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強吻

秦禦凱突然停下腳步,冰冷的視線在寶兒的身後周圍環視了一圈,似乎是在透過她的身後在看一些什麼其他的東西。

這條路十分的昏暗,昏暗的路麵隻靠著一盞盞散發著微弱光芒的路燈照耀著,根本就難以看的過於清楚,並且冇有路燈的地方。就是一片片的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我信。"

寶兒注意到他的眼神,還有他的話。默默的顫抖了一陣。

她的雙手緊張的握在一起,隨後顫顫巍巍的轉頭:"你你你,秦禦凱。你在看什麼?"

秦禦凱默默的後退了兩步,像是在躲避著什麼:"你的身後№№"

她咕咚一下,吞下了一口空氣,額頭上更是滲出了一層害怕的虛汗。

"什麼?難道,難道我的身後,有東西嗎?"

她停止了轉頭的動作,看向了麵前的秦禦凱,一雙眼睛更是緊緊的閉上,死都不睜開的樣子。

他看著麵前害怕的女人,心裡更是玩心大起:"彆動,來了№№"

他的這番話,更是讓寶兒徹底慌了神。

她再也忍不住了,啊的大叫了一聲,隨後迅速朝著秦禦凱所站著的方向跑了過去,隨後一個飛躍跳起,保持了一個熊抱的姿勢,跳在了秦禦凱的身上。

隻見寶兒的雙臂緊緊的抱住了秦禦凱的脖子,整個人都保持著一種掛在他身上的樣子,兩條腿更是不客氣的夾住了他的腰肢。

她的臉全部都埋在了秦禦凱的懷裡,不斷的蹭著:"不要不要不要!天靈靈地靈靈,土地公公快顯靈!不要讓鬼把我捉走了!我是良民。從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秦禦凱看了眼懷裡掛著的女人,左右甩了兩下,似乎是想將麵前的女人給甩下去:"下來。"

哪知道,他越是甩的厲害,寶兒就抱的越是緊:"我不下來!打死我,我也不下來!"

他眯起了閃爍著壞笑光芒的眸子:"當真不下來?"

"不下不下就不下!"她堅決的搖頭。

突然,秦禦凱一抬起雙臂,不客氣的抱住了懷裡的女人。

他的手抱住了她夾在他腰間的兩條腿,隨後一步步往前:"既然你不下來。那我們就這樣回去吧。"

寶兒的臉迅速紅了下來,這才鬆開了手,從秦禦凱的身上跳下。"你做什麼呢你!"

她心虛的回頭看了一眼,隨後迅速躲在了秦禦凱的身後。

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身後明明就什麼都冇有。

她一轉頭。就瞪向了麵前看似一本正經的秦禦凱:"秦禦凱,你居然嚇我!"

寶兒揚起手裡的拳頭,就朝著他打去。

拳頭還冇落下的時候,她的手就已經被秦禦凱緊緊的握在了手心裡。

一個用力,他就將麵前的女人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隨後順勢吻在了她的唇瓣之上。

溫熱的唇瓣在不斷的翻動中,帶著兩人的溫度,使得夜晚的冷空氣,變成了一團又一團的白霧。

秦禦凱的吻技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幾下下來,就讓寶兒有些站不穩腳了,香舌也是順勢撬開了她的齒貝,隨後滑入其中,捲起層層的芬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寶兒的臉異常紅潤,她一把推開麵前的男人,用力的擦了擦嘴。

"秦禦凱,你做什麼!"

秦禦凱的大拇指輕輕的滑過閃爍著晶瑩光芒的薄唇,似笑非笑的開口道:"若是下次還敢跟其他的男人亂跑,這就是懲罰。"

他指的就是這一次和宮銘去冒險的事情。

一路無聲的走到了家門口,正當寶兒準備拿鑰匙開門的時候,秦禦凱就握住了她的手,將她脖子上的大蒜,十字架等一切道具全部拿下,扔進了垃圾桶。

一開門,才發現,陳蘭兒一直坐在沙發上,身上披著一件外套,一副十分疲倦的樣子。

一看到寶兒回來了,她才立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寶兒,你終於回來了!大半夜的你去哪裡了!讓我這麼擔心。你這孩子№№"

她似乎是在指責寶兒大半夜還要跑出去。

一看到寶兒身邊站著的秦禦凱,她就愣住了:"秦老闆,你怎麼也來了!來來。趕緊進來坐一會,我給你倒茶。"

秦禦凱淡淡的搖頭:"不用了,我隻是來送寶兒回來。不用麻煩了。"

陳蘭兒頷首,這纔看向了渾身臟兮兮的寶兒:"寶兒,說,你去哪裡了?怎麼弄的一身這麼狼狽回來?"

寶兒支支吾吾,半天都解釋不出來,她總不能說,她去那種不乾淨的地方冒險來了吧?這樣說的話,媽媽指不定得罵死她。

就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時候,秦禦凱輕輕的伸出手。搭在了寶兒的肩膀上:"阿姨,你大可放心,寶兒一直在我身邊。"

"是我突然想到有一些工作冇有處理完。才叫寶兒出來陪我一起處理。至於她身上的臟№№"

陳蘭兒像是瞬間明白了一些什麼,連忙揮手:"好了好了,不用解釋了,阿姨都明白!明白!年輕人嘛,喜歡刺激,但是,下次這種事的話,最好還是彆在野外做了吧啊!"

"畢竟不太安全,而且這要是被人看到了的話,影響得多不好?"

秦禦凱瞭然的點點頭:"阿姨放心,我明白。"

寶兒聽著隻覺得哪裡不對勁,她立即拉住了陳蘭兒的手。

"媽媽,不是,你誤會了!我和秦禦凱什麼都冇有,你剛剛說的都是一些什麼啊!"

她不斷的搖頭,臉卻紅了。

她冇有想到的是,她的媽媽能這麼平靜自然的和秦禦凱說這樣的話。

陳蘭兒笑著捂嘴:"你這孩子,倒先開始不好意思了?"

寶兒咬咬牙,這才立即推著秦禦凱出了門,"秦禦凱,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就不請你喝茶了!你早點回去!"

說完,她就將門一關。

站在門口的秦禦凱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感情他是被人趕出來了?

陳蘭兒拉住了寶兒的手,關心的問道:"寶兒,快告訴媽媽,你和你的老闆,現在已經進行到哪一步了?"

"媽媽,你在說什麼啊!我和秦禦凱那傢夥什麼都冇有!真的,純潔的革命友誼!"

寶兒立即搖頭,卻不經意間,想到了剛剛秦禦凱強吻了她№№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