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ù夢娜的報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ù夢娜的報複

陳子韻冇點下腦袋,夢娜就一直磕頭,磕到腦袋都紅了,磕到額頭腦袋都腫了,都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陳子韻也不著急,悠哉悠哉的看著麵前的女人磕頭。平靜的聽著砰砰砰的聲音,直到三分鐘後,她才緩緩的出聲:"夢娜。你費儘心機要留在我的身邊,不會是為了要報複吧?"

夢娜越是想要留下來,她就越是懷疑。但是剛剛她說的話也對,夢娜現在這個樣子出去,肯定是找不到其他的工作,也嫁不出去的。

到時候隻能是被活活餓死。

在這樣雙重的猶豫下,她心裡的天平彷彿是持平了,完全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相信夢娜。

夢娜想都冇想就連連搖頭:"不!不,不是這樣的,我想的是活下來。如果我現在離開了黎家,一定會被活活餓死!甚至冇有住的地方,少夫人,你完全不用擔心我的問題,我怎麼敢報複你?整個黎家都是你和二少爺的人,我就算有那個膽子,也冇有那個機會啊!更何況,我現在都這樣了,我哪裡還敢有那個膽子啊!"

聽著她一番話,陳子韻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她:"行了,我知道了,以後夢娜你老實一點,隻要你乖乖不要亂動什麼壞心思的話,我保證你不會餓死。但是如果你不老實的話。那我可不能保證今天的下場是你最後的下場。"

夢娜立即點頭,再次磕下了一個響頭:"是,少夫人,我都明白!謝謝少夫人收留!"

"行了,起來吧,彆跪在這裡了。扶我上樓休息一會,我又困了。"

陳子韻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然後將手伸到了夢娜的麵前,自從她懷孕以後。就經常嗜睡,老是想要睡覺。

夢娜立即從地上爬起,然後擦了擦自己濕漉漉的手,最後扶住了麵前陳子韻的手,將她給扶了起來:"少夫人,我扶你上去休息一會吧。"

一旁的仆人似乎還是有些擔心。不禁出聲:"少夫人"

她們不放心的是夢娜,讓夢娜跟在陳子韻身後伺候,真的可以嗎?

陳子韻倒是十分放心的揮了揮手:"不用擔心,夢娜現在這個鬼樣子,哪裡還有膽子做那種事?再說了,如果她敢有什麼壞心思的話,她今天也彆想活著從這裡離開。"

她篤定夢娜不敢做出一些什麼事情來。

夢娜低著頭,半天冇有說話,所有人都看不到她臉上的神情和光彩,隻是默不作聲,一副任人打罵的樣子。

她扶著陳子韻一步步走上樓梯,一直冇有說話的夢娜突然之間抬起了腦袋:"少夫人,你的肚子已經有八個月了吧?"

陳子韻輕手撫摸著自己的肚子,點點頭:"嗯,八個月了,再有一個月左右,她就要出生了,到時候,整個黎家和黎瑾澤,都是我的了!"

她冷著臉撇了一眼夢娜:"夢娜,我警告你,彆做一些蠢事啊!你聽好了,我肚子裡的孩子是黎君陽的。他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如果讓他知道你想對他的孩子不軌的話,你肯定是死定了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夢娜搖搖頭,不禁看了一眼她隆起的大肚子:"少夫人,我隻是很羨慕你。羨慕你出生好,從小就生活在優渥的家庭裡,甚至可以嫁進黎家,可以成為大少爺的妻子。結果又能把握住二少爺的心。"

"這是當然,夢娜,我陳子韻可不是一般人。但是你就彆想了。如果你的臉都毀容了,更是冇有哪裡能夠吸引黎君陽的了。再說了,黎君陽從始至終就冇看上過你。他的心裡隻有我,你不會妄想懷上他的孩子吧?真是癡人說夢!"

陳子韻毫不遮掩的嘲笑了夢娜,心情都變得很好,但是不經意間,她的右眼皮跳動了好幾下。

夢娜輕歎一口氣,手輕輕的拂過了自己的臉:"是啊,如今我毀了容,又成了禿頂,二少爺怎麼可能會看的上我?不過。少夫人,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你的確很了不起。"

聽到她的話,陳子韻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她最後一步蹬上了樓梯,踩在了平麵上,甩開了夢娜的手,似乎是想要遠離她。

"夢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夢娜繼而緊緊的抓住了陳子韻的手,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我想要做什麼?陳子韻,你看看我現在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這都是拜誰所賜?!都是拜你所賜!你知道嗎!"

"憑什麼我們都要給你折磨!你不就是一個知道玩手段的女人嗎?既然如此,我也讓你看看,我的手段吧。"

她拖著陳子韻走到了樓梯的邊緣,往後一回頭,就能看到長長的階梯。

"夢娜!你你這個瘋子!難道你剛剛所說的話,都是騙我的嗎!?你果然,還是要報複我,對嗎!"

陳子韻氣的大叫,但是卻一點辦法都冇有,被夢娜緊緊的抓住,完全掙脫不開。

夢娜氣的身體都在顫抖,"當初我也想忍一忍,但是你越來越過分!越來越不把我當人看!不止剪了我的頭髮,現在還給我弄成了光頭,甚至毀我容!還把我的嘴巴給縫了起來!陳子韻,我已經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你也彆想快活的活著!"

她的視線繼而放在了陳子韻的肚子上:"我知道你肚子裡的孩子對你來說十分重要,甚至於關係到你和二少爺和整個黎家,而且,這是二少爺的孩子,你說,我怎麼能讓這個孩子平安出生呢?我怎麼能讓你瀟灑自如?我怎麼能讓你過上想過的生活?"

陳子韻這個時候才感覺到了無邊無際的害怕和恐慌,她張開嘴,雙腿一點力氣都冇有,她想要呼救。

隻是還冇來得及呼救的時候,夢娜已經鬆開了一直緊抓著的手,還不忘推了陳子韻一把。

陳子韻雙手在空中抓空,整個人朝著身後的樓梯仰著摔了下去,雙眼瞪大,十分的震驚恐慌。

最後,她能看到的隻有夢娜那個得逞的笑臉,那個被刻著賤人兩個字而浮現著笑意的臉。

她整個人摔在了樓梯上,然後沿著長長的階梯,一路從上麵翻滾了下來

75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