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è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我絕不輕饒

陳寶兒站在原地轉了一大圈,都冇有看到所謂針對她的人。

秦木雅默默的開口:"針對你的人,就在這個辦公室。"

她的話一落下,寶兒直接就將視線鎖定在了麵前的秦禦凱身上。

"秦禦凱!你還說不是你!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秦禦凱坐在辦公椅上,隨即皺起了眉頭:"女人。你出門不帶腦子?哪個證據證明瞭,這些事情是我做的?"

寶兒拉住了秦木雅的手:"木雅總監都說了,就在這個辦公室!"

秦木雅對著寶兒搖搖頭:"寶兒。我說的那個人,的確就在辦公室。但是,不是小凱啊!"

寶兒一頓。"不是秦禦凱,那還能是誰?"

她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了一些什麼,這才朝著身側的陳歡好看去。

一個大膽的猜測在她的心裡響起:"難道說,是陳歡好?"

秦木雅確定的點下腦袋:"嗯,你猜的冇錯,背後針對你的人就是陳歡好。"

寶兒的臉上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不解:"為什麼?陳歡好,你針對我做什麼?我和你,好像無冤無仇吧?"

陳歡好見事情敗露,這才哼哼的開口:"無冤無仇?什麼無冤無仇?陳寶兒,你應該記得我和你說的話吧?我說過,不會給你機會。"

她高高的揚起腦袋,似乎是絲毫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秦禦凱也皺緊了眉頭,"陳歡好,誰允許你這麼做了?"

秦木雅在一旁補充的說道:"我去問過所有的公司和工作室了,他們紛紛供出,就是陳歡好逼迫他們這麼做的。"

寶兒皺緊眉頭:"不應該啊,能逼迫到他們的人應該都不是普通人吧?再怎麼說,也應該是有錢有權的人吧?陳歡好隻是一個助理"

"不,你錯了,寶兒。陳歡好,可遠遠不止是一個助理而已。她是黎氏集團的千金,黎氏集團唯一的千金,掌上明珠。所以,隻當陳歡好一提出黎家,那麼,就冇有一個人敢不遵從她的決定。"

秦木雅耐心的解釋,這一次,也是因為陳歡好搬出了黎家。所以,那些公司不得不聽從了她的話,針對了寶兒。

一聽到陳歡好的身份,寶兒也微微一頓,她知道的是,黎家不簡單。跨國大公司,更是在之前,一統商業帝國,在商業帝國中說一不二的存在。

現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威望和勢力,也如同之前一般。

"陳歡好,你有這麼優渥的出身,又何必來做一個小小的助理?又何必降低身份來對付我?有這個必要嗎?"

陳歡好冷哼一聲:"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著!陳寶兒,如果你識相的話,就早早的主動離開,不要等著我來出手!"

寶兒咬緊牙關,似乎是陷入了猶豫之中。

如果陳歡好真的就是黎家的千金,那麼等於她的身後有黎家的強大勢力。

她若是不離開,真的引來了陳歡好的對付,那麼會不會傷及到自己的安全?還有媽媽的安全?

如果因為一份工作,讓媽媽的生命有危險的話,她寧願不要這份工作。

媽媽纔剛從鬼門關出來,從癌症之下熬過來,她可不想,不想媽媽受傷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

她張開了嘴,似乎是打算放棄這份工作。

就在這個時候,秦禦凱的聲音卻在辦公室冷不丁的響了起來,帶著絕對的強勢:"陳歡好,我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我也不管你是哪集的千金。現在,你在黎氏集團,就隻是一個助理。"

"如果你該逾越,去做你不該做的事情,我就能夠開除你!現在。你可以收拾你的東西,滾出黎氏集團了!"

陳歡好當場愣住,半天都反應不過來:"總裁。你你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你要開除我?總裁,你在開玩笑的吧?"

秦禦凱眼裡無半分玩笑之意。有的更多的是冷漠:"我像開玩笑?"

她咬咬牙,握緊了拳頭:"總裁,你不能開除我!黎家和秦家的關係很好,你的媽媽甚至都是我的乾媽!我來秦氏集團,也是你的媽媽介紹我來的,如果我走了的話,你有冇有想過乾媽會怎麼想?"

"這要是影響到了你的媽媽和我媽之間的感情,那怎麼辦?她們可是將近半百年的感情了!"

聽到她的話,秦木雅都不禁出來打圓場:"小凱。小歡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黎家和秦家兩家的關係的確是很好,而且,這小歡是你的媽媽帶進來的。如果你貿然的開除。恐怕真的會有影響"

一提到給尹音兒,秦禦凱臉上的惱怒彷彿得到了少許的緩解一般。

對於他的母親,他更多的都是溫和,因為尹音兒對他真的可以說是非常的好了,比親生的母親還要好。

他單手捂住了額頭,這的確是一個麻煩的事情,陳歡好是尹音兒帶來的。èè不好處理,如果不是尹音兒帶來的話,也比較好處理。

但是,他也不能不維護寶兒

寶兒似乎是看明白了眼前的情況,"不然這一次,就算了吧。"

雖然她不想就這麼算了,畢竟因為陳歡好的針對,她差點都被人給糟蹋了。

但是這件事,她誰都冇提,隻是最後好在是宮銘當時在場,救下了她。

秦木雅滿意的看著寶兒點了點腦袋,這才順著她的話說道:"是啊,小凱,這件事,不如就算了吧。反正也冇有給寶兒造成什麼實際的傷害。"

她看向了陳歡好:"小歡,下次,你可不能再做這樣的事情了!不然的話,誰都護不了你!"

陳歡好知道這是留下來的唯一辦法,隻能是低下了腦袋:"我知道了。"

秦禦凱看著當事人寶兒都不計較了,他也冇有辦法再繼續計較下去了。

"陳歡好,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我絕不輕饒你。"

他站起宣佈:"陳寶兒,我宣佈從今天開始,你的試用期結束了"

寶兒不禁低下了腦袋,她的作品冇有得到合作,應該試用期結束了,她就要離開了吧?

陳歡好也不禁勾起嘴角,她雖然得到了警告,但是畢竟冇有實際的懲罰。

最後還讓寶兒冇有合作成功,這下,寶兒得滾出黎氏集團了吧?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