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仇恨隨著村長的死而消失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仇恨隨著村長的死而消失

陳歡好站在上麵往下看去,看到下水溝裡的黑水將黎寶兒完全掩蓋住之後,蘆葦也跟著完全蓋住了之後,她這才放心的離開。

她將地麵上的血跡做了處理,挖出泥土掩蓋在上麵,蓋住了血跡之後,又站在上麵不斷的踩跳,將不平的地麵給壓平。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才重新拿起了地麵上的木棍,隨後一步步的離開了原地,並且將手裡的木棍,找了一個池塘扔了進去。

帶著鮮血的木棍緩緩的沉入到了湖底之中。少許的鮮血也會被水解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你,黎寶兒。冇有了你,黎家所有人的目光隻會再次轉移到我的身上來!彆怪我,為了害你,我付出了那麼多的代價,現如今,也是你償還的時候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陳歡好幾乎是跑著回到了村長的屋子裡。

她一回來,文靜一行人已經準備離開了,而黎子辰也是找了陳歡好許久。

看到她回來之後,他才立即追問:"小歡,你去哪裡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我還以為你被這裡的人給抱走了!嚇壞我了,下次,你可彆再亂跑了。"

陳歡好抓了抓腦袋,這才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子辰哥哥,讓你擔心了。人有三急,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纔會偷偷跑出去上廁所的。這不上完了廁所之後,我就立馬回來了。"

黎子辰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隻是上廁所就好,冇有出事就好。"

突然,他一眼就看到了陳歡好手上那一排整齊的牙齒印,看起來像是新添上去的一樣,畢竟這樣的東西,他之前冇有看到過。

黎子辰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皺著眉頭詢問:"小歡。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哦這個啊,是這樣,我在這裡都找不到廁所。所以我在外麵的草地裡隨地解決的,但是因為害怕的緣故,所以我就咬住了自己,讓自己不要害怕。"

陳歡好立即將手收回,尷尬的回答。℡黎子辰對於她不的解釋完全信任:"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你冇事就好,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提前和我打招呼,我可以陪著你去,這樣安全一些。"

"嗯。子辰哥哥,我知道了。"陳歡好乖巧的點點頭。

任由誰都想不到,現在麵前這個看似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的樣子,誰都不會知道,就是眼前如今這個平靜到不行的陳歡好,剛剛已經親手殺害了黎寶兒!

現在還裝作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文靜一出村長的屋子,就蹲在了地上。雙臂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膝蓋,放聲痛哭。

顧子琛隻是在旁邊看著她,並冇有阻止她,也冇有安慰她。

這個時候,文靜就是需要釋放自己的情緒,釋放壓力,就是要哭出來,所以,他不會安慰她。

哭了半個小時左右,她才擦了擦眼淚,再次開口:"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村長死了之後,我心裡的重擔好像都放下了!"

其實她最恨的人就是村長,因為不是村長的話,她和她的媽媽,也不至於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現在村長死了,村子裡隻剩下了這麼一點的人了,並且那些人都開始後悔了,知道當年犯的錯了。

說實話,她的心裡冇有任何的感觸是假的。等了這麼多年,她隻想要報仇,現在,等到村長和她說了對不起,她的想法彷彿也發生了改變。

村長的死,就彷彿是已經帶著她之前的那些不好的回憶,那些痛苦的經曆,一同消失死去了一般,不複存在。

文靜像是放下了多年的仇恨一般:"顧子琛,你說的對。他們都是將死之人,村長一死,我的大仇也算是真正的報了。剩餘的那些人,不管他們怎麼逃避,都註定是死路一條。"

"所以,我應該好好想想以後我一個人的生活了。一個人該怎麼過好剩餘的時光,讓自己不再活在痛苦之中。顧子琛,謝謝你。"

顧子琛拍拍她的肩膀:"文靜姐,你冇有必要謝我,你能想通,我也很高興。以後,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多去外麵走走。"

他不緊不慢的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這裡麵,有五十萬,你拿著花吧。在剩餘的時間裡,好好的過好自己的生活。我相信,你一定會重拾快樂。"

文靜推開了他的手:"不,我不能接受你的錢。你還是個孩子,怎麼能給我錢?你已經幫助我很多了。這錢你拿回去。"

"文靜姐,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當初你的媽媽死後,也隻是草草的下了土而已吧?你可以拿著錢,好好的重新安葬一下你的媽媽,隨後,再拿著錢,去過自己的生活。"

顧子琛堅定的握住了她的手,將手裡的銀行卡塞進了她的手裡。

文靜拿著手裡的銀行卡,整個人都在顫抖:"謝謝你,顧子琛,真的謝謝你。"

他主動上前。張開雙臂:"文靜姐,我能抱抱你嗎?因為可能今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

文靜微微一頓,顯得十分驚訝:"抱我?顧子琛。你不怕我身上有艾滋病嗎?難道你不怕我傳染給你嗎?"

黎子辰也上前,似乎是不太願意:"顧子琛,你彆亂來,這種病很複雜,千萬不要傳染上了。"

"彆擔心,子辰,擁抱是不會傳染艾滋病的。這一點常識,我明白。"

顧子琛並冇有在意他們的話,反而是上前,主動的抱住了麵前的文靜。

文靜微微一頓,最後還是伸出手回抱住了對麵的顧子琛,臉上儘是動容。

她感動的流眼淚,那顆冰冷的心彷彿也被溫暖了一般,散發著溫暖的溫度。

"謝謝你,顧子琛。"

顧子琛擁抱的不隻是單單的文靜,更是擁抱了新生之後的文靜,擁抱了她的靈魂,讓她重新感覺到了這個世界上來自於人心的溫暖。

黎瑾澤看著眼前的一幕,滿意的點點頭,子琛善良正直,並且聰明睿智,這樣的孩子的確天生就是能管理大統的人。

突然,他心口的位置抽痛了一下,像是心臟都被人活生生的撕扯成了兩半。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