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徽章的煙花

陳子韻覺得十分古怪,遺囑有關大事,那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在一個小小的按鈕之中?更彆說這個小小的按鈕設置的這麼顯而易主了。

徽章關於遺囑,遺囑那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髮現?

"黎君陽,你不覺得,這一切都太簡單了嗎?實在是奇怪。遺囑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會藏在這小小的徽章之中。"

看著她起了疑心,黎子辰的眼珠子迅速轉動了一圈,然後立即開始辯解:"不是這樣的。這徽章可不簡單!要知道,這個徽章可是被父親一直好好的藏著,如果真的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又怎麼會被父親好好的藏著?"

"再者說。如果越是藏的隱蔽,那就越是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反倒是一個小小的徽章,容易隨身攜帶,並且不容易被髮現,就是最好藏遺囑的東西了。"

她眯起眼眸:"聽起來,你好像很瞭解的樣子。如果你知道的話,那就先告訴我們吧。這個徽章的按鈕,是什麼作用?"

他一頓,隨即晃了晃腦袋,然後輕輕的說道:"我怎麼會知道這個按鈕的作用,我從見過,因為這個按鈕,從未使用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作用。"

"但是我聽父親說過,這個徽章裡的東西,是提示遺囑的線索。這小小的徽章,自然不能容得下一個遺囑,但是關於線索,那是肯定有的。"

黎子辰不願意再連同著他們廢話,朝著他們伸出了手,似乎是在向他們討回什麼東西:"算了,既然你們不想知道的話,那就把徽章還給我吧。"

他突然轉變,態度,倒是直接問黎君陽和陳子韻要回徽章。

本來兩人都在不斷的猶豫,似乎是在猶豫這個徽章要不要用,現在一聽到黎子辰的話,他們就突然間下定了決心。

黎子辰的這些話。就像是突然推了他們一把,讓他們做出了選擇。

黎君陽點下了腦袋,拿著徽章的手往回一縮:"等等,誰說我們不想知道?"

他如今一人管理黎家,現在,黎瑾澤也被他們抓起來了,但是如果他想要坐穩這個位置的話,就必須處理掉所有的後患,而那些後患,其中最具有威脅性的,就是傳說中的這一份遺囑了。

所以,他是一定要查明這個遺囑的事情。不管這個按鈕是不是真的有遺囑的線索,他都要查明的。他可絕對不能錯過有關於遺囑的任何線索,這可是關乎了他的未來!

"黎君陽,你要不要再好好考慮考慮?"陳子韻拉住了他的手,似乎有些猶豫,皺起的眉頭裡更是怎麼都鬆懈不開來。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這個徽章的時候,心裡隱隱有些不安。直覺告訴她,絕對不能碰這個徽章。

人都有逆反心理,黎子辰和陳子韻越是阻止,黎君陽就越是蠢蠢欲動,越是想要摁下這個按鈕,看看這其中的線索到底是什麼,能有關於哪些遺囑的線索。

他拍了拍陳子韻的手背,繼而緩緩說道:"不用擔心,我自己心裡有數,一個小小的按鈕,我就不信折騰的出來什麼大動靜,你就放心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黎君陽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看看這徽章之中,能有什麼線索。

他毫不猶豫的按下了徽章之中的按鈕,然後嘴角掛起了一抹笑容。

線索!線索在哪裡!遺囑的線索!

黎子辰故作震驚的瞪大了雙眼,雙手不斷的往前伸去:"不要!不要摁!"

他越是阻止,黎君陽就越是激動不已,看來,這徽章之中,真的有遺囑的線索!不然的話,黎子辰也不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應!

徽章的按鈕一被摁下,麵前精緻的徽章突然之間打開,裂成了兩半,分彆從兩邊打開,露出了一個小小的機關,裡麵的口子,特彆的小,就像是一個小小的槍口,突然之間,裡麵的槍口急劇發熱。

不等人反應過來,槍口已經迅速朝著外麵的天空發出了一大束的光火,就像是衝上天空之中的煙花一般,呈現火紅色的火光,最後在天空之中炸開,綻放,最後化作無數的星點紛紛落下。

這一幕,讓在場的人都看傻了眼。

特彆是在場的黎子辰,他眨了眨眼睛,許久都冇有緩過神來,這就是冷傲天給他的東西?說是要在危險的時候用。纔能有大用場。

現在,怎麼就成了一束煙花了?還是那種特彆小的煙花,還隻有一束!難道是危險的時候用,臨死之際。再來看看煙花再死嗎?

就算是這樣,冷傲天也太摳門了吧!就算是要看煙花,也要多弄一點吧!結果就這麼小小的一束,這讓他待會怎麼和黎君陽瞎編?

本來煙花多一點的話。他就能繼續哄騙黎君陽,讓這件事翻篇,現在,隻有這麼一小束煙花,這要他怎麼瞎編下去?

發射完那一束煙花,徽章就像是失去了光澤,緊接著兩邊紛紛碎開,然後化作無數的碎片,掉落一地,根本就找不到剛剛任何的蹤跡。

一點蹤跡都找不到,根本就看不到。

黎君陽呆楞的看著掉落在地上的碎片,隨後握緊了雙手捏緊了手掌。將手掌裡的碎片緊緊的握緊在了手掌之中。

"黎子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這是有關於遺囑的線索嗎?結果就發出了一束煙花?你到底在玩什麼鬼把戲?!"

黎子辰也是一臉懵,他支支吾吾的迴應:"你看。煙花隻有小小的一束,本就不同尋常,從這裡也能看的出來,肯定和遺囑有關係!"

"再看現在,無數的星火落至東南處,那麼是不是就說明,遺囑就被藏在了東南處?"

黎子辰示意性的看向了不遠處的東南方向,那就是剛剛星火落下的地方。

黎君陽眉頭緊鎖,完全冇有覺得他這番話有哪裡不對勁,倒是對黎子辰的話,絲毫不起懷疑。

整個人被哄騙的團團轉,都冇有任何的反應:"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了,黎君陽你這麼聰明,難道會看不出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