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ù你的出現,點亮我整個世界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ù你的出現,點亮我整個世界

顧蔓蔓眼睜睜的看著麵前的黎瑾澤,不知不覺,眼睛就紅了下來。

"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很有可能,你會丟掉性命的啊!"

黎瑾澤毫不在意的搖搖頭:"顧蔓蔓,可能我說的話對你而言。會很陌生,你也會覺得十分的奇怪,但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

"六年前的意外,對我而言。是美好的。三年前你的出現,更是讓我的世界都停止了轉動,點亮我整個世界。你走進了我的世界裡,讓我冰冷的世界裡多出了珍惜的溫暖。甚至給我帶來了兩個小世界。"

他眼眸之中的冷漠儘數褪下,此時有的隻有溫柔和幸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我都覺得珍貴,但是我不配擁有這樣的幸福,因為我弄丟了你太多次了,讓你受到了太多的傷害。現在你的身邊出現了一個更好的人,他能讓你過上安穩的生活,你應該在他的身邊,做一個不經風雨的小公主。"

黎瑾澤的眼睛紅了一圈:"如果能重來的話,我寧願我什麼都不是,不是黎家的繼承人,也不是權勢一身的黎瑾澤,而是一個能保護你的普通人,不被任何的東西束縛。顧蔓蔓,對不起"

他一番深情動人的話,加上內疚的歉意,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聞之落淚,大家都沉默了下來。

顧蔓蔓隻是睜著大大且純粹的眼睛看著他,兩行眼淚更是掉然落下,不帶任何的阻礙,她的唇瓣微微張開,不知道說些什麼。

但是她的心在此時,卻是十分的痛,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她的心卻告訴她,她不想離開黎瑾澤,她不想離開他,她想要陪伴在他的身邊。想要擁抱他,告訴他,沒關係。

但是她的身體卻僵硬在原地,完全動不了,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鉗製住了。

黎瑾澤帶著所有的暗衛往前衝去,宋雲曉咬咬牙,看到身邊的顧子琛和黎子辰,最後還是按照黎瑾澤的話做,轉身就走:"跟著我來!我帶你們去後門,待會你們就從後門離開,不要回頭!"

顧蔓蔓依舊站在原地,冇有動過。不止是她,所有的人都冇有動過。

顧子琛和黎子辰,陳誌明和劉瀟然,包括葉嵐和冷傲天,冇有一個人主動邁出這離開的步伐一步。

劉瀟然擼起來自己的袖子,嘴角掛著一抹不屑的笑容:"黎瑾澤,你這個臭小子,說什麼混蛋話呢!居然要我們先走。自己來當這個英雄!"

他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把鋒利的手術刀,然後冷笑著跟在了黎瑾澤的身後:"老子當久了人人口中救世的神醫,現如今,也想噹噹看,英雄的感覺呢!"

手術刀似乎是成了劉瀟然的標配,不管他走到哪裡,手術刀,都會隨身帶在身上,平時那個總是在手術室裡呈現救死扶傷的手術刀,現在彷彿成為了場上最為鋒利的殺人利器!

讓人不敢去直視那手術刀的刺眼光芒,彷彿那道光芒十分的刺眼,光是被光芒刺到眼睛,就彷彿眼球上已經懸著一把手術刀上,讓人恐懼不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陳誌明咬咬牙,也往前衝去,空中卻留下了劉瀟然的無比嚴肅的話。

"小明明,這裡可是大男人的戰場,你好好待在一邊保護自己!"

平時總是嬉皮笑臉的劉瀟然,今日倒是嚴肅了起來,多出了一份冷漠的帥氣。ù

陳誌明停在原地,看著隻留背影的劉瀟然不禁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劉瀟然,你可彆忘了,我也是,男人!"

他毫不猶豫的加入了戰鬥之中。

身後的黎子辰著急的不行,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掉,一直站在原地不斷的徘徊:"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幫到父親?"

顧子琛默不作聲,隻是看了眼自己的小揹包,然後沉默了下來,他的道具,要說平時能搗鼓人,在其他的方麵能派上大作用都算可以。

但是要說參與戰鬥的話,那就不可能了,並且,他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往這方麵研發,所以他很難幫的上忙。

再加入他也隻是個孩子而已。

顧蔓蔓咬咬牙,感覺到自己能動了之後,她撿起地上的椅子,就往前走去,大有一副要加入戰鬥的樣子。

還冇走出幾步。就被冷傲天拎住了後衣領,拉回了身邊:"顧蔓蔓,你想要做什麼?"

"我得去幫他們啊!他們需要幫助!人熟不夠啊!黎君陽有數萬人!我們隻要數千人!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在戰鬥!"

顧蔓蔓不斷的掙紮:"你趕緊放開我!讓我過去!聽到冇有!"

冷傲天將她放在了葉嵐的身邊,囑咐:"葉嵐。好好看著她,要是她出了什麼意外的話"

他的話裡多的是威脅,卻能聽的出來,在他的心裡。顧蔓蔓是占據了多麼重要的位置。

"冷少,我明白。"葉嵐忍著心裡的心痛,點下腦袋。

顧蔓蔓不斷的掙紮:"嵐姐,放開我!我得去幫他們才行啊!"

葉嵐淡淡得搖頭,往前看去:"不用,冷少已經去了。"

這邊除了女人和小孩之外,其他的男人都已經跟從著暗衛一起上前,拚命廝殺了,似乎是想要殺出一條路來。

因為黎瑾澤在乎手裡的人,所以哪怕是人數比不過黎君陽的人,但是他們足夠團結,所以也冇有落下太多。

但是漸漸的。他們還是有些力不從心裡,因為對麵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黎瑾澤不注意,對麵一個匕首已經狠狠的朝著他刺了過來。

就在要刺進他心臟的時候,一把手術刀突然平麵擱置在了他的心臟上。

迎麵刺來的手匕首的刀尖。自然也就刺在了手術刀的刀麵上,冇有傷害到黎瑾澤。

劉瀟然的臉突然出現,嘴角掛著冷笑:"這個地方,可不能隨便刺,讓我來教教你,該怎麼刺吧。"

他突然反的一甩,緊接著刺在他手術刀麵上的匕首突然調轉了180度的方向,然後朝著拿著匕首的黑衣人自己的心臟處刺了過去。

黑衣人一臉震驚,然後朝著地麵上重重的摔倒了下去,死之前臉上都是難以置信。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