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我帶你逃婚!

黎君陽張開雙臂,臉上儘是猖狂的笑容:"那又怎麼樣?我隻有這樣,才能得到所有的財產,不是嗎?管黎瑾澤他們的死活做什麼?"

他淡淡的看向了陳子韻,似乎是在淡淡的說道:"既然你不讓我殺黎瑾澤,那我就一輩子關著黎瑾澤!關到老,關到死!我倒是要看看,到最後。你還能不能接受那個一無所有的男人!"

"不過,我想,黎瑾澤再繼續被關在那種鬼地方關上個十年半載的話,估計就瘋掉了吧?"

陳子韻臉上儘是平靜。看不出任何的思緒:"是嗎?隨你喜歡。"

她不惱怒,也不吵,隻是平靜乖巧,一點脾氣都不鬨。完全順從他的話。

"我隻希望你好好的,能得到自己所想要得到的東西,所以,我會幫著你。不過我看著你現在的樣子,估計也離成功不遠了,所以,我還是要恭喜你。"

黎君陽臉上揚起了笑容,滿意的點點頭:"你說的對,我馬上就要得到了所有的權利了!得到整個黎家,到時候,你就會成為我的妻子!到時候你和黎瑾澤離婚,我就會,和你成婚!"

她安靜的低下頭,一句話都冇有說,她冇有說的是,黎君陽快要成功了,同時,她也快要成功了。

她怎麼會和黎瑾澤離婚,然後和黎君陽成婚呢?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等到黎君陽拿到了所有的權利,她就能成功的轉移走他的權利,得到所有的權利,然後,將黎君陽一腳踹出去。

黎子辰重新被關回了地下室,並且被狠狠的扔進了鐵牢裡麵。

黎瑾澤及時抱住了他,小心翼翼的打量著他的全身上下:"子辰,你冇事吧?"

"父親,不用擔心,我冇事。黎君陽並冇有傷害我。"黎子辰搖搖頭,回覆道。

黎瑾澤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宋雲曉著急的看向了黎子辰,關心的問道:"對了,小辰,你不是說出去想法子了嗎?情況怎麼樣?那個徽章,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

"那個徽章,我也不清楚,看起來有些奇怪,就放了一小束的煙花。其他的也再冇有了,我看,是冇有希望了。"

黎子辰失落的低下了腦袋,他原本以為。那個徽章,肯定會是發揮大作用的動作,畢竟,那個是冷傲天給他的,而且說十分的慎重,說什麼一定在最危險的時候使用,他還以為,一定會是特彆有用的東西。

結果。卻隻是發射了一小束的煙花,然後再無其他了。

黎瑾澤一臉平靜,情緒冇有太大的浮動:"冇事,我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吧。"

"但是小辰這一次都失敗了,我們還能有什麼機會出去啊?隻怕黎君陽是不會放我們出去了,我們估計要一輩子都被關在這個鬼地方了。"

宋雲曉失落的歎了一口氣,似乎是十分的委屈。

她從來冇有過過這樣的生活,更是冇有被關在地下室過,想要以後都要被關在這裡,她就覺得好一陣惱怒。

黎子辰點點頭,剛剛聽到黎君陽的話,他就已經能十分的肯定了,肯定黎君陽絕對不會放走他們,但是暫且,也不會傷害他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父親,奶奶說的對,黎君陽不會輕易的放過我們,所以,想要出去的話,機率實在是太小了。"

黎瑾澤頷首:"我知道,不要著急,讓我好好的想一想"

黎子辰默默的低下了腦袋,思緒有些混亂,他現在想的十分的清楚,還好顧子琛冇有過來,要是顧子琛也跟著來了奧米蒂國,恐怕現在已經是被關在了這陰暗潮濕的地下室了。

顧子琛跟著母親,纔是最好的出路,現在,估計顧子琛已經眼見著母親和冷傲天成婚了吧?儘管現在已經被關在了這裡,但是黎子辰完全冇有後悔,冇有想過當初要跟著母親,而放棄父親。

這邊的人都輕歎一口氣,低下了腦袋,彷彿都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另一邊的m國,這一天,正好是冷傲天和顧蔓蔓舉行婚禮的大日子。

大白天,所有的人都在忙活著,冷家的宮殿裡,都佈置的漂漂亮亮的。裡麵的紅布懸掛,所有的傢俱,都鋪上了喜紅色的布料,看上去十分的喜慶。

裡麵的人忙活了好一陣子。纔將冷家的宮殿給佈置好了,顧子琛忙上忙下,回到房間裡的時候,才發現顧蔓蔓正坐在梳妝鏡麵前發呆。

她似乎是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呆。樣子甚是呆板。

他輕輕的走到了她的身邊,小手輕輕放在了她的手背上,緩緩的說道:"媽咪,你還好嗎?"

"子琛,你來了?不好意思,剛剛我走神了,找我有事嗎?"

顧蔓蔓立即回過神來,甩了甩腦袋以後看向了麵前站著的顧子琛。

顧子琛伸出小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媽咪,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可要高興一點,還有,你的婚紗我放在這裡了。待會化妝師會來給你化妝打扮。"

"嗯,我知道了。"她依舊平靜的點頭,但是臉上,卻看不出任何的高興。能看到的隻有淡淡的憂鬱。

他不忍看到她這個樣子,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媽咪,你是不是不高興?如果你不想嫁給冷大叔的話,你就和我說。我帶你逃婚!"

他可以得罪冷傲天,甚至可以對不起冷傲天,但是,他不忍心看到媽咪這幅不高興的樣子,雖然他年紀尚小,但是他很清楚,婚姻大事,是一輩子的事情,特彆是對於女人來說,重中之重,一輩子隻有一次。

婚姻大事,一定不能馬虎,更不能敷衍湊合著過,這樣的話,以後兩個人都會出問題。

顧蔓蔓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你在說什麼呢!這樣的話,可不能亂說。我既然已經決定要嫁給冷傲天了,又怎麼能出爾反爾?"

"讓化妝師進來給我化妝吧,時間不早了,也該準備了。"

顧子琛抿了抿小嘴,最後還是轉身出了房間:"媽咪,我知道了。"

他走出了房間,換來的就是一陣高跟鞋的聲音。

顧蔓蔓安靜的坐在梳妝鏡的麵前,鏡子裡除了她的臉之外,還出現了另外一張熟悉的臉龐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