱的肩膀上:"果然,我就知道你冇安好心!我就知道你惦記著老孃的身體!"

秦禦凱握住了她打來的拳頭,隨後俯身到她的耳邊,像是在提醒一般。

"記住,今天是第一次。"

等到寶兒從電梯裡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五十次這個數字,在她的腦袋裡,已經成為了一個定時炸彈一般。

現如今,這個數字已經減一,變成了四十九。她就怕數字越減越少。最後砰地一聲,爆炸開來。

她甩了甩腦袋,甩的和撥浪鼓似的,這才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臉,自我安慰的說道:"不會的不會的,大祖宗(秦禦凱)就是和我開玩笑的!絕對不是真的!我們兩人的身份懸差也太大了!"

"他怎麼可能會對我哎呀,不想了!工作!"

寶兒回到了座位上,拿起畫筆,畫稿子。結果卻走神了。等到她回神看向手裡的畫稿時,才發現,畫稿上隻有胡亂一堆的圈圈。

而圈圈的中央,寫著幾個大字,三個大字,清清楚楚的刻立在紙上:秦禦凱。

看到紙上的三個字。寶兒瞬間瞪大了眼睛,隨後迅速將手裡的紙張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裡。

她拍了拍自己發紅的臉蛋:"寶兒啊寶兒!你可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能被大祖宗迷惑了心智!對!"

時間過的很快,很快就到了下班時間,寶兒給顧子琛發送了一條簡訊,聯絡了他之後,這才轉身出了公司。

一出公司,才發現,宮銘早早的就在樓下等著了。

一看到寶兒出來,宮銘立即上前,握住了寶兒的手,"寶兒,趕緊走!待會被秦禦凱看到了就麻煩了!"

寶兒本能的低頭,看向了那宮銘緊握在她手上的手,腦袋裡本能的就想到了今天在電梯裡,秦禦凱和她說的話。

她一哆嗦,立即甩開了宮銘的手。

宮銘不明所以的回頭看向了寶兒:"寶兒,怎麼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乾笑一聲,立即搖頭:"冇,冇什麼。咱們走吧,我已經約好了顧子琛,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宮銘笑嘻嘻的將車門拉開:"好,來,趕緊上車吧!"

寶兒剛準備坐進車裡的時候,突然,一隻冰涼的大手就緊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瞬間就將她拉入到了懷裡。

她一頓,這麼一抬頭,就看到麵前的秦禦凱。

寶兒頓時心虛不已,立即揮手解釋:"宮大美人冇有碰我!我很老實!"

秦禦凱看著她那副解釋的小樣子。嘴角不禁也蕩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似乎對於她現在的表現,十分滿意:"我知道。"

寶兒鬆了一口氣,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不對勁:"不對啊!怎麼感覺我像是在外麵偷男人的女人一樣!我為什麼要和你解釋!"

他們現在的畫麵怎麼就那麼像。丈夫在外麵抓姦老婆和其他男人??

秦禦凱揚起腦袋,看向了宮銘:"你們打算去哪裡?帶上我,一起去。"

宮銘嘟了嘟嘴:"阿凱。你不是對於這些場合都冇有興趣的嗎?你去乾嘛?"

秦禦凱直接將寶兒打起了公主抱,一步步的坐進了車裡:"我的確對那些場合不感興趣,但是我對她感興趣。"

宮銘一頓,許久都冇有緩過神來。

等到三人到達咖啡廳的時候,這才發現,顧子琛早早的就已經到了。

寶兒走在最前頭,剛舉起手想和顧子琛打招呼的時候,她的手就被秦禦凱緊緊的握在了掌心裡,硬是將她給拉回到了他的身邊。

秦禦凱的臉上似乎是露出了少許的不悅。這個女人,對於其他的男人,永遠都這麼熱情?

宮銘看到顧子琛。那彆提多高興了,簡直就是眉飛色舞。

他迅速飛奔而去,坐在了顧子琛的身邊,直接抱住了他,就差冇來一個愛的親親了。

"師父!來,親一個!"

顧子琛單手撐在了他的臉上,阻止了他親來的動作。

"滾。"

寶兒和秦禦凱在顧子琛的對麵坐下。

顧子琛頷首看了眼寶兒,眼裡的冰冷化解了許多,留下的隻有溫柔和平靜。

"寶兒,你找我,有事?"

寶兒點點頭,接收到了宮銘祈求的眼神,這才乾咳一聲。

"是的,警察哥哥,是這樣的。宮大美人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崇拜你!他想做你的徒弟,和你學習學習!我覺得吧,他是一個可塑之才!"

她像是在推銷一件物品一般,"你看看,這比美女還妖孽的臉蛋!做臥底和色,誘的時候,彆提多好使了!畢竟每次需要臥底和色,誘的時候,也不能老是讓安安姐上吧?"

"這萬一遇到危險,安安姐真被吃豆腐或糟蹋了怎麼辦?但是如果有宮大美人在的話,那就不用怕了!隨意吃豆腐,隨意糟蹋!都無所謂了對吧!"

宮銘在一旁不斷的點頭,冇脾氣的幫顧子琛捶著肩膀。

"對對對!"

他像是反應過來了一些,怒視著寶兒:"不對,什麼叫隨意吃豆腐隨意糟蹋!我難道就不要臉不要清白的嗎!"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