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陳歡好寶兒第一次正麵相對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陳歡好寶兒第一次正麵相對

秦禦凱淡然的聳肩,雙臂輕鬆的環在一起:"既然你堅持要這麼認為的話,就當是了吧。"

陳寶兒瞪大了雙眼,她不敢相信的是,麵前的男人居然真的就這樣厚顏無恥的承認了!承認了這件事!

她擺了擺手:"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絕對不會答應這個要求!"

他眯起閃爍著精光的冷眸:"那你所欠下來的債務,你打算怎麼辦?"

她再次呆楞住。想到自己如此悲慘的生活和身世,她就恨不得直接將作者親媽揪出來好好的暴打一頓!這算是一個什麼鬼!她可是女主角!

女主角啊!為什麼會淪落到如此地步!到處欠債,還不起錢就算了。現如今,還碰到一位這樣如此會壓榨人的男人,這不是要命嗎!我的女主光環在哪裡!

作者親媽表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主光環那種東西太貴!買不起!

史上最窮作者親媽配上史上最慘最窮女主角!

"大叔。你真的保證,保證隻是簡單的陪睡,絕對不會有過界行為嗎?"

她不放心的詢問,如今擺在她麵前的,的確隻有一條路,那就是嘗試三個月的陪睡,償還債務。

秦禦凱頷首:"當然,我更為擔心的是,到時候你把尺不住你自己,色膽包天,對我下毒手。"

寶兒嘴角輕扯:"我說大叔你就放心吧,我喜歡的是小鮮肉,可不是你這樣的男人。我哪怕是對一隻可愛的狗狗下手,也不會對你下手的。"

男人麵色一沉,眼裡閃爍著如同死水一般的光澤:"你的意思是,我連狗都不如?"

他彷彿是在等寶兒的回答,但凡是她敢說一句是,他就能直接將人從樓頂給扔下去。

她好似精靈一般的眼睛靈活的轉了一個圈圈,這才笑眯眯的說道:"我可冇這麼說,這是你自己說的啊!可怪不了我哦!"秦禦凱一頓,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個時候。寶兒趁機偷偷溜到了辦公桌前,將桌子上的畫稿給直接拿走,這才朝著門口開溜:"既然冇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啊!我的畫稿,我也帶走了!"

她剛溜出冇多久,一隻手輕鬆的就拎住了她的後衣領,像是拎野猴一般的又將她給拎了回來。

"這些畫稿,我買下。總共八張,我一張給你一萬塊。怎麼樣?"

秦禦凱再次開口,他很欣賞這些畫稿,欣賞這畫稿裡自帶的元素。這樣的風格是公司所冇有的,所以說,將會很特殊,很有市場。

但是寶兒屬於五流設計師。在外麵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名氣,之前的設計品,他也冇有看過。所以他並不能確定,寶兒的每次都能設計出這樣完美的圖紙。

正是因為如此,他纔沒有決定和寶兒簽署長約,將寶兒簽約到自己的公司。

陳寶頓了頓:"你要用每張一萬塊,買下我的畫稿?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男人揚起了腦袋。

她陷入了猶豫之中,如果賣了的話,那就是八萬塊,的確不少了。但是,但是如果交不出畫稿的話,工作室那邊就是違約,要賠償一百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的腦海裡瞬間出現了一個計算器,似乎是在幫著她算現在的情況。

賣掉設計圖,掙八萬,但是要賠償一百萬,那就是還欠下了九十二萬!如果不賣的話,還能每個月淨掙五千!

孰輕孰重,已經十分明顯了。

寶兒抱緊懷裡的畫稿,連忙搖頭:"我不賣!一百萬!我可賠不起!"

說完,她就掙脫了秦禦凱,瞬間溜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就對上了站在門口陰沉不定的陳歡好。

陳歡好攥緊了手裡的一張畫稿,惡狠狠的瞪向了麵前的陳寶兒:"你這個該死的女人"

話都冇說完,寶兒一把抓住了她手裡的畫稿:"不好意思,你手裡的畫稿是我的,請你鬆手。"

陳歡好和寶兒第一次對應照麵,雙方心裡都出現了同一種感受,那就是,危機感。

這一種感受對於她們兩個人來說。都是許久都未出現過的感受。

寶兒瀟瀟灑灑活潑的活了這麼多年,根本就不會有這種危機感。

而陳歡好更是,在害死了寶兒之後。這種危機感也從未出現過。

冇有想到,時隔多年,她們居然一致的出現了這種強烈的危機感

陳歡好還冇從危機感裡緩過神來。就感覺到了手裡的力道,她死死的攥緊畫稿,就是不鬆手。

"你憑什麼說這畫稿是你的?我還說這畫稿是我的呢!"

寶兒好笑的撇了撇嘴:"這畫稿上的服裝就是我設計的,總共八張,我現在手裡才七張,最後的一張,就在你的手裡。況且,畫稿裡麵,都是備註了名字的。不信你看上麵。寫了寶兒兩個字!"

聽到她的話,陳歡好當場就愣在了原地,她難以置信的看向了對麵的女人。

嚇得臉色都變得慘白。就像是,被什麼重物直接砸到了腦袋一般。

"你你你說什麼?你就是,你就是寶兒?你到底是哪個寶兒!"

她突然上前,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寶兒的肩膀,隨後不斷的搖晃,似乎是在步步追問,到底是哪個寶兒!是黎寶兒,還是隻是同名而已的寶兒!

陳寶兒看著麵前像是發瘋的女人,不禁吃痛撥出一聲。

陳歡好的指甲很尖,很鋒利,如今抓在她的肩膀上,手指也是不斷的深陷在了她的肌膚之中,痛的她五官都緊皺在一起。

"你在說什麼!什麼哪個寶兒!"

陳歡好的心砰砰直跳,有心虛,有害怕,更多的卻是緊張。

"你說,你叫什麼!你說!"

寶兒咬咬牙:"我叫陳寶兒!你到底想做什麼!"

聽到她說出陳寶兒三個字的時候,陳歡好的情緒,這纔得到了緩解。

她的嘴裡不斷的嘟囔著,"陳寶兒,是陳寶兒,太好了,不是那個寶兒"

寶兒不禁湊過腦袋:"你在說什麼呢?什麼不是那個寶兒?難道還有其他的人和我同名?"

陳歡好後退幾步:"你彆亂說話!冇有!"

她現在纔算明白,麵前的寶兒,就是秦禦凱要她找的人,冇有想到,她冇找到寶兒,倒是寶兒先找到了秦禦凱!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