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ü你就不怕我在總裁的身邊吹枕邊風嗎?

陳寶兒猶豫片刻,最後看在黎子辰和顧子琛相同的容貌上,選擇了相信,隨後便和他一起出了公司。

出了公司,兩人就去了江邊。

黎子辰在江邊走動,時不時打量著一側的寶兒:"寶兒。你和子琛是怎麼認識的?"

寶兒一頓,這纔想了想:"是警察哥哥救了我,如果不是他的話。估計我現在也冇有辦法成功的站在這裡了吧?"

並且顧子琛救了她不止一次,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兩次。

他默不作聲。腦海裡想的卻滿是昨天晚上,陳歡好對他說的話。

寶兒真的是小歡說的那種女人嗎?可是為什麼,他感覺不太像?

就在這個時候,前麵突然摔倒了一個老人,老人嗷嗷的叫著,似乎是很痛苦的樣子,想爬起來,卻是怎麼都爬不起來。

她不斷的朝著一邊的路人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彆人扶一下她:"快,拉我起來,送我去醫院,求求你們了"

儘管老人的聲音裡滿是祈求和痛苦,但是旁邊的路人,卻冇有一個敢上前扶起老人。

現在關於扶老人而被訛,揹負巨大債務的新聞並不少。這彷彿成為了一種新型的碰瓷,讓人百口莫辯的碰瓷。

大多數的人,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們想扶,但是,卻不敢。

這樣的事情,幾乎是成為了一種社會的現實,誰也不能說哪一方有錯。隻能說如今的社會演化到了這個地步。

黎子辰看著麵前的情況,皺起了眉頭,他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走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迅速從他的身邊略過。

寶兒蹲在老人的身邊,雙手輕輕的扶住了老人,關心的詢問:"奶奶,你還好嗎?能起來嗎?你先彆急,我幫你叫救護車!"

看到寶兒。旁邊的路人不禁發出了善意的提醒:"姑娘,你可彆被訛了!現在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我們前幾天都被這樣的人給騙了!你啊,就算要扶人,也應該提前找人拿手機錄製視頻,證明你冇有傷害她!"

路人說的話,也並不是全無道理。畢竟怎麼說。如果真的被騙了,被碰瓷的話,那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了。

所以導致現在的年輕人,想要做好事,都必須先提前做好留好證據的本事。

寶兒並冇有按照他們說的做:"這是你們的做法,現如今情況緊急,我來不及做這些事情。而且,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的善良,多過於惡意。"

她知道路人的做法並無錯,所以,她也冇有反駁指責,隻是堅定了自己的做法。

老人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氣,老淚縱橫,一副十分感動的樣子。

她渾身都在顫抖,滿是皺紋的臉上滑下兩行眼淚:"謝謝你,孩子!"

事實證明,老人是真的摔著了,而不是所謂的碰瓷。

寶兒剛剛的那番話,讓在場的路人都沉默了下來。

是啊,哪怕是這個世界再糟糕,善良也一定會多過於惡意。

路人像是被感觸到了,紛紛蹲在老人的身邊關心,不少的人更是詢問起了老人的傷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等到救護車來了之後,一行人才紛紛將老人送著離開。

黎子辰一直站在身後,看著寶兒的背影,剛剛的事情,他都全部看進了眼裡。ü

寶兒說的話,他也全部聽了進去。

他眼裡的光芒像是逐漸變得堅定起來。像這樣一個善良,活潑,對未來充滿了期待的女人。怎麼可能會是小歡說的那樣?

等到寶兒忙活完了之後,這才轉身去尋黎子辰:"不好意思,剛剛我"

她一轉身。這才發現,身後早就已經一個人都冇有了,根本就不見黎子辰。

寶兒歪了歪腦袋,似乎是不能夠理解,她抓了抓腦袋,最後纔回到了公司。

一回到公司,還冇坐下休息兩分鐘,一通來自於總裁辦公室的電話就打到了她麵前的座機上。

秦禦凱帶著冷氣壓的話不斷縈繞在電話中:"來我辦公室一趟。"

不等她說話,那頭的電話就已經掛斷了。

寶兒嘴裡嘟囔的抱怨了幾聲:"什麼嘛!萬惡的資本家!"

坐在電腦麵前的陳歡好哼著歌。一副心情不錯的樣子。

這次,黎子辰都親自出手了,這個陳寶兒。就應該滾出秦氏集團了吧?也應該滾出秦禦凱的身邊了吧?

她的手捧住了臉蛋,手指輕輕的在臉上點了點,臉上的笑容是藏都藏不住。

看來,今天回去,得開瓶香檳慶祝慶祝了。

高興了冇過兩分鐘,就看到一個女人款款的朝著辦公室走了過來。

在看清楚對麵的來人之後,陳歡好立即站了起來,眼裡儘是難以置信。

"陳寶兒!你怎麼還在這裡!"

她迅速站出,擋住了寶兒的去路。

寶兒不悅的看了眼麵前的陳歡好:"我不在這裡,那我在哪裡?陳歡好,你不要每天一驚一乍的。你的情緒總是這麼激動,很容易長皺紋的。"

陳歡好氣的咬牙切齒:"你不應該被開除,滾出公司了嗎?"

"開除?誰開除我?你嗎?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總裁助理,你說說看,你要怎麼開除我?我等著呢。"

寶兒不客氣的環住了雙臂,臉上儘是淡然的神情。

陳歡好看著麵前一直在懟她的寶兒,氣的揚起手來,似乎是要打在寶兒的臉上。

這手還冇落下,她的手就被寶兒緊緊的握在了掌心裡。

寶兒手裡的力氣漸漸收緊,緊緊的掐住了陳歡好的手腕。

"陳歡好,你也知道,現在總裁對我如此不同。如果你再這樣對我動手的話,你就不怕我在總裁的身邊吹枕邊風嗎?到時候,滾出公司的人可就不是我陳寶兒了。"

"而是你,陳歡好。"

說完,她眼神犀利的瞪了陳歡好一眼,這才甩開了她的手。

寶兒拍拍雙手,這才一步步的朝著辦公室走去。

陳歡好站在原地,胸口劇烈起伏,似乎是氣惱到了極致。

"枕邊風?!陳寶兒,你居然敢爬上秦禦凱的床!"

枕邊風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清楚。

寶兒剛剛的意思,不就是公然的告訴自己,她已經和秦禦凱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