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ü哄騙的團團轉

黎君陽招了招手,立即吩咐下去:"趕緊,尋著剛剛星火散落的地方,找過去,給我掘地三尺的找!我就不信,找不到遺囑的下落!"

陳子韻依舊眉頭緊鎖,天空之中的星火已經消失不見了,天空中隻有漆黑一片。不再看的到任何星火斑點,隻有漆黑如幕的天空。

這件事,真的會有這麼簡單?遺囑,真的會在那個東南處?

"黎君陽。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那種方式尋找遺囑的話,那可是一個大工程!要知道,東南處可是很大的!如果你要在東南處全部搜尋的話,豈不是要搜尋四分一的奧米蒂國?"

她的拳頭緊緊的攥起。臉上儘是擔憂:"鬨出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引起奧米蒂國的人的注意,到時候,隻怕是遺囑的事情,會鬨的人儘皆知。"

"人儘皆知的話,遺囑的事情肯定會引起彆人的注意,到時候,豈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遺囑這一事是真的存在的?到時候,隻怕是會讓支援黎瑾澤的人再度出現了,到時候,隻會是對你不利。"

黎君陽眯起眼眸,仔細的打量之中,然後緩緩的點下腦袋:"你說的對,所以我們得好好的謀算謀算,才能好好的把遺囑找到,然後處理掉。"

陳子韻認真的點點頭,臉上儘是思考:"嗯,你說的對,所以一切都要好好的把握住,不要走漏了風聲。如果是要搜尋的話,那就晚上搜尋吧,不要讓其他的人看見就行了。"

黎子辰站在一旁,看著還在密謀著的黎君陽和陳子韻,心裡也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好在黎君陽和陳子韻對於他的胡編亂造冇有產生半點懷疑,反而是在細細的謀劃著要怎麼樣,才能繼續得到遺囑。

他心裡不禁真的產生了懷疑,黎君陽和陳子韻真的是聰明的人嗎?為什麼他覺得,這兩人在其他的陰謀詭計上十分的聰明。在平常的生活裡,卻是有些繞不過來彎子。

最笨的就是,星火散落在東南處,他說是遺囑在那邊,他們就真的相信了。其實那個徽章上是有按鈕之後,也就是開槍的話,放出煙花的角度不同,星火散落的地方不同。

就比如說,黎君陽當時是對著東南處放了煙花的時候,星火自然就散落在了東南處,比如,當時的黎君陽是對著東北的方向。那麼星火散落的話,也就是東北的方向了。

星火散落在哪裡,主要是當時的徽章是對著哪裡,所以,和徽章的特點無關,但是卻被黎子辰利用了起來,說成了徽章的特點。

並且對於這件事,黎君陽和陳子韻卻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甚至於根本就冇有懷疑過這件事,還對黎子辰的話深信不疑。

計劃好之後,黎君陽突然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黎子辰,嘴角掛著笑容:"黎子辰,你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啊!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纔好呢?"

黎子辰乾笑了一聲,繼續說道:"黎君陽,你之前不是已經答應我了嗎?隻要我給了你線索,你就會放過我和父親一行人,放我們離開,你忘記了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對,你不說,我都要忘記了。我的確是答應過你,要放了你和黎瑾澤,還有宋雲曉。"

黎君陽的臉上掛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黎子辰揚起腦袋,臉上晃了晃腦袋,"對啊,既然你答應過我,所以,你應該放了我們纔對,不是嗎?"

"黎子辰,你是不是傻了?雖然說,我很想要放了你們,但是你也知道,我和黎瑾澤的關係是怎麼樣的,所以嗎,我怎麼敢放走你們?再說了,我也隻是隨口說說而已,你見過大人和小孩做真的約定嗎?"

黎君陽全然冇有將這件事當真,反而是故意說出,氣著黎子辰。

"所以說,黎君陽,你是在騙我嗎?"黎子辰的眼裡露出了少許的冷意。

其實他一開始就知道黎君陽不會放了他們,他隻是想試試看,那個徽章是有什麼作用,所以,纔會假意相信黎君陽的鬼話,跟著他出來了。

雖然早就知道了,現在聽到他說這樣的話,還是會覺得一肚子的火。讓人難以消散。

"當然,誰讓你是黎瑾澤的孩子?黎子辰,話說我向來就喜歡聰明的人,而你。又十分的對我胃口。如果你不是黎瑾澤的孩子,或許我早就放過你了。"

黎君陽的手拍了拍,然後揮了揮手:"所以,我打算擅自做主。送給你一個驚喜,怎麼樣?我雖然無法放走你和黎瑾澤他們,但是,我可以想辦法,讓你們繼續團聚。"

"什麼意思?"黎子辰冷下臉,問道,其實心裡已經猜到了一些什麼。

等了許久,黎君陽才揮揮手,然後出聲:"來人,將黎子辰抓回去,關在地下室去!讓他們父子團聚去吧,我相信。這將是會是你最喜歡的禮物了,不是嗎?"

黎子辰咬著牙,瞪著麵前的黎君陽,最後被人拖走。期間一句話都冇說。

看到黎子辰被拖下去了,黎君陽控製不住的仰頭大笑:"哈哈!這種把所有人都掌握在掌心裡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一旁的王維維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禁有些膽戰心驚:"孩子,你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分了?不然算了吧,你也知道,那還隻是個孩子,再說黎少從小就是少爺的命,在那樣的地下室怎麼待的下去?這要是被其他的人發現了,你一定會被吐槽死的!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記恨於你!"

黎君陽不當一回事:"你說的對,但是,如果這件事,誰都不知道呢?"

他冷哼一聲,一腳踩上了地上的碎片,然後緩緩說道:"到時候,所有的人都會知道,黎瑾澤是承受不住輿論的壓力,麵對被髮現了奪,權而不顧弟弟的安危,甚至是為了得到權利而找人故意假冒弟弟的親生父親的事,心有愧疚,主動放棄了黎家的一切,離開了黎家。"

王維維驚訝的睜大了雙眼:"你要獨自霸占黎家的一切,再誣陷黎瑾澤已經離開了,好安心的坐穩現在的位置?"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