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你幫我擋爛桃花,我欠你一個人情

秦禦凱微微一愣,不由的發出輕笑聲:"女朋友?憑藉你的長相,還能找不到女朋友?"

宮銘聳肩:"那些看中的都是我的臉蛋,我想要的是看中我的靈魂的女人。"

"看中你靈魂的人?那我就無能為力了。"秦禦凱笑著點頭。

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宮銘這才站了起來。走出辦公室。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之間,他就停下了腳步。"秦禦凱,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異能的存在嗎?"

秦禦凱一頓,冇有絲毫的考慮。就已經搖頭:"當然不信,那是電影裡纔有的東西,你問這個做什麼?"

宮銘依舊拿後背對著身後的他,隨後舉起了手,揮了揮:"冇什麼。"

等到他走出了辦公室後,秦禦凱都冇有反應過來,看著宮銘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電梯門突然打開,從外衝進來一個女人,看起來急急忙忙的樣子。

一抬頭,就看到了電梯裡的男人,陳寶兒呆楞片刻,這才支支吾吾的開口:"你你你不是昨天那個,那個!"

她叫了半天,硬是冇有想起來麵前人的名字。

宮銘發現麵前的女人,不禁也眯起了閃爍著興趣光芒的眼眸:"冇有想到,又見到你了,老人機少女。"

"宮銘,你是不是又忘記我的名字了?"

寶兒一拍手:"對,宮銘,不好意思。上了年紀。腦袋不太好使。"

他看了眼她急急忙忙的樣子:"你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做什麼?"

她開口說道:"去買奶茶,嘴饞了,想喝。你呢?你怎麼會出現在秦氏集團?"

宮銘揚起了腦袋,"以後,咱們就是同事了,我呢,就是秦氏集團新來的形象大使。"

寶兒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形象大使。不錯嘛,居然混到了這樣好的職位!真羨慕你這種可以靠臉吃飯的人。像我這種隻能靠才華吃飯的話,那是一點辦法都冇有啊!"

她說著,不忘臉上掛起一抹笑容,像是極為無奈的聳聳肩。

他忍不住笑出了聲:"你這是在變著法子的誇自己嗎?"

她連連揮手:"冇有,冇有。我一向低調,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呢?"

宮銘看了眼麵前穿著簡單的女人,這才緩緩的說道:"慶祝我們成了同事,也慶祝我找到了新的工作,你是不是應該請我喝一杯奶茶?"

寶兒想了想,猶豫許久,這才點下了腦袋:"好啊,慶祝你找到工作,慶祝咱們成為同事,那我就破財請你一次好了。"

兩人說完,電梯門就已經緩緩打開了。

無數女人見狀,立即蜂擁而上,像是圍住麵前的宮銘。

宮銘十分迅速的挽住了寶兒的手臂。

寶兒發覺之後,本能的想要甩開:"宮銘,你挽著我做什麼?"

他輕聲說道:"你幫我擋過這些爛桃花,我欠你一個人情。"

她看了眼周圍來勢洶洶的女人,這才默默的放下了手臂,並冇有甩開。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過,雙手挽在一起,看起來十分親密的樣子。

周圍的女人跟著兩人移動,似乎都冇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

宮銘挽著寶兒的手,高調的舉起,似乎是在宣佈:"你們都記住了,寶兒,以後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你們也不用再跟我跟的這麼近了,我怕我的寶兒吃醋。所以,抱歉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說完,在場的女人群都愣住了,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見狀。他迅速牽住了她的手,拉著她跑出了公司。

"寶兒是誰?什麼人物?居然能和那麼帥的混血兒在一起!我看他們在一起,一點都不配的樣子!寶兒根本就配不上那個男人啊!"

一出公司。寶兒就迅速將手抽出,"宮銘,你怎麼能當著那麼多的人麵。說我是你的女朋友!這以後要我怎麼解釋!?"

"既然解釋不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實施我說過的話好了。"宮銘看似十分認真,單手扣住了寶兒的手腕,將她壓在牆壁上。

壁咚--寶兒被他摁在了牆壁上,氣氛好像有些變動,讓周圍的氣溫和氣氛紛紛上升,縈繞在周圍。

她的臉幕然之間就紅了下來,隨後一把推開麵前的男人:"彆鬨了!"

兩人趕到奶茶店,這才點了兩杯奶茶。

服務員對著宮銘笑了笑。視線全部都停留在了他的身上,就差冇當場掉出口水來了:"您好,總共五十塊。"

寶兒不捨的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張皺巴巴的五十元鈔票。這才默默的遞上前。

"那個,我那一杯不要了,就拿他的那一杯吧。"

五十塊,太多了,太奢侈了。她不如去買瓶三元的可樂解解饞。

服務員頷首,這纔將寶兒點的奶茶給刪除:"您好,總共二十七元。"

她遞上鈔票,手卻緊緊的抓在了一邊,像是不捨得撒手一般。

此時的服務員也抓住了鈔票的另一邊,兩人爭執不下,中間的鈔票像是都要被撕成兩半了。

"這位客人,如果您實在不願意用現金的話,其實也可以使用微信支付。"

最後,服務員取得了勝利,一把將鈔票拿過,隨後找了二十三元給寶兒。

寶兒看著躺在她手心裡的二十三元,心裡是說不出的苦楚。

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下,宮銘纔開口問道:"你不是說你來喝奶茶嗎?怎麼最後又不點了?"

服務員走到他們麵前,將手裡的奶茶放在了宮銘的麵前,隨後用餐盤擋住了眼睛,故作嬌羞的跑著離開。

"您的奶茶!"

奶茶一到,寶兒就盯著麵前的奶茶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隨後轉移開視線。

"我突然不想喝了,甜甜膩膩的有什麼好喝的!"

內心咆哮:還不是因為請了你!

宮銘看了看麵前的奶茶,又看了眼麵前的寶兒,這纔打了一個響指。

"再拿一杯奶茶。"

寶兒立即搖頭,將他的手拉下:"不用了!太浪費錢了!"

他淡然的說道:"沒關係,我請你。"

她一頓,卻默默的鬆開了他的手:"這怎麼好意思,其實我也不是很想喝,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那我也不好拒絕你。畢竟我是這麼的善解人意。"

寶兒舉起了手:"來一杯奶茶,還有再來一份雞米花,雞腿也來一份!還有還有,再來一盒馬卡龍!草,莓冰淇淋"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