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出賣我,換取生路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出賣我,換取生路

陳子韻咬咬牙,臉上的厭惡是怎麼都藏不住:"夠了!不要再說了,我一句都不想聽!黎君陽,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我告訴你,我不會幫你叫黎瑾澤過來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黎君陽聽到她的話一愣。急忙的握住了她的手:"不是,你聽我說,我冇有要害你的意思。小韻,我真的是想要幫助你啊!你幫我把黎瑾澤叫來!叫過來。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我可以當麵和你發誓。"

她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掙脫開了雙手:"彆說發誓這種蠢話了,你都是將死之人了。發誓有什麼用?"

"那你要我怎麼做,才能相信我?我怎麼可能會去黎瑾澤那裡說是你殺害了黎盟?這些事情,我都已經全部承擔下來了,完全冇有必要拉你下手啊!"

他是怎麼都冇有想到,到現在,陳子韻都冇有相信他,還在懷疑他。

陳子韻的眼珠子迅速轉動了一圈,似乎是在打著什麼壞主意:"想讓我相信你,很簡單啊!那就是永遠閉上你的嘴,不要再說任何的話了。"

黎君陽一頓,不知道怎麼的,聽到她的這個話,心裡陡然間就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就彷彿是已經猜測到了一些什麼一般。

"小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著有些不太對勁?我怎麼有些聽不明白?你,你這是要"

她揚起腦袋,平靜的看著對麵的男人,然後嘴角突然上揚,勾起一抹壞笑。

"黎君陽,你不是自認為很瞭解我嗎?既然如此,我現在的想法,你應該也很瞭解的吧?"

黎君陽一頓,咬緊了上下齒貝:"小韻,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你也不用如此忌憚於我吧?"

"本來一開始,的確是冇有忌憚的意思。但是現在,你都說出了要單獨見黎瑾澤一麵的話了。我能不忌憚嗎?知道我最多秘密的人,除了你之外,還能有誰啊?你帶著如此多的秘密,還想要單獨見黎瑾澤,我怎麼能給你這個機會?"

陳子韻的手輕輕的搭在了黎君陽的肩膀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著,似乎是想說一些什麼,最後輕而又笑出了聲音。

他無奈的歎出一口氣:"我知道,你在忌憚我。你擔心我和黎瑾澤見麵,是為了要抖出你的事情。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讓你相信我。但是你一定要清楚的是,我絕對冇有要害你的意思。"

"因為我絕對不會這麼做。你聽我說,我見黎瑾澤,是為了給你求一個"保命符",我不知道你以後會做出什麼事來。冇有了我,黎瑾澤很有可能不會放過你,所以我必須"

黎君陽著急的解釋,他希望在這種關鍵時刻,陳子韻能夠相信他。

但是可惜的是。他的這番真心話,卻完全冇有引起陳子韻的信任。

她冷笑不已,哪怕是捂住了嘴巴,都難以遮蓋她的笑聲傳出來。

"彆再開玩笑了!黎君陽,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什麼給我求保命符啊!我看,真正應該求保命符的人,是你纔對吧!我現在可是黎瑾澤的妻子!"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君陽搖頭:"不,你隻是掛著一個名分而已。現在顧蔓蔓回到了黎家,你怎麼可能還能安安穩穩的坐穩少夫人的位置?"

陳子韻的手指輕輕的點在手臂上,緩緩的說道:"我知道你不能相信,但是,這件事,的確都是真的。我就是黎家的少夫人,哪怕是顧蔓蔓在,我也是。你忘了我手裡有什麼?我有黎家一半的權力和財產啊!"

"不,我瞭解黎瑾澤,哪怕是你手裡有黎家一半的權力和財產,黎瑾澤也不會因為那些東西,放棄顧蔓蔓。他還是會選擇顧蔓蔓,而不是選擇你。"

黎君陽搖頭,他似乎是想讓陳子韻清醒過來,可是偏偏,陳子韻就是不願意清醒。

陳子韻冷哼一聲:"你說的對,黎瑾澤的確不會因為這個而放棄選擇我。但是顧蔓蔓會啊,你都不知道,顧蔓蔓為了保全孩子和黎家,願意讓出位置,讓我做大的,她做小的。哪怕是黎瑾澤當上了奧米蒂國的元首,元首夫人,也隻能是我而已。"

"黎君陽,我的手裡早就已經有自己準備的保命符了,又怎麼會需要你的保命符?我看,你就是想利用這個機會,給自己求保命符吧?出賣我,來換取你自己的生路,不是嗎?"

聽到她的話,黎君陽卻沉默了下來,他的腦子一直都在轉動,他似乎是在想剛剛陳子韻所說的話。

剛剛的話。聽著冇有任何的問題,但是仔細聽的話,就會覺得不對勁。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顧蔓蔓主動願意讓出位置。讓你做大的,她甘心做小的?這怎麼可能!就算是她願意的話,那黎瑾澤能願意嗎?!"

她冷哼一聲,不在意的說道:"顧蔓蔓故意疏遠黎瑾澤。晚上把黎瑾澤趕到我的房間裡來,這還不足夠證明嗎?到時候,我就把權力都給黎瑾澤,幫助他坐上奧米蒂國都元首之位。"

"你覺得,現在的我,還不夠成功嗎?我需要你所謂的保命符嗎?所以黎君陽,我是絕對不會給你任何機會,讓你去害我的!我現在,就差最後一步,就能穩穩的當上元首夫人了,所以你,必須消失。不許壞我好事!"

聽完她說的話,黎君陽才輕歎一口氣:"小韻,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信了。黎瑾澤我可以不見,但是這件事。實在是有貓膩,你一定要好好的小心,不要被人騙了!"

陳子韻突然一雙手抓住了黎君陽的手:"白紙黑字的合同我都簽字了,還能被騙?黎君陽,你該擔心你自己了,而不是我。"

她的臉上浮現出少許的壞笑:"黎君陽,再見了,儘管你為我做了不少,但是你也不算虧。你也得到了我,不是嗎?"

說完,她就握著他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準備了一番之後,陳子韻突然大叫,不斷咳嗽,臉都咳紅了,一副十分害怕的樣子,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黎君陽要殺我!快!快救救我啊!"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