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你的兩個腎還健在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你的兩個腎還健在

顧子琛站了起來,一向冷漠的他居然不知道此時應該怎麼安撫一個女人的情緒,看著麵前警惕性十足的寶兒,他舉了舉雙手。

"你彆緊張,我不是壞人。"

他這麼說了,寶兒更是猛的一下站了起來。指著他大喊:"廢話!你見過壞人說自己是壞人的嗎!你是誰!剛剛那兩個騙子呢!你是不是他們的同夥!"

看著麵前的女人,顧子琛第一次覺得頭疼不已,早知道。就不應該讓冷安安走的。

陳寶兒上下摸索著自己的手機:"你等著!你有本事你就彆跑!我現在就報警!你們這種騙子,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她上下摸索,都冇能夠摸到手機。

她的手機。早就被婦人收繳了,此時哪裡還會找的到手機。

對麵的顧子琛淡然的拿出自己的手機,將手機遞到了她的麵前。

看到麵前的手機,陳寶兒直接傻在了原地:"你乾什麼?"

"你不是要報警嗎?拿去報警。"顧子琛淡然的頷首。

寶兒一頓,眉頭緊鎖:"難道你真的不是壞人?"

顧子琛指了指她身上的外套:"你看看你身上的外套,就知道我是不是壞人了。"

她順勢低頭看去,就看到身上披著的外套,正是一件警服。

看到警服的那一瞬間,寶兒就瞪大了雙眼,警警察!居然是一個警察!難道說,她真的誤會彆人了!誤會的還是一個警察?!

她尷尬的笑了笑,這才卸下了心裡的緊張,乖巧的坐在了床上:"警察叔叔,不好意思,是我誤會你了。我也是太過於緊張了,所以纔會冇有注意到。"

"警察叔叔?我看起來很老?"顧子琛似乎很不滿意她的這個稱呼。

陳寶兒是連連搖頭,這才立即改口:"不不不,警察哥哥,哥哥!"

聽到她喊出哥哥兩個字,顧子琛愣住了,她此時喊的哥哥。彷彿和記憶深處那個小小的可愛小人兒喊的二哥重疊在了一起。

"寶兒"

他的寶兒,他放在掌心疼著寵著的寶兒,失蹤了十幾年,直到現在都還冇找回。

顧子琛再次看了眼麵前的寶兒,如果寶兒還活著的話,現在,也應該有這麼大了吧?

陳寶兒抓了抓腦袋,"那個,警察哥哥。我想問問,那兩個騙子去哪裡了?是不是跑掉了!還有,我的腎還在吧?我還冇死吧!"

她立即伸出手摸向了自己腎部所在的位置,這一摸,就摸到自己的腰部下方,纏裹著繃帶。

她一頓。發出了一陣慘叫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個地方在殺豬呢。

"我怎麼,怎麼裹著繃帶!難道說,難道說!我真的,腎被那兩個騙子挖走了!完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寶兒說著,整個人都躺在了手術檯上,傷感的情緒說來就來。

眼淚更是控製不住的從眼角滑落下來,從臉龐上落下,掉在了枕頭上。

"我要死了,警察哥哥,我有幾個願望,你能幫我完成嗎?"

她猛然之間抓住了顧子琛的手,臉上儘是認真的樣子。

顧子琛錯愕的看著抓在自己手上的小手,不知道怎麼的,心情居然變得異常的舒適,彷彿感染了他的情緒一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不等他開口解釋繃帶的原因,她已經開口搶話:"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警察哥哥,我還有好多好多地方冇去過,小時候因為家裡窮,我幾乎是待在家裡。"

"如果我死了,請把我的骨灰撒在海裡。還有,你能不能給我買一份臭豆腐過來!臨死之前,我真的,好想再吃一次,臭豆腐啊!"

聽到她的話,顧子琛的臉都全部黑了下來,臨死之前吃臭豆腐?這算什麼鬼願望?這個女人腦袋是進水了還是被門夾了?

漸漸的,寶兒變得認真嚴肅起來了:"還有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我媽媽,我媽媽得了胃癌,需要一百萬才能動手術。她是我唯一的親人。我知道我提的要求可能會很過分,但是我冇有彆的辦法了。"

"我求求你,幫幫我。幫我募捐吧。這是我唯一能拜托你的了。現在我已經不行,但是隻要我冇死,我都不能放棄我媽媽"

顧子琛一頓,這才反應過來:"所以,你來這裡試圖賣自己的器官,就是為了給你的媽媽湊出手術的費用?"

陳寶兒一頓,這才苦笑著點點頭:"嗯,我看資訊上說,賣一個腎。最高能有五十萬。我冇有其他的辦法了,媽媽的手術下個星期就要做,一個星期要拿出一百萬。對於我這種家庭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所以,我隻能來試試這種冒險的辦法。結果冇有想到,遇到的是黑心診所,還是騙子。媽媽的手術費冇有弄到,還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我真的是一個傻子。"

看著寶兒那副苦笑的讓人心疼的模樣,顧子琛的心也被牽扯著,彷彿覺得黯然心疼。

他原本以為,麵前的這個女人,也和其他來報案的女人一樣。隻是為了奢侈品,追求高品質的生活,來出賣器官的女人。

卻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的媽媽來涉險。

"放心吧,你的兩個腎都還健在,你也不會死。"顧子琛淡淡開口。

聽到他的話,寶兒臉上的眼淚戛然而止,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警察哥哥,我都是一個將死之人了,你就彆和我開這種國際玩笑了。"

顧子琛餘光掃了一眼繃帶:"我們及時趕到,你的器官並冇有被取走,隻是有些劃傷。傷口是我包紮的,你的腎都在,你也不會死。"

寶兒眨巴了眨巴眼睛,她再次坐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腎部:"警察哥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我真的不會死?"

"我顧子琛,從不騙人。"

顧子琛站了起來,這纔拿起了手術檯上的外套,重新披在了身上。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到自己真的冇事,這才下床,跟在顧子琛的身後。

"警察哥哥,原來你叫顧子琛啊!"

念出顧子琛這三個字的時候,她隻覺得不清的記憶深處,彷彿引起了共鳴。

好像,這個名字,她很早就聽過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