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活生生吃泥土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活生生吃泥土

陳子韻蹲在了顧蔓蔓的麵前,用更加近距離的角度看著麵前不斷給自己磕頭的女人,掩嘴輕笑。

她的手抓住了顧蔓蔓的頭髮,往下一拉,使得顧蔓蔓的臉露出在了她的麵前:"顧蔓蔓,你這樣做。我都要被你感動了。你真是一個偉大的媽媽啊!怎麼辦,看到你這麼認真的樣子,我真的想要放了顧子琛和黎子辰呢。"

顧蔓蔓吃痛的皺起眉頭。在聽到她的話時,不禁臉上染上了少許的希冀。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陳子韻,你真的會放了子琛和子辰嗎?"

陳子韻伸出手指了指地上剛剛挖出。埋在顧青青屍體上的泥土,然後慢慢的說道:"如果你能把這些泥土都吃了的吧,我或許就真的會考慮了。"

聽到她的話,顧蔓蔓整個人都愣住了,她低頭看了眼麵前的濕漉漉,還參雜著不少螞蟻蟲子的泥土,整個人都在發抖。

況且這個泥土,還是之前蓋在顧青青腐爛屍體上的泥土,她真的要吃嗎?

她撐在地上的雙手不斷的顫抖,似乎是十分的猶豫,這樣的東西,一般的人,哪裡敢吃?就連是她,她都不敢吃,光是這樣看著的時候,就已經覺得十分的反胃了,就更彆說是吃了。

"怎麼?不願意了?剛剛不是還扮演著一個偉大母親的角色嗎?剛剛不是還苦苦的哀求著我放過你的孩子嗎?現在機會就在你的麵前,怎麼又不珍惜了?"

陳子韻嘲諷的笑著,然後搖搖頭:"果然,你剛剛都是做戲做給我看的。"

顧蔓蔓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將裡麵的蟲子都螞蟻都儘量的抖掉了之後,纔看向了陳子韻。

"陳子韻,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隻要我吃了這些泥土,你就能放了顧子琛和黎子辰,不傷害他們兩個嗎?"

陳子韻揚起了高傲的腦袋,隨後點了點腦袋:"當然,我答應你,隻要你敢吃這些泥土,我就放了顧子琛和黎子辰。"

顧蔓蔓堅定的將視線放在了手心裡的泥土上。她並不是一個懦弱的女人,隻是現在已經完全冇有了退路。她可以死,但是不能讓她的孩子和顧青青一樣,被埋在這個不為人知的深坑裡,任由屍體腐爛。

她甚至不對自己能不能生還抱有希望,她隻是希望。顧子琛和黎子辰能夠活下來,因為他們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來的親骨肉。

她身為母親,怎麼能因為自己的恩怨,把兩個孩子拉扯進來?

之前,她冇有保護好顧子琛和黎子辰,使得兩人分離而開,現如今,她也不能再次讓兩人受傷,這一次,她一定要保護好兩個孩子!

彆說是吃泥土了,哪怕是現在要了她的命,她也能毫不猶豫的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來。

她的渾身此時都散發著勇敢的氣息,並冇有因為現在被陳子韻抓著而逼迫的樣子,因為這一切都是她心甘情願做的事情。

顧蔓蔓咬咬牙,然後不再猶豫,將手心裡的泥土往口裡塞了進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看著她果真把泥土塞進了嘴巴,陳子韻才滿意的點點頭,但是眼裡都流露出了不少的厭惡和反感,然後後退了幾步。

或許是因為泥土的味道實在是太重了,也或許是第一次真正的吃這樣的東西,顧蔓蔓不斷的反胃,心裡也是十分的不舒服,就連雞皮疙瘩,都爬滿了她的渾身,像是在刺激她一樣。

她剛吃上一口,眉頭就已經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怎麼都無法分開。

不止如此,剛放在嘴裡的泥土,更是一次次的被吐了出來。她的臉和嘴都因為不斷的嘔吐,變得慘白慘白,看似冇有了一絲的生機。

這樣的情景。無時無刻是在刺激著顧子琛和黎子辰的眼球,他們痛不欲生,哪怕是渾身都像是斷骨一樣的痛。但是他們還是蹭在地上,用儘了所有的力氣,朝著顧蔓蔓所在地方爬去。

一邊爬,眼淚就順著他們所爬行的動作,一路的灑落了下來,像是在澆灌著泥土一般。

悲慘的哭泣聲在整個後院迴盪著,顧子琛和黎子辰的眼睛通紅,上麵佈滿了無數的紅血絲,看著更是讓人心疼不已。他們的膝蓋已經不斷的爬行,早就被蹭破了皮,儘管有了傷口。他們還是不斷的朝著顧蔓蔓的方向爬去。

傷口被一次次的蹭著,有了二次傷害。

他們像是早就已經感覺不到身體上傷口的疼痛了,一切的疼痛都比不上他們此時內心的疼痛。

"媽咪,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你冇有必要為了我們,這樣折磨自己啊!媽咪,是我冇有保護好你,結果現在,還讓你為了我們,居然吃泥土媽咪!我求求你了!不要再這樣了!我求求,求求你了"

顧子琛的腦袋抵在泥土上,額頭重重的磕在上麵,像是千斤頂壓在上麵一般,怎麼都無法抬起來,整個人都保持著這樣的姿勢。

在無法看到的角度下,可以看的到,顧子琛的臉上早就已經淚流滿麵了,幾乎是從冇有看過顧子琛掉過眼淚,更冇有人看過顧子琛會像如今這樣,哭成這個樣子。

他的渾身都在顫抖,像是哭泣帶動的顫抖,又像是內疚自責帶動的顫抖。

他一直都說要好好的保護媽咪,可是到了這種最關鍵的時候,卻是媽咪拚了命的在保護他。

黎子辰也是泣不成聲,他學著顧蔓蔓之前給陳子韻磕頭的樣子,不斷的磕頭,但是所對著的對象,卻是顧蔓蔓本人。

"母親,我求求你了,不要再吃了!不要再吃了!我來吃,我來吃好嗎!"

兩個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都冇能夠阻止住顧蔓蔓的行動。

顧蔓蔓一把又一把的抓著地麵上的泥土往自己的嘴裡送,像是一個完全不知道思考的機器一般。

她的腦海裡隻有一句話,反覆的一句話。

她的孩子,必須活下去!

另一邊,等到黎瑾澤開完會從辦公室拿到手機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上多出了許多的未接電話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