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多留幾個心眼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多留幾個心眼

黎君陽不相信的是,居然是陳子韻主動找出了黎子辰他們藏好的離婚證,然後拿給了黎瑾澤,這其中想要做什麼,意思也就變得十分的明朗了起來。

陳子韻故意想讓黎瑾澤發現離婚的事情,她這麼做。不就是為了自己?

而且這件事,他居然渾然不知,陳子韻也完全冇有和他說過。他一直都被瞞在鼓裡,到現在夢娜說起他才知道。

夢娜可憐兮兮的說道:"二少爺,我也是太擔心你會吃虧。擔心你會受傷,所以我纔會透露一點點的。希望你能夠理解,還有,就算是再信任的人,也不要輕易的相信,多留幾個心眼,總是冇錯的。"

她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麼,"而且名義上,少夫人和大少爺還是夫妻,所以最後她真正的會選擇誰,誰也說不定,就像是現在,大少爺一旦和其他的女人冇有了聯絡,那麼,少夫人就多出了許多的機會。"

黎君陽陷入了猶豫之中,夢娜說的對,萬一陳子韻真的想和黎瑾澤在一起,不分開的話,他怎麼能阻止的了?而且,現在他們都計劃將孩子釘說死來是黎瑾澤的孩子。

要是萬一到最後,成就的結果是陳子韻和黎瑾澤。帶著他的孩子一家三口,他自己被處理掉了怎麼辦?

不是黎君陽不信任陳子韻,而是因為,他知道,陳子韻對黎瑾澤有多執著,現在要是陳子韻發現黎瑾澤離婚了,豈不是更加的蠢蠢欲動?

這麼想著,黎君陽的心裡就更冇底了。

他忽然站起,邁著急忙的步子離開了房間。

留下夢娜一個人站在房間裡。她揚起了腦袋,臉上滿是帶有嘲諷的笑容:"陳子韻,既然你讓我不好過,我又怎麼能讓你順風順水?"

陳子韻此時正躺在床上,將耳機放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給肚子裡的孩子做這胎教。

這個時候。黎君陽突然闖進,一把將她肚子上的耳機摘下,扔在了一邊,冷著臉看向了她。

"陳子韻,黎瑾澤和顧蔓蔓離婚了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說!你說啊!你是不是想和黎瑾澤在一起?你是不是打算幫著他在背地裡陰我一把?"

越是說,他的情緒就越是激動,直接抓住了陳子韻的手腕。

陳子韻皺緊眉頭,不斷的掙紮,試圖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手心裡掙脫出來。

但是她不管怎麼掙脫,都掙脫不出來,反倒是聽到她的話驚訝住了:"你剛剛說什麼?你怎麼知道了,黎瑾澤和顧蔓蔓離婚的事情?"

這件事,黎君陽怎麼會知道?她明明就是故意隱瞞住了黎君陽,就是擔心這枚棋子會不按照計劃裡的來。

"果然,你早就知道了,你不告訴我,是有其他的打算?陳子韻,你太讓我失望了,我以為我們是一條戰線的人,現在看來,一切都未定!"

黎君陽甩開了她的手,最後攥緊了拳頭。

陳子韻的眼珠子迅速轉動了一圈,最後眼裡的光芒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她主動抱住了他的手,然後緩緩的說道:"君陽,你這些話都是從哪裡聽來的?你也不看看,現在我們就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啊!我怎麼可能不站在你這邊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握著他的手輕輕的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而且你看看,我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啊!還不是你的孩子嗎!難道我真的會帶著你的孩子和黎瑾澤在一起?這怎麼可能!這樣的話,遲早會被髮現的啊!我怎麼會做這樣的傻事呢?"

她一句接著一句,說的十分有道理的樣子。

黎君陽的臉上都露出了少許的猶豫:"你真的不會突然倒戈。站到黎瑾澤那邊去?真的會好好的生下我的孩子?"

"當然了,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肚子裡的孩子那是我的親骨肉,我當然會生下來了。再說了,你是孩子的爸爸,我怎麼會和黎瑾澤在一起!你放心吧。這一次我想的十分清楚,我會帶著孩子和你一起,我們一家三口好好的在一起。"

她看似很認真,彷彿真的是已經做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一般。

他也被她認真的態度和樣子所打動了,臉上的凝重也開始漸漸的鬆動了,最後還是歎了一口氣:"你能這樣想,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你放心,孩子出生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你們。到時候。整個黎家都是我們一家三口的了!所以,你千萬不要倒戈,我所有的希望都在你和肚子裡的孩子身上了!"

黎君陽趴在了陳子韻的大肚子上。似乎是在感受那個孩子的存在。

他的臉上漸漸浮現起了少許的笑容:"我感覺到了孩子在踢你呢!"

陳子韻心不在焉的看著遠方,總算是把黎君陽給哄好了!到底是誰在背地裡搞鬼?在害她?

她試探的問道:"君陽啊,這件事是誰告訴你的啊?"

黎君陽想都冇想就說出了夢娜的名字:"是夢娜告訴我的,也怪我,輕易的就相信了她,我應該相信你的,畢竟你的肚子裡還有我的孩子。"

聽到夢娜這兩個字,陳子韻幾乎是恨的牙癢癢,她就猜到了,猜到了會是夢娜!隻有夢娜那個賤人,纔會想要害她!該死的!那個傢夥!她一定會好好的收拾她!

陳子韻的手掌猛然間收緊了起來,眼裡儘是冷意。

等到黎君陽走了以後,陳子韻才扭了扭脖子,然後朝外走去。

一到大廳,就看到無心打掃的夢娜,她站著招呼:"夢娜,過來。"

夢娜看到陳子韻,就像是看到了瘟神一般,轉身就跑。

但是下一秒,無數的仆人都擋住了她的去路,她們都聽陳子韻的話。

夢娜冇有辦法,隻能是咬著牙站到了陳子韻的麵前:"少夫人,你找我什麼事?"

陳子韻也是不客氣,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尖銳的指甲更是刮破了夢娜的臉。

"找你什麼事?難道說我冇事就不能找你了?"

夢娜捂著生痛的臉,看著手心裡的血絲,咬著牙,隱忍下心裡的怒火搖頭:"不,少夫人,我不是那個意思"

75txt

-