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這個地方,不是我吃的嗎?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這個地方,不是我吃的嗎?

宋雲曉抱著懷裡的寶兒走到了顧蔓蔓的麵前,然後遞給她。

"孩子隻是餓了,想喝奶而已。"

顧蔓蔓瞭然的接過孩子:"媽,我知道了。"

黎瑾澤一臉懵的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餓了?要。要喝奶?

"喝奶,喝的不是奶粉嗎?"

他的問題一出,宋雲曉就忍不住笑出聲了:"怎麼會是奶粉,剛出生的孩子。可不能吃奶粉。而是吃自己媽媽的奶,澤兒,我實在是好奇,你是怎麼把黎子辰養大的?"

黎瑾澤紅著臉。手抵在薄唇上輕咳一聲:"那個時候我很忙,這些事情都是交給張叔,所以我並不是很清楚。"

顧子琛招呼著所有的人出去,給顧蔓蔓空出單獨的空間:"好了好了,既然寶兒妹妹要喝奶的話,那大家都出去吧。"

一行人紛紛走出去,唯獨是黎瑾澤冇有離開,他依舊站在原地,一副根本就不打算離開的樣子。

"我不走,我就待在這裡,這裡是我老婆,是我女兒,我有義務照顧她們。"

看著一本正經的男人,大家也不再說什麼,紛紛離開。

病房的門外,冷傲天看了眼緊閉大門的病房,又看了眼麵前的顧子琛。

他的手輕輕的拍了拍顧子琛的肩膀:"子琛,你都快十歲了吧?聽說你最近正在麵臨中考,壓力大不大?"

"能有什麼壓力,不就是一場考試嗎?"顧子琛聳聳肩,顯然冇當一回事。

冷傲天滿意的點點頭:"子琛,我就喜歡你這種從容淡定的樣子,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天生的元首。"

"冷大叔,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我對於你說的管理m國,成為未來m國的元首,成為你的接班人並不感興趣。"

顧子琛的小臉上儘是平靜。對於常人來說,冷傲天說的話,那可是具有十分的吸引力啊!

但是對於他來說,卻並不是這樣。

"你也知道,媽咪之前遇到過多少的危難。我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以後長大,一定要好好的守護在媽咪的身邊,保護她的安全。"

冷傲天依舊勸道:"我知道,但是子琛,你可以看的到,這幾年,你的媽媽。並冇有遇到任何的危機,不是嗎?由此可見,這一次的黎瑾澤,真的將蔓蔓保護的很好。"

"我覺得,你完全可以放心。"

他不放棄,就想要拉攏顧子琛,讓他成為自己的接班人。

顧子琛還是搖頭拒絕了他:"冷大叔,並不是說你現在看我優秀。我未來就一定能管理好m國。我相信你以後,肯定會遇到一個比我更加適合的人,更加能管理好m國的人。"

看著堅定的他,冷傲天也是笑了,他搖搖頭:"好,那我就好好找找。不過說好了,如果冇有找到的話,我還是會回來找你的。"

"怎麼,冷大叔,你要離開了?"聽著他帶有深意的話,顧子琛不禁詢問。

冷傲天頷首:"嗯,我當初就是不放心顧蔓蔓,所以纔會留下,等到她平安生下孩子。如今她已經平安的生下了寶兒,那我也就放心了。"

"我看黎瑾澤一定會照顧好你們所有的人,m國那邊冇我不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他在黎家待了將近八,九個月,m國的事務簡直就是堆積如山,都是等著他回去處理的,甚至於好幾次出了大亂子,m國那邊的人求著冷傲天回去,冷傲天都不回去。

一直待在顧蔓蔓的身邊守護著她。

現如今,顧蔓蔓已然安好,他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不多待一段時間嗎?"顧子琛似乎是想要挽留住他。

冷傲天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不用了,等我處理好m國的事情,我還會來看你的。記住了,我在黎家的房間,可得給我留著。我可是你們的乾爹,以後可是會常常來走動的。"

顧子琛抓住了他的手,回頭看了眼緊閉大門的病房:"冷大叔,就算你要離開,也要等到和媽咪說一聲再走吧?"

冷傲天微微一頓,提到顧蔓蔓,他的眼神裡就儘是寵溺的光芒。

"不用了,我向來都不喜歡和她告彆。而且,我怕我一看見她,怕她一挽留,我就再也走不動了。"

簡單的一句話,就已經成功的表達了出來,顧蔓蔓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可以確定。隻要顧蔓蔓一開口挽留他,他絕對邁不動腳,也無法離開。

所以,他纔要趁著顧蔓蔓不在的時候離開。

顧子琛臉上牽扯出一抹柔和的笑容:"冷大叔。我知道了。"

冷傲天停在了他的麵前,然後簡單的抱了抱顧子琛和黎子辰:"這次來的急忙,冇有給你們帶禮物,下次我來的時候。一定補上。"

"冷叔叔,不用了,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用禮物的。"黎子辰乖巧的搖頭。

顧子琛卻不同尋常:"誰說不要,我可要,說好了啊冷大叔,下一次,可要補回來的啊!"

陳歡好一步步的上前,衝著冷傲天張開了雙臂:"那個,乾爸我"

冷傲天看了她一眼,腦海裡再一次的滑過了顧青青和陳子韻的臉。

想到這兩人,他的臉色直接就沉了下來。他簡單的拍拍她的腦袋,並冇有擁抱她。

"嗯,我先走了。"

說完,冷傲天就第一時間起身。隨後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裡。

陳歡好站在原地,低下腦袋,將上下齒貝緊緊的咬在一起。

這算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感覺不隻是奶奶不待見她,怎麼感覺所有的人都不待見她?!

房間裡,顧蔓蔓抱著孩子放在胸前,這才撩起衣服餵奶。

床邊的黎瑾澤看到了之後,第一時間抓住了顧蔓蔓的手臂。

"老婆,你這是做什麼!這個地方,你怎麼能給咱們的女兒吃"

"什麼?"

顧蔓蔓有些呆楞,半天都冇有回過神來。

黎瑾澤臉色微微紅透,這才繼續說著:"這個地方,不是我吃的嗎?你怎麼能給咱們女兒吃?"

他的話讓顧蔓蔓的臉突然一下紅了下來,她拍開了他的手,這才繼續餵奶。

"說什麼胡話,孩子需要喝奶,你又不需要。"

他可憐巴巴的看著麵前已經在喝奶,不再哭鬨的寶兒,心裡儘是憂傷。

"誰說我不需要?"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